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举枪拥习,示威全国党政

我在上一篇博文中发出了警示,随着改革反腐深入一批官员将有心加害习近平。现在18上将公开发声拥习,此类事情在文革中有几次,都是毛感觉到要人要害他或要倒他时他下的先手棋,只要军队拥习,全国省以上官员全反习也是0,毛曾在文革中用军队支左的名义,轻而易举地让军队将领和干部接管了全国的政权,这是习学毛的手段也是习深刻认识到在中国枪杆子比什么都重要,有了军队其它都是0,这次举枪表态,远不是处理个谷俊山或是更高一点人的需要,是习已在警示全国党政要人不要与中央作对不要反习,反习将遭毁灭性打击,接下来可能会有人事反腐和军事上的重要动作。

以可能谋害习近平为最后手段

随着权力架构的基本完成,习近年完成了自己权力范围的顶层设计,是将顶层主要权力集约化,次要权力泛滥化,将由幕后决定的主要权力独揽,将台面秀场权力大肆分给他人,这是一种高明的帝王和现代民主相结合的驾驭术,是正确的。但习近平很快就会感觉到,来自省市县3级官员的不满和集团式的抵抗,第一波群教活动集中于省级官员,市县官员只是看笑话和热闹,而省级官员属性宏观概念强,很少接地气上的问题,所谓自我批评只是相互取闹,而很少来自下面的指责与批评。第二波群教活动已在市、县级
(含县级单位官员)官员中展开,这对天天直面社会问题的官员压力巨大,所以,我已听到巨多的不满和抱怨,从表面上看第二波群教活动已实质启动,但在市县两级的媒体上极少宣传,地方媒体几乎也无主动性评论,其主要领导官员在各种公开场合基本不提深化改革和群教反腐活动的字眼,这与中央领导和中央媒体动则提深化改革反腐群教形成了两种意识形态,中央领导讲话和中央媒体代表了习近平的主张,而地方官员讲话和地方媒体则代表了地方官员的利益和想法,以传统官场里官员唯上的价值观上看,这是地方官员在向社会暗示,对习近平的不满与愤怒,下一步可能就会有官员利益集团的实质性反抗,目前的官员以年龄段上看分三段:20岁-35岁,35岁-45岁,45岁-60岁以上,除20-35岁人的价值观尚可改造扭转,35岁以上官员的价值观是在江胡20多年间形成的,已无法改变,是信奉四风腐败腐朽的两代官员,但正是这些官员执掌着中国最实权最现实的岗位,对于他们不可不重视,随着群教二波的冲击,省市县3级原本各自等看自己上下级笑话的3级官员可能会相互启动各自的反抗优势,抱团形成反抗集团:第一,以软磨怠工对应,第二,以社会不稳对抗,第三,以要求习近平下台为理想打算,第四,以谋害习近平为最后手段。我在以前在不少博文中都提到,红二代的执政风格和手段这是天生和固化的,习近平不可能改变自己的个性和理想,这种历史上屡次出现的改革决斗也将在中国重演,由于邓时代对全国各地红2代普遍打击压制,在省市县现任官员中红2代的数量已极小,其力量已不可能和同一价值观的习近平做一个实质性的呼应,这是习的悲哀,基层权力不在,但习近平很快会做出抉择,第一,与利益集团交易,使群教和反腐延续走过场的目前党风,第二,继续点面全面进攻,与利益集团交易则又使中共重回到江湖的建党原则上去,这个简单明了,而继续进攻则缺少实质有组织的基层力量,习近平可以发动群众,但难免文革又来,似乎不可行,习近平只有趁省市县尚未有组织对抗前连续猛轰县级单位官员,连续猛拉省级官员,连续稳住市级官员,然后轰傻县级官员,吓住市级官员,震住省级官员,要一返外交上的远交近攻传统,对内要远攻近交,用省市官员打县级官员,在自己兵少时利用官员打官员不失良策,清军入关时收编比清军多得多的汉军,来打汉军不得了天下吗,得手了之后再收拾市级衙门,再收复省级江域,可能会重整河山。

北宋著名学者邵雍曾写诗一首

纷纷五代乱离间,一旦云开复见天。
草木百年新雨露,车书万里旧江山。
寻常巷陌陈罗绮,几处楼台奏管弦。
人乐太平无事日,莺花无限日高眠。

希望习近平能草木百年新雨露,车书万里旧江山。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