知乎:为什么欧洲各国都在争夺人民币离岸中心?

最近在欧洲除了英国,德国法国也都加入人民币离岸中心的争夺,而早前在亚洲像新加坡,香港,日本等地区也有过类似的情况,各国为什么会如此看重?这对各国将产生什么影响?而对中国来说,又该如何选择?

Philip Yin

谢谢邀请。就我粗浅的理解,欧洲各国争夺的,是一个新的金融服务领域——跨境和离岸人民币金融服务——的中心或者说领先地位。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人民币在国际金融体系当中可以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而几十年来,人民币基本上是一个只可以在中国境内使用和交易的货币。除了有限的边境贸易,个人旅游消费,人民币在中国境外难觅踪迹。中国与外界的交易,是通过外币进行的。换句话说,直到最近几年,人民币的离岸市场都是不存在的。

自从2009年我国开始试点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人民币开始可以成规模的输出境外。2010年,香港金管局和人民银行更明确了人民币在中国境外可以自由汇兑。在这个基础上,香港的银行可以根据常用的银行惯例和规定,为客户提供人民币银行服务。以此为基础,一个包括了人民币存款贷款外汇交易投资等业务的离岸人民币市场就此产生了。

离岸人民币市场的用户,只要资金不与中国境内发生来往,就可以享受到和美元欧元类似的,不受中国境内资本管制的金融服务。利率和汇率都是由市场决定的,而且可以和中国境内的——即在岸的——市场不同。

所以,无论是基于便利性,自由度,还是风险控制,乃至于套利的动机,加之境内外的政策支持,离岸人民币市场蓬勃发展了起来。现存于离岸人民币市场当中的人民币客户存款总量已经超过一万亿元。如果把这些在中国境外进行付款的人民币看作一种货币的话,这个货币已经是世界第七大支付货币,其每个月的支付量超越了港币新加坡元乃至瑞士法郎。而这个支付货币的排名,在2012年1月的时候,还是世界第20。如此的交易量,如此的增长势头,令离岸人民币作为金融机构的一种生意,乃至一个地区的金融产业发展,已经让人完全不能小视。

而当我们考虑到离岸人民币市场的种种不足,离岸人民币市场的机遇就更加明显了。香港是最先开始发展的离岸人民币市场,拥有最早开始设立的、迄今运行最具经验的金融基础设施和运营人民币业务的金融机构,但由于时区、客户群的关系,香港市场并不能够完美地为欧洲美洲地区的客户服务。同时由于市场规模、流动性等的限制,现在的人民币市场上所存在的金融产品,并不像美元欧元一样丰富。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离岸人民币都可以成为世界第七大支付货币,形成万亿元级别的规模,那么如果在更多的金融中心,形成有一定规模和深度的离岸人民币市场,对金融产业会产生怎样的推动作用?

这些朴素的看法,相信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一些国家热衷于获得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地位的原因。

那么所谓争夺一个离岸人民币市场中心的地位,究竟是在争夺一些什么呢?

初步来看,似乎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想拥有一个人民币清算行。人民币清算行的作用,在于架设一座境外与中国境内之间的桥梁,同时可以在当地为银行提供一个人民币清算的基础设施。就是说,拥有了一个人民币清算行之后,当地的银行可以比较方便地帮客户把人民币付到中国境内,反之亦然;同时,人民币清算行作为中心,当地的银行去到人民币清算行开户,可以比较方便地形成一个当地的人民币银行间支付网络,那么当地的银行间开展外汇交易,并以此为基础开展其他金融资产的交易,也都变得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值得特别说明的是,此处的“当地”是一个比较宽泛的概念,并不一定局限在某一国,因为如果根据所在国家的金融法规,清算行可以为外国银行开立人民币同业账户,那么所形成的网络就可以延伸到多个国家,形成辐射效应。从这点上看,也不难理解各国金融产业当局希望以点带面的精神。

那么,上文中“比较方便”这个短语便似乎比较值得玩味了。因为对一家银行来说,开展跨境以及离岸人民币业务,并不一定要求本国必须有一家人民币清算行。如果一家境外的银行想要经营跨境以及离岸人民币业务,既可以选择在中国境内的银行开户,又可以选择在现有的清算行开户,还可以选择在与上述两种银行有业务关系的其他境外银行开户。当然这些选择各有利弊,但至少为境外的银行打开了经营这些业务的大门。事实上,在2013年台湾和新加坡拥有了当地的人民币清算行之前,已经有上百个国家的银行通过这些方式不同深度的参与到了人民币的市场中来,而且包括世界上几乎所有的主要跨国金融机构。

