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达内:PX和PS

中共宣传官员昨天召开座谈会,要求深入打击新闻敲诈和假新闻,加大对假媒体、假记者站、假记者的清理力度,清除害群之马、净化新闻界风气。

显然,新华社从中汲取了进一步批判“狗仔文化”的底气。

不惮于互联网上的如潮骂名,这家中央喉舌昨天下午继续发稿喝斥在文章出轨事件报道中大出风头的“狗仔队”,并且顺应形势地指控“个别甚至已经有堕落成为一个准敲诈团伙的嫌疑”:“中国不少打着‘工作室’旗号的‘狗仔队’,不少根本没有进行过任何工商注册,本身就是踩在法律红线上,他们在社会上或者受雇佣于某个后台老板、或紧密绑紧在某些打着‘新闻媒体’旗号的刊物上,呼风唤雨、胡作非为,捧、杀一念间,有些‘狗仔队’头目甚至成为风云人物、沐猴而冠堂皇出入于一些网络访谈。不要再善良地以为‘狗仔队’以及他们背后的出版物是‘舆论监督’、是在‘挽救家庭’,一个简单的案例是:同样是一个刊物,同样是冒出了妻子怀孕自己出轨的丑闻,对跟他们‘死磕’的文章是痛下‘杀手’,而对另外一名‘雅士’,则是呵护有加、百般疼爱。”

其实,南都娱乐周刊以及头号“狗仔”卓伟领衔的风行工作室,本来已经因为“道德审判”而在“周一见”后遭遇诟病,但是,新华社前昨两天高举大旗另做文章的举动,以其更高层次的“道德审判”,仿佛以身饲虎,反而将对手从困境中拯救了出来——至少,微博微信上呈现的网络舆论,大致如此。

并且,在看过了这篇新出炉稿件后,那些市场化媒体同行有理由笑得更大声了。@子强归来奚落道:“昨天那篇还敢署名,今天这篇连名都不敢署了?昨天那篇好歹一堆匿名消息来源之余还有一两个实名的,今天连一个都没有了?”

另有一个颇具象征意义的现象是,前天,钱江晚报刘雪松还曾通过海外网发表《文章出轨,谁在蘸着泪水喝庆功酒》,点名怒斥南都娱乐周刊,今晨却笔锋一转,在自家报纸上高呼“且慢棒打‘狗仔队’”:“将狗仔队放在大众道德的对立面当作洪水猛兽去棒打,不如用法治的思维给狗仔队提要求,与他们一起,将舆论监督的大棒,对那些践踏法治与道德的的公众人物、权力名人,高高举起。”

身居象牙塔,西安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王天定的话还可以更直白些,“文章出轨,哪个蒙羞”的标题分明就是在回应新华社,并获财经网昨天推荐在首页:“娱乐媒体生存状态,某种程度上是观察社会开放程度的风向标。在消灭所谓‘低级趣味’方面,二战前德国走得最彻底,我国‘文革’时代也成就非凡,但那个‘干净’的时代,愿意回去的人又有多少呢?一个好的社会,媒体是分层的、分类的,有娱乐大众的,有为大众提供严肃新闻的……但现在我国的情况恰恰是严肃媒体与娱乐媒体界线模糊,必然导致新闻与娱乐界线模糊……造成媒体这种窘境的重要原因,当然在于管制过死,媒体在真正重大事件报道中空间逼仄,八卦反受默许怂恿。像时政、经济,乃至文化等领域,因为条条框框过多,严肃报道难有作为,媒体无法充分施展拳脚,只好剑走偏锋,‘黄色小报化’的媒体生态自然出现……只有允许更多的严肃报道,才可能平衡娱乐至死的现象。”

还是散了吧。

自上周五爆料以来,文章事件绵延一周,该笑、该骂,应该都已经过足了瘾。且不说新华社昨天那篇《不能任由“狗仔文化”泛滥成害》在经由@新华视点发布后20小时内仅录得500余次转发,今晨,微博热门话题榜上已在号召“文章以及家人都道歉了,我们就期待文章改过自新吧”。

那么,把视线拉回茂名。

作为“辟谣党主席”,@点子正昨晚回应“如何看文章劈腿与茂名劈叉风波”:“一,都是劈得太大,扯到蛋了。二,都是科学性科普不到体位。三,劈腿与劈叉,真相不应PS,信任不能失联。四,茂名劈叉做爱做的事,文章劈腿交配交的人。五,都是上马惹的祸,都有谣笛做配角。做好文章,放好PX,皆需好好学习。”

这位坚守微博阵地与自由派公知作战的新华社记者,与大众网总编辑朱德泉一道,在揭发“营销账号”制造传播谣言的同时,亦对茂名官方社会治理水平表示失望,并且认定此事与此前茂名官场腐败窝案“分不开”:“PX不能PS,环评代替不了舆评”;“PS不能干掉PX,环评不能代替舆评,茂名不能输得莫名”。

确实,PX和PS之间的关系,就是类似化工项目抗议风波的纠缠所在。官方试图强力推进乃至暗渡陈仓PX项目,拒绝信任的民众则依靠PS照片等夸大其词的方式来抵抗反击,“德先生”与“赛先生”双手互搏,因果循环,冤冤相报,茂名官民两造难免都只能“输得莫名”。

