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问胡锡进到底拿了普京多少钱?

3月 15日,安理会15国就克里米亚公投进行表决(议案内容是国际社会不同意也不承认克里米亚独立或并入俄国),结果13国赞成,中国弃权,俄国否决。这个结果意味着俄国武力扩张不得人心,联合国无一国支持,连中国也投了弃权。

在这同一天,俄军占领了乌克兰南部乡镇的天然气站等(不在克里米亚)。乌克兰外长发出警报:“俄国已入侵!”也是在这同一天,在首都莫斯科,有两场大游行,一场是支持普京“收回克里米亚”的所谓“爱国游行”,据说有一万五千人,很多穿着统一的红色上装、黑帽、黑裤,高举镰刀斧头的红色旗子,高唱红军歌曲。如不看字幕,会误以为是当年斯大林检阅“老大哥”方阵。另一场游行是反对普京的“和平示威”,有五万人。这是2012年初以来俄国爆发的最大规模示威。他们高举的标语是:反对战争!普京滚蛋!支持乌克兰!支持你们(也是我们自己)的自由!要做salo(在俄国深受欢迎的乌克兰菜“熏猪肥”)不要作战!从游行人数来看,抗议者是支持普京的三倍以上(50000 Vs. 15000)。

但据俄官方的民调,在普京决定兼并克里米亚后,他的支持率上升到71.6%,整个俄国处于“爱国主义”亢奋之下。

即便是俄官方没有撒谎,这种情形也毫不奇怪。俄国人曾长期被苏共统治,被灌输强烈的群体主义,导致多数人把国家、领土、版图等看得比个人自由、个人权利更重要。而在此之前,俄国人又长期处于沙皇农奴制。这种俄国历史遗留的“农奴精神状态”,它也是俄国人支持普京强权的奴性原因之一。再加上克里米亚曾属俄罗斯(1954年被苏共领袖赫鲁晓夫送给乌克兰),不少人感到那种义和团式的兴奋。支持普京的游行者特意统一穿大红色,有一种办喜事心理,似乎“抢媳妇”成功。俄国电影导演Pavel Lungin和戏剧导演Eduard Boyakov等一批所谓自由派知识分子,曾是普京的批评者,这次则发表联名信,支持普京在克里米亚搞公投,就是被“强国梦”的民族主义毒品弄得价值颠倒。

强烈反对共产主义并痛批过斯大林的苏联著名作家索尔仁尼琴,晚年回到俄国后,竟写小说歌颂斯大林是“伟人”,因为这位独裁者曾建立“使整个国家开始向未来奔跑”、与自由世界抗衡的“强大俄国”。索尔仁尼琴被斯大林流放到西伯利亚差点丧命,差点被普京的克格勃同事们毒死,他最后居然歌颂斯大林“伟大”。在这样的背景下,仍有多达五万名俄国人走向街头,公开挑战普京,挑战俄国的民族主义狂热,说明俄罗斯民族还有着正义的星星之火。

有报道说,很多反对派示威者从街上被警察抓走。而全部俄国政府的媒体都不报道这场“和平示威”,却大幅报道支持普京的“爱国游行”。普京政府说“和平示威只有三千人,支持政府游行有一万八千人”。但自由世界的记者说,反普京的示威队伍长达一公里多,说明俄国政府的“数字”,伪造成性。

俄国主要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被当局“监视居住”并被禁上网和对媒体讲话,但在抗议普京的示威中,他的名字多次被民众欢呼。叶利钦政府时的第一副总理涅姆佐夫在“和平示威”上演讲说,如果普京兼并克里米亚,无论对克里米亚、乌克兰还是俄国,都将是输家。他高举俄罗斯国旗说,“俄国将获得自由!”