况且,离岸人民币市场是一个可以自由兑换的市场,不存在资本管制,所以无论金融基础设施在哪里,各地离岸人民币的利率汇率都应该是基本一致的,否则套利机制也会把差异抹平。

所以客观的讲,人民币清算行在欧洲的设立,不是创立一个新的与其他离岸人民币市场不同的市场,而是让参与离岸人民币市场的门槛降低了,能够鼓励更多的金融机构参与到离岸人民币市场中,进而为更多的客户提供服务。建立清算机制,是人民币的宣言书,宣传队,播种机。在这个过程当中,一个地区的金融机构会有更多的有机会,当地实体经济也会受益,这一点当然是各地政府当局愿意看到的。

台湾和新加坡是继港澳之后,在2013年所出现的新的人民币清算行。在台湾,人民币清算行的主要作用在于支持本地银行业处理人民币业务,而且负责处理当地和大陆的人民币结算。伴随着人民币清算行的设立,台湾监管当局也放松了对本地银行处理人民币业务的限制,令台湾民众和当地企业可以使用人民币,所以我们看到了台湾人民币存量的井喷式发展。但台湾可能是更加内生的发展,毕竟台湾并非一个外向型的金融中心,所以目前来看辐射周边的作用比较有限。

对于新加坡而言,出现人民币清算行之前,新加坡的银行已经可以处理人民币业务(当然主要通过香港进行),也被认为是一个主要的人民币离岸市场,有着比较显著的人民币交易量。那么为什么还需要一个清算行呢?其中一个原因,也许就是清算行的带动作用,令当地用户更加自信,更加习惯,同时也辐射周边其他国家的人民币业务。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当地人民币清算量不断增长,但是相对于香港清算量仍然较低。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认为这是香港先发优势的体现;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说明清算行不一定非要在本地设立才能够开展业务。新加坡人民币清算机制,希望可以令那些之前难以参与香港人民币市场的机构和他们的客户,接触到人民币。

所以我们放眼欧洲,会发现以欧美为总部的主要的跨国金融机构,已经通过他们在亚洲的分支机构开展人民币业务有一段时间了。但由于时区等关系,在欧洲当地的人民币服务并不能像在亚洲提供的一样高质量,银行间市场也相对有限,这些限制了当地人民币业务的发展,换一个角度而言也就是有巨大的机会。一旦拥有人民币清算行,基础设施便会更加健全,也会有更多的参与者参与到当地的人民币银行间市场当中来,人民币的清算时间可以进一步延长,离岸人民币的外汇交易的流动性可以显著提高、甚至可以第一次有机会全天24小时进行,这些都会令人民币的离岸市场发展进一步深化。

回到最初的”争夺”二字。一旦拥有了以清算行为代表的基础设施,便会回归到真刀真枪的业务竞争。那么哪里的基础设施发达、服务先进、政策环境良好、软硬件配套齐全、客户众多、服务客户方便,哪里便更加有可能成为离岸人民币业务的中心。当然在现在的所谓争夺战中,主要参与的也都是老牌的金融中心,这些条件都比较优越。那么先发优势,尽快形成集聚便更加重要。这大概也就是”争夺”二字的应有之意。

比如伦敦。作为老牌的外汇交易中心,欧洲美元的中心,伦敦在离岸人民币发展之初便十分重视,在伦敦与香港业界所召开的论坛当中,便取得了一个巨大的成果,就是让香港本地的人民币清算系统一直运行到每天晚上十一点半,来覆盖伦敦的交易时间,可谓利用现有基础设施之典范。但是,伦敦业界依然希望拥有一个当地的清算行,大概就是看重了清算行在推动人民币业务普及和增强流动性方面的的积极作用。

其实除了清算行以外,另一个比较重要的方面,可能是流动性方面的支持,也就是当地银行在头寸比较紧张的时候,除了在银行间市场筹措以外,央行也是一个流动性的来源。这也就是为什么诸多国家的中央银行会和人民银行签订双边本币互换协议。拥有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以后,境外市场的央行便可以视需要,从人民银行获得人民币,支持当地人民币银行间系统的流动性。此次央行与欧洲签订的主要是清算备忘录,而货币互换协议已经签订过,所以这里关于本币互换的讨论暂且不太多展开。

对于我国而言,设立人民币清算行以至于在更多地方建立互相联系的离岸人民币市场,也是有积极作用的。对于中资银行而言,在世界不同地区作为人民币清算行,有利于他们的全球布局和开展其他业务。而同时一个更广阔的离岸人民币市场,可以更有效地促进人民币的跨境使用,对我国的金融改革,金融风险的管理,国际货币体系的演化,都有着十分积极的意义。

