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挟天子以令诸侯

三国演义之中,对于曹操的携天子以令诸侯做了很多描述。认为天子的价值很大,曹操正是因为抓住了天子,所以才得以号令下,谁敢不遵。

很长时间以来,很多人也对这个说法表示了很大的不以为然。旁人不说,但说吕思勉老先生就认为:彼时一个天子,其实不过是日本天皇一样的橡皮图章了,不仅意义不大,而且再刻一个又何妨?各路诸侯,能起兵、自行任免官员的,那个还会真的遵守天子的杀伐征召?

对于这个问题,我的看法是,大家说的都对,但是也都不全面。

挟天子以令诸侯,这句话多年以来是具有强大的号召力的。能在老百姓中流传这么久,能让老百姓这么津津乐道,不可能是胡说八道的。可是群雄并起,造反僭越,确实也是礼崩乐坏,不再会有什么真正的君臣之礼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献帝这个天子到底还有没有力量、威望和价值呢?

有,也没有。对于百姓天下来说,天子威望巨大。对于诸侯列强来说,天子实属空壳一只。

天子的价值还是很大的,无论如何,也只有这一个。至少只有这一个是正统、原装的。但凡良家百姓、士卒农夫,还是遵守王朝纲常的。对于他们来说,天子是一定要有的。都说天子谁当是一样的,对于老百姓来说,其实不然。貌似天子谁当都一样,但是如果现有的还在,那么更换还是需要程序和道理的。否则就会天下大乱。想比诸侯列强,老百姓还是愿意承认、接收一个正统的皇族的,因为老百姓对于皇族的信仰是存在而且依赖的,至少对于有文化的老百姓来说是这样。日本万世一系,天皇都成天饿肚子了,可是这帮子将军,可以换天皇,但是谁也不敢打倒天皇,就是这个道理。

而对于诸侯列强,反倒是无所谓了。在诸侯列强心里,从来就没有血统的信仰。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越是藩镇割据,越是对于皇权不低头。他们对于皇权的推崇、强化、宣传,其实都是在自己得到皇权之后,就像老板们都信奉奉献才是成功的秘诀,只不过他们的成功不是因为自己信奉,而是在让员工信奉之后。

问题是,诸侯列强啊,他不是自己打仗,还需要士兵的。他不是自己种粮,还需要农民的。他可以不认可君臣关系,但是他是需要他的臣民认可的。他自己不相信天命,但是他不能让自己的臣民也不相信。这就是一个马基雅维利悖论–君王不相信天命和血统,但是他必须要让他的臣民相信,而且还要让臣民看到他自己也相信。

所以啦,献帝的价值就在这里了,等于是一个信仰。毕竟还是唯一的正统皇帝,你们这些诸侯可以不服,但是你们不能让你们的臣民也明白可以不服。一旦你们的臣民不服皇权了,那么献帝的命令也可以号召推翻你们这些诸侯了。韩嵩的经历就是这样。刘表你要是杀了韩嵩,那就说明皇帝是无效的,那么你这个汉朝的荆州牧也就等同于无效了。

挟天子以令诸侯。这句话有点问题,完全是普通百姓口中的那种打打杀杀的口气。就像菌斑里面的,动不动就我们那个领导一句话就吓坏了美总、俄总、英相、日相。老百姓就喜欢搞出这么一个义薄云天的关二爷。也不知道这义薄云天的咋都死的这么惨。挟天子以制诸侯,更为恰当。制约而不是命令。所谓的命令其实也就是一个不疼不痒的制约而已。但是这个制约是必不可少的,是无法抵抗的。除非经过了2-3代人,皇族文化已经彻底改变,新皇族和新的信仰已经建立。不破不立是一个逻辑关系,但是无立难破也是一个客观规律。老毛成功的破了一个旧的系统,但是没能及时建起一个新的秩序,功亏一篑。

看过波吉亚家族的人,有可能还会记得。威尼斯的公爵找教皇要精神支持的之后,两人在讨价还价。教皇的开价有点高,威尼斯工具不太愿意,教皇说:教会的支持是需要代价的。当他们达成一致之后,教皇亲自检阅准备出征的东征的十字军将士。随着教皇的一声祝福,一批一批的骑兵集体下跪,接受教皇PAPA的圣水。不管你公爵相信不相信,老百姓是相信的,是需要这个信仰的,否则谁还谁傻乎乎地被束缚在这个体制里面继续为你们这个公爵、诸侯卖命啊???拿着汉朝的营业执照,干匈奴的买卖,怎么圆你都圆不过来吧。

所以,天子的力量还是很大的,只要曹操别把诸侯逼急了就行。但凡这些诸侯,要给自己的孩子、臣下升个官职、补个爵位,天子的诏书毕竟还是比自己发的要可信度高的多啊。而且,有了天子的支持,统治本区臣民自然容易得多了。就像朝鲜、日本、安南、沙捞越这些藩属国,世子继位必须要得到明廷的册封,否则,就会面临国内的内乱。

所以,看看时下,对于老毛等老一辈的评价。呵呵呵,明白了吧?否定了他们,那就等于判了继承人的死刑,89就早都来了。花帅等当年一言定乾坤,不是随便说说的。当今30多年了,什么时候不是另一个携天子以令诸侯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