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达内:文章的操守

新华社做了篇新文章。

《“狗仔”当道,“新闻”蒙羞——关于“文章事件”的新闻解读》,昨天下午15时许由@新华视点发布。开门见山,迎风展旗:“先发‘预告’吊足胃口,再图文并茂绘声绘色,明明是活脱脱在导演狗血的八卦剧,却标榜这是‘新闻报道,呈现事实’。对于连日来在网络上喧闹无比的‘文章事件’,人们宁愿相信这仅仅是一起狗仔八卦事件,而与严肃的新闻报道无关。因为在当前新闻战线持续开展‘三项学习教育活动’的背景下,在‘友善’明确列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时代中,‘文章事件’如与新闻报道有关,无疑就是中国新闻界需要警惕的一声警钟。”

虽然新华网坚持用“某娱乐周刊”代替直接点名道姓,但声声批判句句诛心:“以‘新闻’的名义导演出的八卦剧”;“一系列表述看似‘犹抱琵琶半遮面’,却让人感觉丑闻呼之欲出,一次次引发网络狂潮”;“不少人质疑,先‘放风’后爆料,是否刻意为之?有必要吗?网民‘阳蕾976’认为这个做法‘太不地道’……网民‘姑娘要做柴火妞’则感叹‘好像没有了新闻操守’。‘与陈冠希艳照门等丑闻相比,这次照片的尺度根本不算什么,但关注度尤其高,关键原因是热点被刻意拉长了。’湖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郑自立认为,以欲擒故纵的方式策划爆料,是利用公众的好奇心消费绯闻,‘周一见’事件爆料周期长、猜测多,对当事人家庭而言是‘深切的伤害’。”

以此作为铺垫,新华网开始在“无底线的狗仔与应秉持善意的新闻”之间“厘清界限”:“一位受访的资深主编认为,‘周一见’的丑闻运营方法,‘刚刚踩在新闻伦理的底线上’。这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尽管有关内容是陈述事实,并未大肆捏造,‘但这种吊足了胃口、卖足了关子的方式,对读者是不尊重的,对当事人是不善意的,也无法赢得业内尊重。’……一些法律学者则认为,明星的隐私权同样应受保护……与社会政治和公共利益完全无关的私人事务不受侵扰等。”

那么,对于正规的新闻媒介来说,“丑闻类”新闻究竟应该怎么报?这家中共喉舌谆谆教诲:“受访资深媒体人认为,在报道‘丑闻’类新闻时,更需要秉持善意的原则……不能在新闻炒作中成了赢家,在新闻伦理中却是输家。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硕士生导师常江认为,娱乐新闻往往比其他类型的新闻更容易背离通行的道德标准,出现‘过度’的情况。这与市场上很多打着‘新闻报道’的娱乐网站、刊物泛滥有关,这些娱乐刊物的从业人员大多游离在基本的新闻道德、新闻纪律之外,只为钱、只图钱。常江认为,媒体在新闻报道中必须考虑到可能对社会舆论与主流道德观产生的影响,媒体的使命应当止于对现象做出记录和合理解释,不能超越自身的身份,甚至直接干预甚至策划娱乐事件。‘具体来说,无论是周一见的预热,还是当事人与媒体负责人在微博上的言语对峙,其实都已经超越了新闻报道的范畴。或者说,媒体在这个过程中超越了记录者与阐释者的角色,而自己扮演起新闻人物。’”

不愧是新华网,文章结语不忘首尾呼应,将高屋建瓴的批判进行到底:“不少业内人士和专家呼吁,在目前期刊、杂志的注册登记越来越便捷的时代,不能放任一些打着新闻旗号的期刊成为甚至都被西方主流社会所摒弃的狗仔队的‘自由岛’,以免它们无限度地放大、传播负能量,影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顺利推行。”

迅即,这篇为文章而做的新文章,以其作者身份和立论角度,成为文章出轨事件席卷中国互联网5天之后的又一针续命剂。各路媒体微博账号纷纷摘录转发,门户网站亦纷纷将之推向首页。

