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余:中国式抗议的黄昏

PX项目的安全性,在中国大陆早就不是一个科学问题。当人们对政府缺乏基本的信任之后,别说重化工,就是一家垃圾焚烧厂,其科普也都会被视作为政府的下一场欺诈做铺垫。从厦门开始,到大连、什邡、宁波、昆明,一直到最近的茂名,莫不如此。

在连一包奶粉都造不好、管不好的中国,要求民眾相信一个重化工专案绝对安全,确实大强人所难。PX已被群体心理塑造为一个政治隐喻,过多承载了民眾对现实政治的怨愤和疑惧。你无法消除这两种情绪,也就无法使他们相信关于PX的科普。

在以往,民眾有太多的情绪缺乏必要的管道纾解,当有一天,他们鼓足勇气走上街头,发现吾道不孤的时候,官员的麻烦便来了。在「爱家乡」「保家乡」的号召之下,这些抗议往往更具爆发力和感染力。线民们会发现,抗议队伍的最前列,往往不乏柔弱少女。至少在那一刻,民不畏警棍,奈何以警棍惧之?

我倾向于理解官方对这类抗议的风险评估。对地方官来说,不出事,出事能摆平,便是最大的本事。在没有上峰铁腕处置的授权下,摆出开明姿态,宣布停建或搬迁PX,并不失体面,甚至还会被讚以开明。但这种让步也有风险,一来巨大的经济利益付诸东流,更重要的是政府权力的威慑力大打折扣,民眾一旦食髓知味,进而多点开花,星火燎原的话,将动摇国本。

4月1日《环球时报》的放言值得深思。该报一篇评论指出,「只要老百姓一抗议,当地政府就会停止重化工专案」的恶性循环「必须终止」。儘管该文的事实和逻辑都有太多漏洞,却在揣摩上意方面走在了全国舆论的前列。

而所谓「终止」,一来要加强对社会的网格化控制外,二来再有事发,就动用警棍、催泪弹和运兵车,将抗议者从大街上赶走,PX工地大可照常施工。现行法律规定,没有得到警方批准的示威遊行都为违法。在实践中,警方当然不会批准反对政府政绩大项目的示威遊行。「依法处置」抗议者的方便之门永远敞开着,是跑步进、踱步进,还是站在门口礼让,全凭为官者一念之动。

滥用暴力固然会製造很多后遗症,却也会简化问题。地方官只需把反对者描述为一群别有用心的刁民暴民,所有的滥权失职,都会在组织那里一笔勾销。无论军警和民眾如何怒火街头,发号施令者都在监控摄像头的另一端旱涝保收。请放心,无论是矿泉水瓶还是催泪弹,都扔不到他们头上。

这公平吗?这当然不公平,但这便是现实。我不同意把当下描述为「社会转型期」,这只不过是一个自欺欺人的暧昧大词。至于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倒可以一目了然。没谁敢打包票,发生在什邡和茂名街头的故事,就不会在别的街市重演。更难打包票的是,下一次将如何收场。

我对此颇为悲观。或许,与中国社会未来的暴力乱象比,每天呼吸PM2.5超标的空气,住宅几公里外新建一座重型化工厂,倒还可以接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黑京好洗肺
    2014年4月4日11:01 | #1

    无需悲观失望,整个中国社会自会找到其救赎之道,古往今来莫不如是。

  2. CC
    2014年4月4日14:02 | #2

    呵呵,明知是被温水煮的青蛙,宁愿接受这慢慢升温的缓死过程,而惧怕因跃出水面而可能的被直接“咔嚓”,哈哈。
    青蛙是冷血动物,我们的精神冷血、精神麻木是哪里来的,是统治者为分化群众长期进行斗争、恐惧威胁被动得来的,非本朝发明。当子民长期适应这种环境后,便形成了文化的一部分,归于“民族劣根性”一种。
    我也很悲观,但悲观中有希望,相信在历经各种悲剧后(这是一定的),终有积极向上阳光明媚的一天,那一天或许你、我、刘晓波、刘霞、许志永等等中的许多人已不在。但我们留下了一些东西,什么东西?爱!社会构成的最简单原始的链接因素,正常社会秩序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缘由。 今天人们的暴躁,亲人的不信任,精神抑郁不开心,信仰丛林法则,丢失了这原始最简单的因素“爱”,是什么原因,我想说,是恶魔明着偷、暗着抢给弄走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