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腹背受敌的太阳花

140403192021_taiwan_512x288_getty
太阳花学运在经历了超过两周的占领立法院后会如何结束,仍在未定之天。

台湾学生发起的太阳花学运,在占领立法院议场逾两周并获得社会广泛支持后,目前似乎正处在一个腹背受敌的境地。

或许是因黑社会帮派背景组织促统政党带来的不安气氛,或许是因连日下雨,或许是因为学生运动无法长久维持的本质,在立法院外的露宿街头声援学生人数已较学运初期明显减少。

黑社会人士面对面公开的叫骂,在网络上引来的是嘲笑居多,不过这对学运并非只是一个拿来谈笑话题,比如有学生说其家长在担心暴力威胁下要求他们回家。

从马英九政府称不容“以暴制暴”的反应来看,学运被当局定性在与黑社会人士相同为“暴”的位阶。

“理性园游会”

或许是为了反驳当局称他们为暴民,就像去年声援下士洪仲丘遭虐致死案一样,这场公民运动派出了许多纠察人员维持秩序,许多方面呈现理性有序。

在民众相对保守的台湾,学运从来就不是像韩国或中东学生那种拿着石块汽油弹的对抗,但太阳花学运一方面冲撞既存体制,一方面又要维持像是随手带走垃圾的和平理性型象,在参与者间不见得人人认同。

周日数十万人于总统府前的集会上,学生领袖林飞帆受到了群众明星般的欢迎,此一来自四面八方汇集的力量,在现实上或许有核心化需要,但核心化也受到了挑战。

一群学运参与者在立法院对街组成了一个“贱民解放区”即引起相当注意,他们说不甘心这些日子以来各方人力与精神的投入,只是促成一场学运核心得以自我吹捧的“理性园游会”,而非一场属于群众集体的积极抗争。

在学运反对在台湾政治现状下签署的服贸协议,但又要在现状下制定监督法加以规范,也有质疑其自相矛盾,因为在马英九同时掌握行政立法权下,这种监督法将如“不监督法”,就如同国民党当年主导通过的公投法反而限制人民公投。

相对于随时间慢慢浮现的学运路线之争,被学运指责为失去统治正当性的马英九,则不因此一指责就失去了对党政军的主导权,他不理会学生要求退回服贸与检讨现有公民政治参与的核心要求,且国民党立委显得与他立场一致。

国家机器

如果来自参与者的批评是太阳花的隐忧,来自国家机器的压力,则更为直接与强大。

国家机器对他们进行批判的除了像是金管会官员则宣称学生导致了股票少涨,同时也包括了原应不介入政治的军队,军方是通过“莒光日”政治教育对学生占领立法院进行批判。

另外像是公共电视台以观众反映为由抽换了对学生领袖专访的原定回放,以及一度将一名支持学运的主持人撤换等作法,也引起了侧目。

国家机器除了掌握话语权外,更直接压力是对占领立法院学生的刑事起诉,有超过二百名学生以首谋、滋事份子的身份遭警方调查,并可能被以妨害公务等数项罪名起诉。

而从参与太阳花学运的中研究学者黄国昌在电视谈话节目上一段红了眼眶的回述,虽然基层警察对学生普遍同情,但掌握警察控制权的分局长对反马学生与挺马的黑社会人士则有差别待遇。

他说在去年与几名学生领袖在总统府前拉布条抗议马英九,被警局分局长方仰宁对其三度举牌称其违法“用粗暴手段丢包在野外”,而相对来说因犯罪交保中的“黑道大哥”本周到立法院,同一分局长方仰宁则连举牌都没举,且诸多回护。

何走何从?

相对于台湾二十多年前的野百合学运民主改革要求在得到李登辉接受后迅速落幕,太阳花学运在经历了超过两周的占领立法院后会如何结束,仍在未定之天。

台湾社会上的舆论虽然支持学生的要求,但渐渐兴起的一种反制声音是学生不代表全民,立法院附近的居民也对学生抱怨彻夜进行的活动的噪音等问题。

学生们在网站上说,很多人怀疑其运动的强度已经到了一个限度,而且是一个他们似乎无法驾驭的程度,伙伴都累了,群众疲惫了,大家都想休息了,那么是不是他们将像浪尖的白花般急速坠零?

学生们对此一问题的回答则是:“面向这个国家,凝视这块我们眷恋的土地,还有周边每一个你我深爱的人,我们现在此刻站在这边,还有未来,只要需要我们,我们都会站在这边”。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