并不能说新华网所引述的那些反感言论在现实中不存在,事发以来,已多有厌憎八卦绯闻当道者出言批评。例如,昨天上午,就有解放日报以上海市委机关报之尊,抢先一步树起“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大旗,发表《且行且自重》:“两个二流明星,一则出轨丑闻,竟也刹那间登上媒体头条,三番炒作,四处传播,五颜六色,花样繁多。好事者玩起接龙游戏,段子高手编得不亦乐乎,新闻之上,狗血‘剧情’,恩怨情仇;微信圈中,上联下联,且‘这’且‘那’;微博转载,虚实相‘煎’,火上浇油。一时卑陋‘风景’,转眼‘蔚为壮观’。试问娱乐诸君,丑闻遍布天下,何以耻感全无;糗事昭然若揭,何以趋之若鹜?全是一幅没事偷着乐的揶揄嘴脸,全是满腔煽风点火的看客心态……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价值观在作祟,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廉耻观在现眼。一个不能严肃看待出轨现象,反而大力将之娱乐化的民族,是思想滑入旁门左道,还是精神病入膏肓?”

此外,人民日报旗下海外网昨晨亦刊《文章出轨,谁在蘸着泪水喝庆功酒》,因获新浪推荐而得以扩散。作者刘雪松点名批评南都娱乐周刊两位主编:“作为从观众身上饱赚名利的明星,文章出轨姚笛确实有悖道德,令人不齿,观众再怎么骂也只有听着的份儿。但南都娱乐此次潜伏捕闻,将其当成囊中猎物之后,大有拉出来示众不够,还要摆出刀俎鱼肉的胜利者之势、道德快感之态,显然已经超出了媒体报道应有的尺度,也超出了当事人以及他们的家庭可以承受的限度……在骄傲的胜利者嘴里,你看到‘宽容’了吗?你品到‘欣赏’了吗?”

所以,当更有权威背景的新华网横刀立马,仍在为平度3.21案件而坚守阵地大战“讼棍”的山东大众网总编辑朱德泉,就在转发微博之际高呼“‘狗仔’当道,‘新闻’蒙羞;‘国社’呐喊,大吕洪钟!”

然而,更多涌向“国社”的跟帖终归是冷嘲热讽。的确,那些忧国忧民的发言者也曾为文章出轨事件抢走了中国民众对茂名、建三江两地抗议行动的关注而哀叹“娱乐至死”,但是,无论如何,中共喉舌的这种论述角度是他们没法认同的。

其中,最大声的甚至就是那些理论上同属宣传体制内的媒体从业者。

身份认证为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的@麻宁奚落道:“‘一位主编’、‘一些专家’、‘受访的资深媒体人’、‘不少业内人士’……新华社也可以开始发这种来源不明出处含混一看就没经过采访闭门造车随意瞎编的评论了吗?这是我近期看过的最差劲的报道,贻笑大方”;至于那位几乎是唯一实名出现的人大新闻学院硕士生导师常江,他的点评虽然更早一些就被“仟言万语”发表,但作为这个微信公众号的主持者,身为十八大代表的中国青年报特别报道部副主任刘万永却在看过新华社记者的摘录后,连声感叹“幸亏昨天没接受采访”。

不留情面的揭发,被《开放时代》执行主编吴铭运用到了极致,“看完这篇文章,再返回新华网首页,咦,好像有哪里不对劲?”——是的,截屏为证,新华网昨天下午正以一点不亚于商业门户的热情在发布着《文章出轨后现身皱着眉头,姚笛千夫所指玩失踪》、《马伊俐父亲质疑周刊求放过孩子,身份遭质疑》、《姚笛个人资料生活被起底,盘点历任绯闻男友》……

这还没完,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游戏仍在继续。

在新华网那篇文章中,为了说明狗仔队之“让新闻人蒙羞”,有以下段落:“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事实上这本娱乐周刊也并不是一本严格意义上的新闻周刊,从它的刊号来看不过是一本注册登记为‘艺术类’的期刊,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网站里这个刊物的‘查看记者名单’目录下,点开是空白。”

据此,找茬者@杨致阳冷笑一声:“我手闲去查了新华网在总署登记的持证记者名单,然后发现该稿的两位记者前辈均不在名单内。

而且,即便真要谈新闻操守,也有人奉陪到底。

其中,@不加V的一段话在发布后12小时内转发过万,并赢得@财经网带头赞为“三观正”:“我觉得很多人根本不懂新闻。娱乐媒体做娱乐新闻,是正经事,是职业行为,不能因为娱乐媒体抢了风头,什么新华社过来批评它。你找你的飞机,你报道你的贪官,你晒你的老大出国访问,你可以凭借你的媒体把每个做成头条,做成重磅新闻,但不能对娱乐媒体下禁令。好像文章不出轨,你的报纸就有人买似的。”

