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打虎不是反腐

习近平反腐的口号是“苍蝇和老虎一起打”,李克强最近又提出“对腐败分子要零容忍”。他们似乎在说,以前共产党对腐败分子并非零容忍,“只打苍蝇不打老虎”?

去年以来,已经有不少省部级干部纷纷落马,石油系、政法系、四川系,家属、秘书、女主播、黑社会,剑指大虎周永康。现在几乎全世界都知道周永康被调查和逮捕的事情了,只有中国政府不知道。国内媒体还遮遮掩掩地用神秘商人之父、周滨之父、周元根等等,网民则用康师傅、方便面、面条、粥、广隶来指带这位前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总头目、中石油大鳄。关于他贪腐、渎职、政变、杀妻、和多名女星的不正当关系的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其实中国的事情一再证明,这类小道消息往往就是未经中宣部批准、提前发布的新闻。老百姓高兴了:哪怕“苍蝇和老虎一起打”的老虎专指“周老虎”也好啊。毕竟周永康可能会成为四人帮(张春桥、王洪文)之后第一个被判刑的政治局常委。

政治局常委被连根拔除,是不寻常的。哪怕是前常委。中共官场有“入局不死、入常不刑”的说法。外交部发言人的头号名言“法律不是挡箭牌”,其实中央政治局才是。到了这个级别,除了把天安门城楼的照片换成自己的之外,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了,杀个人、贪几个亿,根本就没人敢查。因为没人敢查,也没人敢说,所以犯罪事实就“不存在”。纪委、公检法是他们家的打手、保安,刑法都是他们写的。连历史都是他们写的。高兴了擦了重写,被擦掉的东西从来就不存在。政治局委员的家属薄谷开来想杀人了,几乎不会有什么心理障碍。薄谷出事,实在是太不正常了。演员没按剧本演出,所以才偶然,才好看。权力的傲慢使他们认为离开剧本也能控制舞台,没想到王副市长生生把美国势力从观众变成演员,所以这戏一直演到康师傅下架还没结束。

如果你认为周老虎被拿下标志着中共当局反腐策略有所变化、迈向制度性反腐、党中央习主席希望并且能够建立透明政府,那说明你对中国政治的误解水平已经相当高了。

反腐有好处:第一可以收买民心;第二可以空出位置给自己人;第三可以制造恐惧,报复政治对手;第四可以维持特权,继续腐败。哪一届中共领导班子不反腐?毛杀刘青山、张子善,邓小平说“反腐败斗争关系到党的生死存亡”,朱镕基准备了100口棺材,胡温所谓“新政”,习李所谓“中国梦”,反腐斗争是屡败屡战,乐此不疲。从成克杰、胡长清、王怀忠、姜人杰、许迈永,陈希同、陈良宇,毙了一个又一个、判了一批又一批。纪委搞“双规”之霸道、残忍,党员干部、腐败分子闻之丧胆。我估计,党中央、中纪委恐怕恢复朱元璋剥皮实草那一套的心都有了。

结果却是越反越腐,前腐后继。不贪个几十亿,不弄个女明星,都不好意思跟人说是省级干部。我曾经在《死刑的政治》一文中提出几个腐败定律。A,官场逆淘汰,有实权的中国官员保持不腐败比苍井空保持处女身还难。B,除了个别例外,腐败的概率和数额与官员实权大小成正比。C,腐败被惩处的概率和轻重,与官员或其靠山的实权基本成反比。D,不能说这是一个遏制腐败而难以奏效的制度,这是一个刺激腐败非常有效的制度。E,腐败是制度性的,但反腐败却远远不是制度性的,反腐的成果并非因为法治,而是因为政治斗争。

没有政党竞争、没有真正的选举、没有三权分立与制衡、没有独立的司法、没有独立的媒体、没有独立的民间社会,这必然导致全局性、制度性腐败。腐败分子很少被查处,这又进一步刺激了腐败。若干高干家族已经分别垄断了暴利产业,因为他们垄断了暴力。李鹏家管水电,周永康家弄石油,你家整金融,我家搞地产,他家负责军火。薄熙来被指控的腐败金额,只是实际数字的小数点而已;彭博社曝光的高官财产、国际调查记者联盟披露的离岸金融,也只是冰山一角。