当然,单纯从技术层面上讲,设立特别多的人民币清算行,也未必是必由之路。我国也在研究建立一个更为统一的人民币国际支付系统,让全球人民币离岸市场的发展有一个更好的基础。但在此过程中,为各地业界建立更好的人民币市场创造条件,也是很好的举措,可谓“乐见其成”。

那么是不是每一个地方都会成为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呢?十二五规划中,明确指出了我国支持香港发展为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这也是迄今官方唯一明文指出的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对于其他地方希望发展成为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的愿望,周小川行长在今年两会的记者会上是这样表述的——也以此作结: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等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答记者问

欧洲有几个国家都对于发展人民币业务显示出了比较大的兴趣。我们说,欧洲究竟会怎么样形成人民币业务的中心,这个主要还是取决于市场的力量。所以从我们的角度来讲,如果有人有热情,而且愿意这样做的话,我们应该给他们创造一个条件,就是他们可以开展离岸人民币业务。至于能不能形成中心,可能还要靠他们自己努力,也要看天时地利,看市场参与者的意见。

你刚才提到巴黎有这个积极性,一般来说,我们做这个事,可能双方要考虑一个人民币业务的清算机制,就是清算工作怎么做,这是从双方央行层面上需要考虑的。此外,人民币业务开始运转的时候,有时候资金会多,有时候资金会少,总要有个头寸调整和供给的问题,如果缺的话,有时候需要头寸供给。这种机制可以有多种多样的方式,其中一个方式就是双边货币互换,可以提供头寸。同时,货币互换也有助于双方增强信心,使流动性比较平稳,这个也是在考虑范围之内的。

首先,我们是听说台湾方面希望就货币互换进行讨论,但是还没有正式开始。所以,这可能还只是有所酝酿,当然酝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可能会有进一步的消息告诉你。

至于说在台湾的人民币业务发展来讲,应该说已经很快了,你也提到了人民币的存款量达到了2000亿人民币,比香港快。但是总体来讲,我们有两个意见,一个是这些业务还是要稳步发展,稳步发展就比较牢靠,不出毛病,如果太着急的话,可能有些东西会做得不是那么稳妥。再有一个,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和投资的结算方面,我们是强调多为实体经济服务。所谓多为实体经济服务,就是多做贸易结算,包括海外第三方的,也不见得就是两地之间的,还有其他方面贸易结算方面的需要,比如说东南亚或者其他方面的。再有是多做实际投资项目,就是所谓FDI、ODI,也就是直接投资方面的结算。适当地掌握一下节奏,在一些组合投资产品方面走得太快,有时候没有太大把握,同时我们主要鼓励的方向是支持实体经济的经济活动,有直接贸易投资的发展,同时根据发展的程度逐步放宽政策。

香港的人民币业务应该说是发展得很不错的,而且不仅在香港,在整个国际上都有一个中心的作用,能够为世界上许多国家特别是东南亚人民币的运用发挥很好的作用。至于提出所谓每日两万元换汇的限制,当时制定这个政策的时候是很宽的,现在有些人提出是否能够进一步放宽,这个想法、这个提议,是去年夏天刚提出来的,所以首先要有个研究的过程。另外,不是针对这一项政策,主要是其他政策的配合关系、先后顺序的安排。但是我觉得有一点大家可以相信,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稳步推进、加快实现人民币可兑换,在这个过程中,这些限制性的措施肯定会逐步越来越少,将来都会放开的,这个方向是没有问题的。

至于人民币的业务在发展过程中,有很多人都有热情发展人民币业务,这是个好事,也给香港带来很多机会。很多地方都想成为“中心”,但实际上是不是“中心”,还是要市场承认,还是要真正有优势,真正服务到家。我认为香港是有明显的优势的,刚才也提到了香港现在起到的作用,香港传统上所起的作用,香港有亚洲以及国际级的金融市场,特别是股票市场等等,所以香港的这个地位我认为还会进一步发展,还会起到更大的作用。

但是与此同时,香港也要不断地创新,不断地发展,不断地体现更好的服务和更强的竞争力,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人民银行的角度历来是支持的。谢谢。