@赵楚向以疾言厉色批判体制著称,此番亦是拍案喝斥:“娱乐八卦周刊当然要狗仔,人家是在敬业、娱众、办业务。你们新华社是人民纳税,公帑供养的新闻机构,你们一贯为虎作伥,颠倒黑白,愚民舔菊,你们来说什么新闻蒙羞,真是不知道世界上羞耻二字怎么写。”

都已经顾不上模仿朝鲜腔了,@作家崔成浩正气凛然:“不责怪当事人道德沦丧反倒责怪起媒体了?以前在公众前秀过多少恩爱,此时就该接受多少批判。秀恩爱时怎么不说是隐私?爆料就成隐私了?媒体知道真相掩着盖着就符合你一贯的价值观了吗?背离群众的价值观,就是狗屎!”

甚至,连@李蒙不蒙你——一位绝不能归入自由派知识分子阵营的媒体人——也在为南都娱乐周刊打抱不平:“同为新闻人,对‘狗仔队’上纲上线的文革式口诛笔伐,令人愤慨!影视明星作为公众人物,其言行必须受到媒体和社会公众的严厉监督,这同样是教化人心、匡扶正义的需要……此役可圈可点,令人振奋!”;“新华社本来自己也是一家媒体,天天像割掉了小鸡鸡的太监一样受气,时不时却像个太监总管,幻想自己挥舞着皮鞭抽向其他同行。不要因为你自己没鸡鸡了,看见个有鸡鸡的同行就气不打一处来。影视明星的偷情乱搞行为,败坏社会风气,媒体当然要不遗余力地揭露,什么西方狗仔队,中国明星就可以乱搞?”

作为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虽然对认为南都娱乐周刊“事后再做道德批判确实不应该”,但也是觉得新华网的论述“太好笑了”:“首先娱乐媒体偷拍的都是公众人物在公共场合的照片,并未违背媒体伦理;其次真正的社会意义新闻几乎都成了敏感新闻,没有媒体敢报了,报个娱乐咋就让新闻蒙羞了?”

的确,已经被祭作“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三项学习教育活动”负面典型的南都娱乐周刊,面临的就是这种有些吊诡的困境。因其执行主编谢晓和官方微博账号发表了一些主张维护社会风气——类似“普通人也知道即便太太不怀孕,出去乱搞也是一件多么对不住家人的事”——的“有操守”言论,这家杂志在过去3天里已经遭遇部分舆论逆流,被批为“道德审判”;然而,新华网却从后路包抄,认定其“看似有关‘新闻报道’是站在抨击婚姻不忠、讨伐‘小三’的道德角度展开,但无论是跟踪手法、泄露的方式、对无辜者的伤害,都实际上违背了基本的新闻操守,完全一副狗仔队的做派”。

所以,作为南都娱乐周刊当家人,陈朝华看上去颇有些无奈。面对那些质疑他只报八卦罔顾民生的声音,他只能“弱弱地”声明自己同时也是南都周刊的主编,《起底王立军》式的重磅报道就是由他出品;而面对那些批评他消费绯闻、侵犯隐私的声音,他就只能“请各种风,适可而止”:“有的人,你跟他讲事实,他跟你讲道德,你跟他讲道德,他跟你讲自由,你跟他讲自由,他跟你讲纪律……很多人在惋惜收费的南都娱乐APP没提前更新,让网站把周一见变成了周六周日见,白损失可观的电子发行收入。可是,真的那样做了,习惯在免费娱乐新闻中以道德优势狂欢的网友,有多少人真会付费而且尊重版本不以自己的方式分享出去?还有多少人会因此大骂杂志借机生财?”

诚如其言。与其说南都娱乐周刊在这场创下围观记录的文章出轨事件中居功至伟,还不如说它只是抛砖引玉,是数以亿计的好事者齐心协力、教学相长、推波助澜,利用社交网络的无远弗届,共同成就了2014年愚人节前后的全民盛事。那些令人拍案叫绝的段子、戏仿乃至伪托消息,充分证明了人民群众的智慧和潜力。甚至,若不是男主角文章本人主动耗费巨资使用付费功能“粉丝头条”,这场口水战的轰动效应或许也不会那么快超越王菲离婚事件。