前俄国记者协会主席亚科文科在“和平示威”演讲时谴责那些帮助普京进行侵略乌克兰宣传的新闻人员,说“在这些人的帮助下,俄国正从一个威权国家变成独裁国家。”参加“和平示威”的29岁俄国年轻律师马克西莫夫拿着涂有乌克兰国旗黄蓝颜色的花束对美联社记者说,“我爱乌克兰,是普京需要战争和帝国,不是我。” 在政府电台做记者的叶戈尔舍夫对《纽约时报》记者说,“当年把克里米亚给了乌克兰是个历史错误,但今天俄国想用这种方式夺回则比当年的错误大两倍。”一位参加和平示威的73岁俄国老太太说,普京的行动来自“帝国主义想法”,普京将会受到越来越多的俄国人挑战,最后会像乌克兰的亚努科维奇总统那样被人民推翻。知名的俄国民间乐队“暴动猫咪”的代表演讲时说,“不要因为我们人数不多并弱小就相信政府说的,只要我们站到一起就将改变这个国家。”这代表着越来越多的俄国人心声。……

但与此同时,除官方媒体上指控和平示威者是“叛徒”外,普京政权还全面镇压独立媒体和网络,人权人士说“这是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从来没有过的”。敢于播出俄国反对派声音的旗舰电台将在两个月内关闭(在政府施压下该电台节目不再被其他媒体转播),广受尊敬的俄国独立新闻网站Lenta.ru的主编突然被撤换成亲普京的,因该网站采访了反普京的乌克兰人,该网站的84名编辑记者有39人集体辞职以示抗议。三家俄国反对派网站被政府查封,普京政府通过新法律,关闭网站不再需法院同意。更不祥之兆是,从叶利钦时代开始就成为俄国自由派知识分子主要阵地的电台Ekho Moskvy的网站也被政府遮蔽。

在封杀不同声音的同时,普京们则加大政府媒体宣传的力道。

前美国驻俄大使麦克福尔在脸书上写的这段话则代表很多自由世界有识之士对俄国的忧虑和悲哀:“今天我非常沮丧。对于我们(无论是美国人还是俄国人)这些曾相信强大繁荣民主的俄国有可能全面融入国际秩序并成为美国亲密伙伴的人们来说,普京最近的决定代表着一个巨大的倒退。它的不幸在于,我们将进入虽有重大不同但有很多相同的冷战时期。那种在独裁和民主之间的意识形态斗争正在复活。保护欧洲国家不受俄国侵略将再次成为最优先选择。支持那些脆弱的国家,首先并最重要的是乌克兰,必须再次成为美国和欧洲的头等考虑。跟俄国的公司做生意将再次受到政治影响。更不幸的是,为了孤立普京政权,很多跟政府无关的普通俄国人将因这种制裁的影响而遭受痛苦。我的唯一希望是,这个黑暗时期将不会像冷战时那样长。”

目前,俄罗斯在乌克兰北部、南部与东部边境陈兵10万,对乌克兰实施威慑。无论普京是否对乌克兰采取进一步动作,克里米亚弃乌入俄之功,在俄罗斯人的心目中,已将普京视为带领俄罗斯重返世界的英雄。无论国际社会对俄罗斯重返世界是否欢迎,对内实施专制、对外奉行强权的普京主义已经隐然成形。

对内实施专制、对外奉行强权的普京主义,不仅在俄罗斯受到追捧,在中国大陆也是有很大市场的。《环球时报》及其总编辑胡锡进,就是其中典型代表。但这种汉奸媒体,在中国大陆却越来越遭到抵制、唾弃和鄙夷。甚至有民众在质疑其背后有着肮脏交易。比如中国博客知名博主圣贤之源,在博文中质问“胡锡进到底拿了普京多少钱?”,引起读者广泛的共鸣。

圣贤之源在博文中说,中国人受够了俄国的数世纪之侵略、欺凌、欺骗和屠杀之害,无论是今天的历史教科书,还是晚清时期,还是前期民国,对俄国侵占我国数百万国土都是谆谆教诲地讲述,其目的无非是告诫我中华民族后人要警戒这个历史,勿忘国耻,深望我国后世青年能够努力,待我国强大之时,要求俄国还我河山。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懂的道理,胡锡进及《环球时报》却不懂。在这次普京玩克里米亚独立和吞并的时候,胡锡进领导的《环球时报》先是撰文《俄虽夺我大片领土,中国舆论应多挺普京》,该文标题就如此赤裸裸的冲突,一边告诉中国人俄国侵占大片中国领土,一边却媚俄,要求中国人多支持俄国和普京。如此荒唐的文章,居然是中国“人”写出来的!如果换做晚清和前期中华民国,胡锡进一定会遭到举国唾弃,甚至有人会决定刺杀这样的汉奸败类。胡锡进叫完《俄虽夺我大片领土,中国舆论应多挺普京》后,官方代表中国参加联合国投票表决时居然投了弃权票,没能公开支持普京和俄国。

