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台湾的共识民主与国族认同

马军

当太阳花学运进行到第十五天时,小清新的学运终于爆出了火药味。愚人节的下午,中华统一促进党的总裁,绰号“白狼”的张安乐出现在了立法院的周围。这位公开宣称支持一国两制、普遍被认为立场亲大陆的台湾黑道大哥带领几百名服贸的支持者,和学生在镇江街口短兵相接。不到十天前,占领了立法院的大学生正是从这个街口走出,攻进了行政院。

由于在活动前一天,张安乐已经召开了记者会,学生有充分的时间进行准备:张安乐到达时,学生团体已经做好标语练好口号严阵以待,来自民进党的立委也现身为学生打气加油。当张安乐站上宣传车,向民进党立委高呼“民进党!贪腐!民进党!贪腐!”之后,学生马上以“黑道!滚回去!黑道!滚回去!”进行还击。随后张安乐再次喊道:“民进党!买票!民进党!买票!”,学生依旧高呼“黑道!滚回去!黑道!滚回去!”。而当张安乐随后高呼“你们数典忘祖,不配做中国人,中国人不要你们!”时,学生则以笑声和鼓掌进行回应。白狼对学生“不配做中国人”的指责,被学生欣然接受。

张安乐一九九六年前往中国大陆经商兼避难,直至去年六月才回到台湾。离开台湾的十七年,恰是他所面对的学生接受教育的十七年,也是台湾进入总统民选阶段的十七年。这十七年间,台湾经历了五次总统大选,更换了三位总统,政党轮替了两次。根据亨廷顿的观点,台湾民主制度从无到有,从劣到好,迈入了巩固期。

这十七年,和台湾民主制度一起巩固的还有台湾人主体意识的高涨。根据台湾国立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的统计,1994年千岛湖事件后,台湾民众“台湾人”认同首次超过“中国人”认同。而1996年张安乐离开台湾时,台湾仅有24.1%的民众认为自己是台湾人。到了2010年,这个数字变成了52.6%。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学生对张安乐“不配做中国人”的指责并不感冒。参加这场运动的学生几乎都是在陈水扁执政后接受的中学教育。对于他们来说,国家第一高峰不再是珠穆朗玛,而是玉山;国家最美的河流也不再是长江黄河,而是淡水河和浊水溪。张安乐和学生互呛时,学生打出的标语是“中国黑帮滚回去”,而现场几个站在学生一旁的老者则对白狼高喊:“滚回大陆”。在上些年纪的人看来,台湾海峡的对岸叫做大陆。而对于太阳花世代来看,台湾海峡的对岸就是中国。“不配做中国人”这句经常出现在大陆网站上用以激起网友民族主义情绪的万能话语,在台湾太阳花世代,不仅激不起任何对中国的向心力,起到的则是凝聚台湾意识的“反作用”。

张安乐所犯下的,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式错误”。早在他离开台湾的1996年,中国官方为了表达对李登辉访美发表“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的演讲,以及警告即将参加第一次总统直选的台湾民众,在台湾海峡进行了军事演习。结果射出的飞弹非但没有吓到台湾的选民,反而成为了李登辉最给力的助选员,让李登辉不仅登上了总统宝座,还为李登辉“民主先生”的名号提供了最好的参照。

在此之后,中国官方历次高举“民族主义”大旗的对台策略,也都遭遇到了同样的结果:无论是朱镕基义正词严的警告,还是非典时沙祖康反对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时说出的那句“谁理你”,都能被李登辉和陈水扁们成功的转化为中国对台湾意识的无理打压,借以激起台湾民众的主体意识。

而民族主义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大陆民众也往往深陷于“祖国情怀”不能自拔,曾有大陆游客在台湾随地吐痰被台湾民众指责后斥责道:“你们牛啥,这个地方我们迟早是要收回来的。”在历次中港矛盾爆发时,也有类似的情形发生。

马英九上任之后,两岸经济交流进入黄金期,中国官方也利用难得的机遇对台湾进行民族主义上的拉拢。每年夏天,都会有成百上千的台湾大学生受邀访问大陆。他们只需自己支付往返机票,落地后的吃喝玩乐都由当地的涉台部门负责费用。对于学生来说,这无疑是去中国旅游最便宜的方式。但据笔者观察,这种“统战团”不仅没有达到培养台湾学生中华民族主义情怀的目的,反而更易被台湾学生鄙视为人傻钱多的“凯子团”。

由于台湾意识的上升,甚至台湾民族主义的崛起,中华民族主义式的统战方式对台湾新一代年轻人已经不再有效。正常太阳花学运中,在台湾还带有些许中华民族主义色彩的中华民国国旗仅仅在两个地方被学生使用:一是在立法院倒挂,表示学生对政府的不满。二是被学生在行政院看到警察时拿出,借以试图避免被警察的袭击。

而在330反服贸游行中,一辆免费发放中华民国国旗的宣传车反复出现在总统府周围,但却几乎无人前去索取。而4月1日“白狼”的支持者所喊出的“中华民国外岁,打倒台独”的口号,似乎上一次出现,还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郝伯村辞去行政院长时发生的。

作为华人世界灯塔的台湾民主,曾因极低的转型成本和社会动荡获得了世界的好评,也因政治操作而造成族群撕裂而被人诟病。长久以来,台湾本省籍的民众普遍被认为是民进党的忠实粉丝,而外省族群则被认为是国民党的铁杆票仓。连战、宋楚瑜、马英九等政治人物参选总统或市长时,其非台湾籍的身份屡屡被当做议题炒作。这种情况在陈水扁八年最为严重,每次重大的政治事件,都能被操作成族群和国家认同的对立。

不过自2008年台湾第二次政党轮替,台湾的民主选举基本上已经能够平和落幕,落选一方不会如往常般诉求重新验票,或者冲击中选会,而是选择平静地接受失败的结果。而随着世代交替,因选举而造成的族群撕裂现象也慢慢融合。最近两次的总统大选中,不少研究发现,在统计学意义上,投票者的族群属性对投票选择几乎已经不再显著。多数民主巩固之后,台湾已经走上了巩固更高层及民主,即共识民主的道路。

从此次事件来看,无论是反对服贸的学运场合,还是在支持服贸、反对学生的集会现场,“台湾人”似乎是两边宣传口号的最大公约数。学生不需要像十年前一样,在国族认同的冲突中做出自己到底是“台湾人”还是“中国人”的选择。台湾的共识民主显然已经在台湾人认同和台湾国家认同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这对于急需找到全民共识的台湾民主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但对于海峡对岸的北京来说,则是一个糟糕的不能再糟糕的结果。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4月5日10:11 | #1

    默念《反分裂国家法》

  2. Mobile Guest
    2014年4月5日23:12 | #2

    乱放屁!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