—-

先来点概念,来源度娘百科:人民币离岸业务是指在中国境外经营人民币的存放款业务。离岸市场提供离岸金融业务:交易双方均为非居民的业务称为离岸金融业务。
当前的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是在资本项下、人民币没有完全可兑换的情况下开展的,通过贸易流到境外的人民币不能够进入到国内的资本市场。在这种情况下,发展人民币贸易结算,就需要解决流出境外的人民币的流通和交易问题,使拥有人民币的企业可以融出人民币,需要人民币的企业可以融入人民币,持有人民币的企业可以获得相应收益,这就需要发展离岸人民币市场,使流到境外的人民币可以在境外的人民币离岸市场上进行交易;使持有人民币的境外企业可以在这个市场上融通资金、进行交易、获得收益。人民银行支持在香港建立人民币离岸市场。人民银行也在研究,能不能在上海建立人民币离岸市场。在人民币没有完全可兑换之前,流出境外的人民币有一个交易的市场,这样才能够促进、保证人民币贸易结算的发展。在新加坡资政吴作栋2011年4月访华后,新加坡也正式加入了人民币离岸市场的竞争当中。
人民币离岸市场,是现阶段人民币全球化进程中不可缺少的环节。欧洲各国争夺人民币离岸中心,肯定是有利可图的。同时也反映了人民币的走强
法兰克福和伦敦相继签署人民币清算和结算谅解备忘录,在这场以建立人民币离岸中心为目标的马拉松中,英德领跑,法国暂时落后却也依然奋力直追。中国的崛起改变了国际资金流动格局,谁掌握着人民币货币强则国强。“精明”的欧洲人显然是看中其便利“商机”。正如西方人士所言,中国已成西方“救世主”,引入新的金融服务,壮大全球金融辐射力,是摆脱经济低迷的“妙棋”。海外结算中心,谁就更能巩固作为全球外汇交易中心的地位。
总之,欧洲三国都不是棒槌,也不是二愣子。

—-

看新闻“中英签署清算协议,离岸人民币中心争夺战升温”下面的评论不明觉厉:
英法争离岸交易中心也是这么回事。由于国际交易中心是不由中国政府控制的,所以这个中心所在国有极大的利益。也就是说,由于人民币不是国际货币,所以中国政府要想在欧洲建立这样一个离岸中心。前提就是必须给这个中心一大笔美元做准备金。中国开出的价码是离岸中心中国投入194.7 billion USD(此系原话,就是2000亿美元)”所以英法争抢,就算失败了,有这笔钱做劳务费也是大赚。
说白了,这和晚清时期李鸿章和左宗棠用银子买船,各国争相来卖一个道理。
由于这个钱放出去了,中国的外逃资金就有一个下手点了。
人民币这国外没人要的废纸啥时候也牛起来了,原来狐狸后面有老虎,有准备金啊。 人民币原来在国外啥也不是,所谓互换和离岸中心,一个是省却中间兑换美元的手续(但比例由美元决定),另一个是靠准备金买来的。
所谓货币互换,和国际化毫无关系,因为是等额的,就是物物交换。
离岸中心是冲你准备金去的。瑞士法郎和港币的本质一样,都是绝对的铆钉美元,所以是国际货币。如果人民币有信誉,不超发,完全做第二美元,就是港币和瑞朗那种的,其实和产品关系不大。
在英法建离岸中心是要掏钱的,2000亿美金,准备金。 因此我们可以肯定的说,人民币在国外就是完完全全的废纸一张,没有任何一家外国银行会收,完全没有。而货币互换,原来是等额的,不产生任何余额,那就是物物交换嘛。英法争离岸中心,原来只是为了中国提供的准备金,而且建成后中国完全没有管理权,哇,靠。
专门谈下货币互换。
原来中国和所有国家的货币互换就是物物交换。我们知道,国际交易制度手段有三种,黄金,美元和物物交换。在进行物物交换时,为了公平,所以以前都以各自商品价格兑换成美元后交易,后来为了省却这一步,因为汇率变动很麻烦,所以就约定某一期限内两国货币的比价由某一时刻美元来决定,这样这段时期内,往往很短,两国货币可以进行互换,直接购买对方商品。当期限满了以后,在重新按照两国货币兑美元比例重新确定比例,这就是所谓的货币互换,无论在哪里都是这么回事。
货币互换的要点在于等额性与同时性。而英法离岸中心,呵呵,原来是花钱买来的。问下,当年西欧各国都争相卖中国军舰,是不是大清国世界第一了?
外国银行不收人民币。货币互换和离岸中心和人民币国际化毫无关系。 中国敢不敢说我准备金一分钱不掏,让英法抢着争离岸中心。那说明大家服了人民币了。人民币敢不敢贬值哪怕仅仅是不升值去跟人家互换,你要能这样,说明大家服了人民币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燕山隐士
    2014年4月3日23:56 | #1

    各取所需

  2. 黑京好洗肺
    2014年4月4日11:11 | #2

    他妈的,卖国求荣啊,狗日的买办政府。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