在@头条博客昨晚推荐的文章《别让新闻陪绑“星闻”》中,南京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王辰瑶即对此有所论述:“随着媒体功能的日益多元化,从‘新闻’延伸而来的诸多条框已经越来越hold不住了。比如,如果按照新闻专业的标准来衡量各大网站的娱乐‘星闻’,满眼都是标题党,有多少能符合新闻采写的‘核实’要求?就拿文章事件而言,一条‘姚笛打胎’的三无牌信息广泛流传,是真是假,谁还关心?与其让这些信息以新闻之名滥竽充数,还不如早行切割,各自正名,所谓名正才能言顺。社会需要话题,众生需要八卦,这大概是人之本性。‘星闻’之钱途光明是可以肯定的。‘星闻’不是新闻,不能用新闻的标准来要求……当我们已经处在一个随时围观也可能随时被围观的透明时代,从这场全民娱乐中反思一点保护性措施,比如如何加强隐私权保护,这才是踏踏实实的底线。”

应该是忌惮于中共喉舌地位,今晨出版的中国媒体多数只是采用转载方式摘引那篇新华网稿件。华商报所载《论演员的自我修养》算是其间少数自刊评论,并获凤凰网推荐:“在大众娱乐之外,有媒体以‘狗仔当道,‘新闻’蒙羞’的标题,将此事的争论严肃地引入到社会核心价值观的范畴里。一个娱乐圈的家庭丑闻,是否需要上升到如此‘高度’讨论?或许因立场不同和角色扮演差异,各自会给出自己的观点……为什么报道明星正面新闻和推荐新作品的时候,明星不曾反对过?报道他们的负面,他们就觉得这是狗仔缺乏职业道德呢?既然选择做了艺人,把自己打造成了明星,就应该清楚自己的行为已经不是拿‘普通人’的标准来衡量的,否则为什么要压低帽檐戴上口罩出现在大街上呢?”

“窥文章隐私,媒体做错了吗”——腾讯的答案更加明确:“从新闻自由和隐私权基本关系来看,曝光文章婚外情没有问题……总体来看,对爆料媒体的指责并不成立……‘善意原则’主要是指不能弄虚作假,并非要求在娱乐报道中维护当事人……比起公众人物的隐私权,更应该保护媒体的报道权利……娱乐报道是否过于八卦可以进一步探讨,但不必匆匆忙忙就念紧箍咒,一棍子打死。”

与新华网同为中央级媒体,中国青年报今晨亦由张卓雅宣布“全民八卦中没有道德高地”:“群众只有情绪……比起思考,人们更善于站队。爆炸性新闻一出,人们便迅速投身到看似不同,实则大同小异的三大阵营——骂男主、骂女主、骂娱记。这三骂中优美的愤怒姿态既将矛头对准他人,又为自己占领道德高地,可谓一箭双雕。然而,尚不论这些道德卫士自己是否真的百毒不侵,且只谈其表面上一边声泪俱下控诉自己纯真的感情如何遭受偶像的蒙蔽欺骗,一边愤愤不平于娱乐记者卑鄙无耻拆散他人家庭;一边密切关注事态的进一步发展,一边内心深处怀揣因接近欲、知情欲、好奇心极大满足带来的快感,又是怎样的道貌岸然?有需求,才会有市场……八卦新闻的生产消费圈中,本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何谈道德孰高孰低?”

其实,通过昨日首页专题《当我们谈狗仔时,别虚伪地谈道德》中,网易早已横扫千军:“公众是‘最’虚伪的,他们消费八卦,低成本地获得隐私,却反过来指责狗仔队和明星……自我标榜的狗仔队是‘比较’虚伪的,他们迎合的只是公众兴趣而非公众利益……明星多少会‘有点’虚伪,他们痛恨狗仔刺探隐私,但也需要靠让渡隐私保持曝光……这是一种微妙而稳定的平衡互利关系。明星可能觉得自己是受冤屈者,但他们从公众与媒体身上获得的溢价远比前两者要多得多。八卦消费者、八卦生产者和被八卦者共同组成了一条完整的流水线,在道德层面上并没有谁占据了高地。用个不那么恰当的比喻,屎壳郎推粪球是为了自己繁衍后代,人类可以从中获益,所以指责他们恶心不太合适。但倘若屎壳郎自己堂而皇之地炫耀他们之于生态环境的重大意义,似乎也有些荒谬了。”

好吧,各取所需。将近一周以来,有关文章的文章已经汗牛充栋,头号“狗仔”卓伟再次加冕,公关和新媒体研究者各自找到教材,那些借势营销的淘宝商家应该也已有所斩获。

倒是官网被黑的南都娱乐周刊,真的需要“且行且珍惜”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