圣贤之源说,这真是莫大的讽刺,官媒教普通中国人去支持普京和俄国,官方却在国际社会上弃权,不敢公开表示支持普京和俄国。克里米亚独立了,普京在克里米亚再次上演了中国过去发生的“唐努乌梁海区”和“外蒙古区”的一幕——即新成立的俄国代理人政府倒向俄国——“唐努乌梁海区”是申请加入苏俄联邦,“外蒙古区”则成苏俄傀儡。但就在克里米亚新的政府决定加入俄国之时,胡锡进又授意《环球时报》撰文,这次更的颠三倒四,媚骨之态一览无余。

《环球时报》发文《俄收回祖上基业和支持分裂不是一回事》:

“在克里米亚问题上,俄罗斯即使最后收回了祖上留下的基业,也符合‘历史经纬’的依据,这和支持分裂主义不是一回事。有人可能要拿西藏、新疆说事,我们同样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他们,两地自古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过去、现在都是祖国母亲的孩子,任何势力都休想以任何形式从祖国母亲怀抱中将其夺走。钓鱼岛也存在类似情况,理所当然应当回归祖国的怀抱,恢复历史正义。因此,中国在克里米亚公投表态问题上不必纠结,可在时机成熟时顺应其公投结果。这不仅符合维护国际法基本准则,而且符合维护国家利益的需要。走失的孩子回到母亲的怀抱,同‘国家领土统一完整’原则不仅不矛盾,而且是其应有之义。克里米亚公投宣布要加入俄联邦,并不是‘分离主义’,而是‘历史的回归’。中国并不是无原则地力挺俄罗斯,中国力挺的是国际正义。”……

中国和俄国是邻居,在近350年则是世仇,俄国不断蚕食鲸吞我国领土,驱赶我中华儿女,屠杀我中国人。如果说克里米亚是回归到俄国,那中国人肯定不会忘记居于东北的从海森崴到贝加尔湖一带的国土,这些领土什么时候回归我中国怀抱呢?政府什么时候打算学习普京把这块广袤之国土收归来呢?!

圣贤之源说,如果胡锡进是支持普京和俄国收回祖业,却不要求自己的政府去收回中国人的祖业,那胡锡进肯定是有问题的。

读到《俄收回祖上基业和支持分裂不是一回事》时,第一感受就是怀疑胡锡进是汉奸,或者是俄国的间谍,可能拿了很多俄国和普京的很多钱,然后用这些钱雇佣一班人撰写亲俄、亲普京的文章,散播中国世仇俄国是朋友。以敌为友,以友为敌,这大概就是拿了俄国和普京好处费的胡锡进敢于写出发表那些赤裸裸媚骨的文章之原因。因此,圣贤之源呼吁真正爱国的人应该追查一下,调查胡锡进到底拿了普京多少钱,如此肯费力为普京办事说话,应该不是一个小数额。

在这里,笔者响应圣贤之源,也追问:胡锡进到底拿了普京多少钱?!

胡锡进在北京完成普京的任务放完毒后,近日有窜访香港中文大学,遭到港大学生的扔鞋待遇,尽管他自己一再否认并为自己涂脂抹粉。即便没有被扔鞋,但他自己也承认“担心现场有人向其砸鸡蛋、砸西红柿”,就表明了他自己的做贼心虚。特别是胡锡进在演讲中表示,中国政府和老百姓之间的基本利益还是一致的,没有想象得差距那么大。他说《环球时报》的宗旨是促进政府和老百姓之间的沟通,而不是扩大对立。真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就凭你一再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认贼作父的汉奸心态,也配说“不扩大对立”?!

老百姓不再是任由你们洗脑而不会思考的猪猡,更不会与汉奸的利益一致。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 ,
  1. 我是公民非人民
    2014年4月5日05:31 | #1

    想当然

  2. Mobile Guest
    2014年4月5日12:07 | #2

    普京我不知道,反正美国承认每年拨款750万美元用于中国国内舆论,不知道给哪些认拿去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