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企在华行贿风波尚未平息

去年夏天,中国当局指控葛兰素史克(GSK)主导了一个腐败网络时,大型药企便已准备好,在这个世界上增长最快的药品市场之一,面对一个漫长的动荡期。

在西方药商眼里,那时的中国突然变成了经商风险很高的地方,在随后的几个月里,企业在对医生开展营销时变得更加谨慎,药品销售额增长也放缓了。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医药行业的高管和分析师表示,危机感已逐渐褪去。法国药企赛诺菲(Sanofi)驻华外部事务主管布鲁诺•根斯布格尔(Bruno Gensburger)表示,这个市场“又回到了之前的不正常状态”。

“这个市场从来没有正常过,如今不过是看上去更平静了。”

截至去年底,除GSK以外的大多数药商在华已恢复强劲增长,分析师预计,2014年第一季度会延续这一趋势。

在乐观者看来,这意味着去年的贿赂丑闻不过是中国药品市场在上升过程中遭遇的一个短暂挫折。中国药品市场一直以年均15%的速度增长。

不过,中国本土药品行业内一些人说,眼下说反腐风暴已经过去还为时过早。当局还在继续调查GSK,除中国政府外,没有人知道调查会走向何方。

尽管GSK一直是调查的主要目标,但熟悉中国市场的人士表示,GSK涉嫌的行为长期以来在业内非常普遍。GSK被控以旅游、娱乐招待和现金的方式,向医生行贿5亿美元。

中国国有药企国药控股(Sinopharm)的两名前高管今年1月被拘留审讯,礼来(Eli Lilly)、赛诺菲和诺华(Novartis)等西方药企也受到举报。

业内许多人相信,中国打算以GSK为靶子、杀一儆百,作为习近平主席反腐运动的一部分,向药品制造商和医生传递一个信号:政府将不再容忍药商和医生相互勾结、而让患者承担虚高的药价。

GSK去年12月作出回应,废除了在华营销人员的个人销售目标,改为将营销人员的激励措施,与改善患者治疗和更广泛的工作表现衡量指标挂钩。但没有任何其他药企效仿这种做法。一名在中国与药商合作的律师表示:“感觉经营活动一切照常。”

瑞士诺华也在重新审核中国员工的激励机制。但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江慕忠(Joe Jimenez)对彻底改变持谨慎态度。在强调该公司重视合规的同时,他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我们不希望做出任何置我们于竞争劣势的举动。”

西方药商一直在向中国大量投入资源,以获利于中国对药品不断增长的需求。中国人口在变老、变富,罹患糖尿病、心脏病等“富贵病”的风险也在增加。研究公司IMS Health预测,到2016年,中国将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药品市场,销售额将达到1650亿美元。

江慕忠说,尽管自去年夏天以来,中国药品市场如今已趋于稳定,但之前业内的活跃场面在某种程度上已永远消失。“医院和医生会更加保守,这会导致增长稍微放缓。”

英国和瑞典合资公司阿斯利康(AstraZeneca)的首席执行官帕斯卡尔•索略特(Pascal Soriot)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该公司在GSK事件之前,就已开始加强在华的合规性。“我们永远都不可能确保我们的所有6000名在华员工都能完全守法。但我们有信心不存在系统违规。”

一些本土业内人士认为,药企眼下有些掉以轻心。其中一人认为中国对药企的打击不会止步于GSK:“人们觉得GSK只是不走运,或者他们觉得自己(跟政府)关系过硬,受到庇护。”

对违法企业的惩罚措施可能包括,运用强大的封杀权,禁止这些药企向某些省份的公立医院销售产品。美国和欧洲当局如果发现它们违规,可能也会采取行动。

GSK去年7月承认,一些高管看上去触犯了中国法律,并称指控涉及的问题“令人羞愧”。GSK多名中国员工仍在拘留中,英国籍的前中国总裁马克锐(Mark Reilly)仍被禁止离境。GSK表示,它还在继续全力配合当局的调查。

GSK的问题为其对手抢占市场份额提供了一个机会。该公司2013年三季度在华销售额同比锐减61%,四季度仍同比下跌29%。

医药行业独立咨询顾问乔治•贝德(George Baeder)表示,GSK彻底改革员工激励制度,在短期内可能进一步打击销售,但此举让该公司追随了全球医药行业抛弃提成式薪酬制度的潮流。

贝德表示:“这最终可能赋予该公司一项竞争优势。GSK被迫领先于其他企业开发创新式解决方案……而其他企业最终也将被迫寻找新招。”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