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周永康与习近平的“景阳岗”

如果周永康成为中共反腐要打的最大一只老虎,习近平是武松吗?

一年前中国新领导人习近平发起“苍蝇老虎一起打”的反腐运动以来,一只“大老虎”的名字就在外媒上不断出现。

中国媒体人也在运用智慧隔着一层窗户纸不断“暗显”同一个名字:周永康。

甚至在3月2日全国政协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吕新华在回答香港《南华早报》记者就围绕周永康出现的种种传闻时也承认:“从个别媒体上得到了一些信息”、“我只能回答这样了,你懂的。”

明知山有虎

路透社3月30日引述“与中国最高当局有联系的三名消息来源”称,自中共去年开始着手处理周永康贪腐问题以来,“已有超过300名周永康的亲友以及亲信等被当局拘押以及审问”。

路透社的消息来源称,周永康贪腐案是“新中国历史上最丑陋的”。当局至今“已经没收了价值至少900亿元人民币的财产”。

虽然中国政府至今尚未公开宣布周永康遭到调查,但随着周的亲属、亲信、前部下的不断落马,周永康贪腐案的调查已经成为中国最公开的秘密。

4月1日英国《金融时报》以《中国打虎中的猎获物》(Captured in a Chinese tiger hunt)为题发表文章说,71岁的周永康及其亲属目前在一个专门关押危及国家安全犯人的秘密监狱,“他们的犯罪细节将在数周之内公之于众。”

然而,此前类似的“公布”预测日期一一过去了。最看好的两会“前、中、后”都没有公布。

如果把周永康比作“大老虎”,上山打虎,习近平面临的局面显然与《水浒传》中的武松不同。武松打虎,是借了“十八碗酒”的酒劲,带着醉意连夜上了景阳岗。

不但要有勇气上“景阳岗”,还要考虑下了“景阳岗”之后的局面。

技术难度

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副教授朱江南通过电话对BBC中文网分析说,周案至今没有公布,首先从技术层面上讲,腐败调查有特定的难度。腐败调查与刑事案件不同,主要靠当事人的配合,主动承认。如果当事人死不承认,查证的进展就会受影响。

路透社的报道引述一名消息来源披露,周永康至今拒绝与调查人员配合,坚称自己遭贪腐指控是政治迫害。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陈刚在接受我的电话采访时说,从已经透露出的信息看,周永康案的涉案人员和受指称范围极广,因此“有一个切割的问题”,就是哪些可以定在周的头上,哪些属于周的亲属和亲信的,这样复杂的案子自然需要时间。

陈刚认为,周案至今尚未公布,主要是“时间点上需要拿捏”,就是中国政府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过去数月来中国国内和国际都有一系列大事发生,“必须要找到一个相对平静的档期宣布,以免被冲淡”。

陈刚分析说,周永康案与薄熙来案有所不同。薄熙来案的导火索是突然点燃的,情势所逼,所以有了温家宝在记者会上出人意料的披露。周案的调查已经进行了相当长时间,而且不断有新人涉案,根据控罪还涉及量刑问题。所以时间上有所拖延也在情理之中。“但我个人认为,周案肯定会公之于众”。

政治考量

但是,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副教授朱江南在接受采访时说,周案提出的最大挑战是政治层面上的。

朱江南认为,除了技术层面的原因,周案迟迟不公布,显然中共高层有政治上的分歧。周曾任政治局常委,而且已经退休,周案打破了所谓“刑不上常”的中共潜规则。那么,周倒了之后,会不会查到现任其他常委?已经退休的中共其他元老是否也有“拔出萝卜带出泥”的担心?

朱江南说,查办周永康,可能会让现任中共高层和退休元老中都有人惶惶不可终日。习的政治阻力是显然的。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陈刚研究员分析说,“不管职位有多高,涉及腐败都要一查到底”是中共的既有言辞。如果按照这个明面上的原则,现任的和已经退休的最高层领导都有面临调查的可能。

陈刚说,周永康虽然曾任政治局常委,但周案有特殊性,是薄熙来案带出来的。如果按照“刑可上常”这个路子查下去的话,习近平会遇到阻力。

陈刚认为,习近平虽然已经大权在握,但还是会受到政治元老的影响。现在周案立了先例,可能会为今后中国的政治走势增添变数。

下“景阳岗”

如果说,小说中的武松拖着死虎下得景阳岗,全镇百姓惊叹不已,各个竖大拇指称赞武松是大英雄的话,那么,习近平“打下”周永康这只“大老虎”,下“景阳岗”后会是什么情景呢?

香港大学副教授朱江南分析说,习近平“打下”一个政治局常委,是彰显其政治能力和胆略的好例证。但是,社会上的反应可能是多方面的,不一定都是习近平想看到的。

腐败已经上升到这样的层面,达到这样的深度,对社会的震荡是会很大的。所以,习近平要反复衡量得失。媒体的不断放风就是在为老百姓做心理准备,一旦公布时,大家都觉得是个已经接受了的事实了。

但是,新加坡国立大学陈刚研究员则认为,到周案公开之日,最后公布的金额绝不会像现在媒体中报道的“像天文数字那般大”。因为很多资产、收入处于灰色地带,可以有不同的界定和算法。习近平打下周永康,其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威望会上升。

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副教授朱江南说,打下这么大一只老虎,以后怎么办,这也是习近平要考虑的。习近平班子显然希望把反腐真正的制度化,形成常态,而不像以往总是运动式的。

缺失有效的权力制约和制衡的一党执政政治体制,能否与“常态反腐”的机制兼容,或许是对习近平政治智慧的最大考验之一。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