紧接着人民日报针对“15死300伤”、“坦克车进城”实行辟谣的节奏,茂名市政府昨天下午由副市长梁罗跃带头出面,试图继续澄清流言:“3月30日上午,市区一些群众为了表达对拟建芳烃项目的关切,在市委门前大草坪聚集,并在个别路段慢行,人数一度达到1000多人。但整体情况理性、平和。下午,在中心广场聚集的极少部分挑事分子带头向警察扔矿泉水瓶、鸡蛋等杂物……到晚上10点,这伙不法分子纠集部分社会闲散人员用石块、玻璃瓶袭击市委门口,被警方驱离。随后,不法分子继续在市区多个地方打砸沿街商铺、广告牌,纵火烧毁一辆执勤警车。至此,事件性质已发生转变,少数不法分子借反对芳烃项目之机,在市区故意实施打砸烧等违法犯罪行为……截至4月2日晚,茂名市公安机关依法共查处‘3·30事件’违法犯罪嫌疑人44人,其中刑事拘留18人,行政处罚26人。”

根据人民网提供的发布会实录,当其记者问及“这次事件有没有让少数学生签署承诺书的情况”后,当地教育局代表答道:“整个教育系统广大的师生保持稳定……我们也坦诚的说明一点,确实有极个别的学校在PX项目科普阶段工作方法欠妥,引起了一些学生和家长的误解和反感。”

而当中新社记者询问“打击违法犯罪行为和人员伤亡情况”后,茂名公安局副局长周沛洲则再次指责“15人死亡,300人受伤”的境外媒体报道“完全是谣言,混淆视听”。不过,在声明“没有打死人”之后,他同样也“代表公安机关诚恳的致歉”:“清理现场过程中,由于聚集人员复杂,有表达诉求的,有围观看热闹的,也有社会闲散人员,甚至还有违法犯罪前科人员,最高峰期达一千多人,执勤民警有可能误伤了围观的群众。”

一个“极个别学校工作方法欠妥”,一个“有可能误伤围观群众”,构成了昨天下午门户首页的标题重点。微博上,更有匿名发言者以举出死亡学生真姓实名的方式指责茂名警方说谎。而根据周副局长所说,“31日凌晨确实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事情起因是因无证驾驶摩托车的交通意外,一人死亡,一人受伤,而个别人渲染为警察打死人,纯属捏造。”

“公众不信辟谣,只因伤害太深”——搜狐今晨首页专题聚焦于此,宣布人民日报昨天的辟谣“引来网络上一片质疑之声”:“对于热点事件,官方不再含糊其辞或者固守‘沉默是金’,本应是件好事,但越来越多的例子都在说明,辟谣这一手段有被官方‘玩坏’的趋势。原本厘清事实的利器,却在一次次的‘妙用’中让事实更加模糊,也伤害了公众的‘感情’。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不信任。”

大公网则在转述“茂名宣传部官员夜闯酒店,逼记者签‘悔过书’”的港媒报道同时,定义这是“官民均暴力,一次双输的官民博弈”。

当然,广东媒体决不能像外地同行那样把“误伤”做进标题,也不能说“双输”。以南方都市报为例,事发至今的所有相关报道几乎都以“茂宣”式署名出现,今晨则替当地政府强调“没达成社会共识前决不启动PX项目”。至于代表报社立场的评论版,也只是在昨天转载推荐来自人民日报的《以更细致工作化解PX焦虑》。

接管大权的中央喉舌,正在重复着数年来的调解工作。接着@人民日报的话头,新华社前天晚间发出《新加坡的PX项目如何上马?》,昨晚续以《打破“邻避效应”的僵局》。

是果壳网主编徐来获邀前来,以其民间科普人士的身份再行解析其间千头万绪:“最容易弄清楚的是PX本身……它在大鼠身上的半数致死量略大于食盐……一般公众根本不必担心PX本身的毒性。比较复杂的是PX的生产。一个工厂的最终产品是安全的,并不等于说这个工厂的生产流程也是安全的……它需要选址、建设、管理、监督各个层面的控制。这时,它就由一个科学问题,变成了一个社会问题。类似社会问题的解决,需要依靠政府机构在安全性方面的监督与背书——以食品为例,在美国,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为食品安全提供保障,公众则充分信赖FDA。再有力的监督与背书都不能真正一劳永逸地解决化工工厂的安全问题。社区住民对风险提出关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这时,让所有人说说各自的想法,想建的把利益让渡一些出来,不想建的盘算盘算可能的好处,然后找到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平衡——当然,更多的时候可能因为条件谈不拢,项目惨淡撤出社区,另寻他处。”

然而,徐主编还要再叹一口气,“这不仅是PX项目面临的困局”:“我在几乎所有与科学沾边的公共问题中,都能观察到上述情况。企业、科学家、媒介、公众,亦包括政府机构,他们或者没有发声的机会,或者不知道如何进行有效沟通,甚至搞不清楚什么是自己的立场与利益。”

所以,果壳网想要构筑联系,让“各个相关利益群体都有公开言说,乃至说服其他方的机会”。

徐来大概算是科普者中的“鸽派”,因其微博名“拇姬”,他常被人唤作“母鸡”。而“鹰派”代表——也就是评论员沈彬在前天凤凰网首页上嘲笑的“单纯向民意打出科学主义的‘硬球’”者——@土摩托早就没有太多耐心:“关于PX事件,我只问一个问题:中国建了那么多化工厂,为什么大家只盯着一个PX呢?我的答案是:这是因为连岳等人开了一个很坏的头,他表面上提倡民主和独立思考,本质是反智。”

同样,@夏尔谢夫工程师也试图当头棒喝“文科生”。昨天下午,他截屏为证,为“理科生”而欢呼:“清华大学化学系学生昨日誓死捍卫百度百科PX词条,双方易手竟达57次,这就是当今中国大学生的独立人格:天命不足畏,人言不足恤,此乃大丈夫也!不愧是流着拉瓦锡门捷列夫血液的化学人!向他们致敬!”

而当跟帖者声称“当局对抗议的反应才应是关注的重点,不要自以为受了几年洗脑就是知识分子”,这位“工程师”言简意赅地回应道:“我觉得接受波义尔居里夫人的熏陶不叫洗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