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岳:低俗的权利

人一生下来,就有了解世界的工具。除了疯子和傻子,他人的七情六欲和你是一样的,你如何趋利避害,别人也一样。你时时浮现低俗的念头,他人脑海里也是如此混乱。有时候,人人显得不食烟火,个个都是圣公圣母,全和你不同,那一定不是你出了问题,而是他们在演戏。

每一次信息技术的革新,从印刷术到网络,从智能手机到谷歌眼镜,率先使用的,都少不了色情业者。人们对低俗的需求一直很强劲。这就是人性,它写在基因里,性、繁殖,是你的首要功能,试图改造它,让人们变得不那么喜欢性。借助惩罚,当然也能很快实现,变得虚伪就行。

历史上出现过很多试图改造人性的狂人,他们无一例外失败了,而且在这实验的过程中造成了巨大的损害。曾经有个疯狂的家伙描绘了一个美妙的世界,在那里,没有私产,没有私欲,人们无私且节制,努力快乐地为集体工作,却不会多吃多占。有疑问者发现一个漏洞,问他:清扫粪便是令人厌恶的工作,到时谁做呢?他胸有成竹,答道:小孩爱玩大便,这些工作自然归他们。

只有疯子,才会想到去改造人性。也只有疯子,才以为世上再不会有娱乐小报。

娱乐小报,以扒明星的绯闻、内幕为主要追求,从来都在媒体圈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它满足的,就是人们对低俗的需求,其中又集中在性事。这其实也是人们社交生活的放大,谁和谁好了,谁谁谁出轨了,谁有什么倒霉事,这从来都是最受欢迎的话题,只不过凡人的事,离开了熟人圈,他人不关心。

4月1日,施瓦辛格在联合国愚人新闻里成为接待外星人的地球大使,他刚混好莱坞时,没这么风光,为了引起别人关注,主动找小报曝自己的绯闻(估计也是瞎编的),很聪明,可还处于路人甲的龙套阶段,没什么人在意这新闻。

只要人类不灭亡,就还会有明星,只要有明星,就还会有小报。人类永远有对低俗的需求。

有些人确实对低俗不感兴趣,他们不去干涉别人,自然很好。怕就怕这部分人觉得他人低俗不好,有必要强力纠正,悲剧就来了。一个人做高雅的事,比如在一幅名画前深思啊,读本书喝喝咖啡度过静好的一天啊,不会碰到什么阻力。可一个人做低俗的事,比如追踪名人的八卦啊,上上成人网站啊,显得比较没有爱心啊,阻力就来了。人的低俗权,反而更容易被剥夺,而侵害自由,往往是从这些事开始的,容易得到多数人的支持。

最近有娱乐小报报道了一明星的婚外情。除了明星自认倒霉,小报赢得关注,其他真没什么好说的。奇怪的是该媒体业者事后的一些表态,全是高大上的诉求,又是不惧压力说真话,又是为公众讨公道,似乎也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是小报。低俗不是问题,低俗而不敢承认才是问题。如果中国禁止报道明星绯闻,你拓宽了报道空间,那值得赞一声,可事实并非如此,大家都玩得挺开心,贴胸毛装壮士就免了吧。

我认为此事最好的表态应当如此,明星说:我会尽量取得当事人的原谅,甚至一言不发也可。小报说:我们是一份成功的小报,挖到了大绯闻。一出事就装高雅,当事人泣不成声,似乎带坏大众,报道者义愤填膺,似乎为民捉奸,而读者痛不欲生,似乎配偶用情不专——这种做派,才真是难看。

人都有低俗的一面,你有低俗的权利,诚实一点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