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土耳其政府向法院让步解封Twitter

伊斯坦布尔——周四,土耳其政府解除了对Twitter的屏蔽,此前一天,土耳其最高法院裁定,政府对社交网站的两周禁令侵犯了言论自由。

Twitter从3月20日开始在土耳其遭到屏蔽,由头是土耳其总理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誓称要“根除”该网站,因为在土耳其地方选举之前,一些泄露的记录材料在该网站上流传,称埃尔多安及其核心集团的成员存在普遍的腐败行为。地方选举于周日举行,埃尔多安领导的植根于伊斯兰教主义的正义与发展党(Justice and Development Party)取得了完胜。

宪法法院(Constitutional Court)于周三做出了前述裁决,但政府直到周四夜间才解除针对Twitter的禁令,这样的拖延一度引发大量猜测,即政府可能不会服从这一裁决。如果政府不服裁决,可能会导致政府的行政部门和司法部门出现对抗,还可能让很多批评埃尔多安的人士抓到把柄,他们称埃尔多安越来越专制。

禁令的解除可能会减轻埃尔多安在国际社会面临的压力,他因为采取措施阻挠腐败调查而受到了国际社会的猛烈批评。然而,YouTube仍然遭禁,政府还采取了其他一些似乎不可撤销的举措来巩固权力,比如整肃警察队伍和司法部门,通过一项加大政府对法院控制权的法律。有鉴于此,国内外的批评人士不太可能感到满意。

法院在裁决书中写道,Twitter禁令“非法专断,对获取信息的权利构成了严重限制”。之前,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一家行政法院曾裁定Twitter禁令非法,但政府当局没有认可这一裁决。

许多用户登录Twitter表示庆祝,但也有人表示,如果不通过其他方法绕开政府设置的禁令,还是无法登录Twitter网站。政府通讯部门随后发表声明称,限制将会撤销,但需要先采取一些技术措施。

“这是土耳其民主与言论自由的重大胜利,”伊斯坦布尔比厄吉大学(Bilgi University)的法学教授亚曼·阿克代尼兹(Yaman Akdeniz)说。“我们没想到今天会有这样的结果。”阿克代尼兹曾在宪法法院反对政府禁令。

同样曾向宪法法院提交解禁请愿书的主要反对党共和人民党(Republican People’s Party)对这个决定表示欢迎。“土耳其最高宪法法院的这一裁决,从法律上回应了总理藐视法律和言论自由的做法,”该党成员塞兹金·坦里库卢(Sezgin Tanrikulu)说。“我认为这件事给我们上了一堂重要的民主课,而且再次突显了一个事实,也就是说,社交媒体是现代民主社会获取信息的重要工具。”

发布Twitter禁令一周以后,政府也对YouTube进行了封杀,理由是网站上出现了一段泄露的录音,录音显示政府高官正在讨论军事干预叙利亚的相关事宜。政府官员称,泄露事件是一种间谍行为,对国家安全造成了威胁。

除了屏蔽Twitter和YouTube之外,议会还通过了一项新法律,赋予政府审查互联网的广泛权力。此举引来了国外的猛烈抨击,尤以欧盟和美国为甚。周三,美国国务院敦促土耳其政府尊重法院撤销Twitter禁令的决定,同时取消对YouTube的限制。

“我们面临的下一座冰山是YouTube,”阿克代尼兹教授说。他正准备再提交一份旨在移除相关禁令的请愿书。“同样的准则也适用于这个网站。因某些内容被视为非法就屏蔽整个网站的做法是小题大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