民众怎么能不联想呢?这么腐败、滥权、视法律为粪土的人,怎么会成为主管政法大权的头目?为什么不能在他刚腐败的时候抓住?这个制度怎么让这种人爬到了这么高的位置?谁提拔的?在他成为其他黑恶势力保护伞之前谁是保护伞?为什么亲戚秘书也能跟着大捞特捞?他下去了,上来的就没有可能是更坏的人?抓住的腐败分子都特“色”,还在台上的就不特“色”?这个政治局常委腐败,别的常委就不腐败?这个常委的家属腐败,别个常委的家属就不腐败?前任常委成为被打的老虎,现任常委就不可能?想屏蔽又难以彻底清洗的信息在网上多的是。有了互联网,官方的反腐双簧有了新的声音。现在,国际媒体的消息可以渗透到国内,中国网民可以参与揭黑幕,可以看热闹,可以绕开中宣部,可以嘲笑方便面,可以造谣传谣,这也是中共反腐大戏中最难控制的演出环节了。我敢赌五毛钱,党痛恨互联网的程度远远高于痛恨腐败分子的程度。

谁都不干净。中纪委当然也一样。查谁不查谁,判谁不判谁,学问大了。干部都成了党的人质:不听话的、站错队的、不按剧本演出的,就查他们的腐败问题,顺便查一下生活作风问题,没有才怪了。“反腐败”分两步,第一步,让大大小小的公务员都腐败起来;第二步,偶尔抓一小撮儿站错队的、失势的、实在掩藏不住的腐败分子,这样公务员们就得听党的话、跟党走。搞“老虎”难度大,就因为到了那么高的位置,保护伞更多,腐败犯罪牵涉的人也更多。老虎的靠山是一些更大的老虎,如何进行区分、分割、掌握分寸,既要吞掉老虎、符合政治斗争的需要,又不能惹火上身;既要偶尔打些纸老虎,又不能让老百姓产生联想,这需要极高的政治技巧。

但这与现代政治文明没啥关系。要求官员公开财产是许志永博士发起的新公民运动的其中一个活动,一些勇敢的人权捍卫者走上街头,举标语,喊口号,搞演讲,征集签名,呼吁建立官员财产公示制度。结果是,官员不但不公开财产,还把要求公开财产的许志永给判刑四年,他的数十名战友们被捕入狱,其他仍在活跃的支持者正走在去往监狱的路上。这些屁民被收拾,也是因为没有按给定的剧本演出。想维权的,让你先尝尝维稳的利害。中央反腐是假的,反反腐运动是真的;打击腐败分子是弱的,打击反腐人士毫不留情。

搞掉薄熙来并不是搞掉重庆模式。从某些角度看,习近平和党中央正在搞扩大版的重庆模式:镇压民间异议者、打击网络大v,九号文件、七不讲,组织文章反宪政、反普世价值,宇宙真理论、毛贼国父论,国安委横空出世、司法机关重新成为“刀把子”,等等。同样,打击周老虎也不是打击周老虎所代表的腐败体制,它甚至加强了体制的腐败能力。

搞周永康背后或许也是一盘很大的棋,但这盘棋的结局已定。变数并不大:虽然高层的各家族、各派系利益不同,内部或有激烈斗争,但维持一党制、以维稳重拳打击维权运动,恐怕是真正的“北京共识”。如果真的宪政民主了,不但没机会腐败,已经腐败的还要受审判和清算,人财两空、身败名裂。大家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写个打油诗,洗洗睡了吧。

腐败分子要反腐,
几家忧愁几家舞。
从来老虎打苍蝇,
今日苍蝇明日虎。
官去官来一般黑,
党兴党亡百姓苦。
宇宙真理黄梁梦,
单怕宪政与民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