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志:反服貿與反中國能切割嗎?

「太陽花學運」四大訴求:退回服貿協議;召開公民憲政會議;要求朝野立委響應;兩岸協議監督法制化,先立法,再審查服貿協議。持平而論,對一群已成功佔領立法院、膽敢攻佔行政院,且得到廣大支持,能帶出五十萬人上凱道的學運而言,學生的訴求並不過分,甚至帶著仍然相信這個體制的理性與天真。

年輕學生的這份天真,是國人之福,也是馬政權之幸,可惜馬總統不知珍惜。否則,退回服貿的訴求是最容易做到的,只要馬總統點頭就成了。但馬英九捨此不為,不管是330上凱道前一天的記者會,還是當晚見識到五十萬抗議人潮後,透過發言人的初步回應,都是一如以往,東繞西繞,模稜兩可,惟就退回服貿協議一事,斷然拒絕,毫無討論空間。

尤其當五十萬抗議人潮和平退去,一分鐘不多,一片紙屑不留,學生保證不再攻擊政府機關,壓力頓消,馬英九立刻擺出「頭過身就過」的態度,不斷反覆重申服貿協議必過的立場。馬政府操作的方向十分明顯,除積極動員外圍工商團體喊話外,還發動群眾反制學生,從之前江揆的從輕發落,「不要讓學生一輩子受到刑責的陰影」,到厲聲指責「強佔公署」,「一定依法處理」,甚至縱容黑道圍事,恐嚇學生。馬戰鬥意志轉強。大黨鞭林鴻池請辭,與其說是向社會懺悔,不如說是馬金要撤換敗將再戰。

馬英九的強硬並不意外,從去年九月馬王鬥以來,不就完全是為了服貿協議嗎?馬英九主觀認為服貿延宕是立法院長做梗,乃不顧憲法分際,出手逼王金平下台。為達目的不惜犧牲法務部長,不分青紅皂白逼退曾勇夫,卻意外扯出監聽立院醜聞,舉國譁然。只要是一個憲政正常的國家,馬英九的胡搞就算不引發政變,早也該下台了,但台灣的畸形政體讓他依然悠哉悠哉。倒閣、罷免、彈劾,無一可行,最多就是法院礙於輿論不敢買帳。儘管鬥王不倒,總長判刑,民調九趴,馬連揮三棒落空仍不必出局,不過是小小的挫折。果不其然,一片罵聲中另闢蹊徑,30秒就想暗度陳倉。

所幸學生的狂怒攻陷立法院,算是替台灣擋下這一回合,但當全國為波瀾壯碩的太陽花學運興奮不已,筆者不得不佩服,狀似無助,眾叛親離的馬英九,才是全台灣最冷靜、最堅強的孤寡之人,不達目標,決不放棄。他完全知道他要什麼,也完全清楚他的歷史定位在哪裡,配合對岸頻頻喊話,施壓台灣不得反悔,堅持一條讓台灣通往中國的克里米亞之路,他的意志令人不寒而慄。

如今學運尚未落幕,不安的情緒持續醞釀,路線之爭若隱若現,沒人知道下個引爆點在哪。但馬顯然無所謂,完全無意要拆解服貿協議這顆定時炸彈的引信,執意再排議程,一闖再闖。除此服貿協議牽涉對中南海的重大承諾,其餘的讓步都不是核心。學者天真善良,政客八面玲瓏,只挑程序正義。只有馬腦袋清楚,在目前黨政密合的憲政秩序下,立院只是黨意的背書機關,不管是逐條審還是真的兩岸協議監督法制化,除非馬釋出黨權或國會改選,如何期待逐條審不會變成逐條通過?兩岸協議監督機制變成統一法制化的背書機關?豈不正中下懷?

經濟學人以「鹿茸困境」再度為文嘲笑馬總統,國人把它當笑話,但馬英九只要一日為黨主席,不管立了什麼法,要透過立院來監督便是緣木求魚,馬豈會不知?鹿茸變耳毛是有,豈有困境?國人訕笑之餘也漏讀了其中很重要的一段訊息,「中國要吞噬台灣的策略清清楚楚,當台灣的經濟與巨大的中國纏繞在一起時,對統一的抗拒就會瓦解。台灣就會如香港回歸。」

相對於國內媒體,國外媒體對此波反服貿運動的報導,一直都沒有忽略台灣人民對中國企圖的疑慮與反感,直指「反中國」才是此次反服貿的核心。《紐約時報》更以顯著的漫畫,把服貿協議畫成已推到台灣城門口的特洛伊木馬,還掛張牌寫著「來自中國的愛」,極盡諷刺之能事。反觀國內媒體卻在「反中國」這個面向的評論不成比例的少,往往自我設限不去碰觸。

在這樣的氛圍下,反服貿的「太陽花學運」,從運動之初充滿多元的訴求,主軸逐漸收斂為「反黑箱」、「堅持程序正義」。當然不是說這基本底線不對,但論述單一化,技術化,和這波反服貿的能量是不能相比的。運動參與者未必如此,網路上「反中國」的情緒從未止歇,但掌握運動發言權的人卻刻意淡化,甚至否認。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反服貿背後的「反中國」因素反而變成藍營對綠營的指控,而綠營則試圖否認。就在這波學運爆發的前幾天,民進黨主席蘇貞昌還有模有樣公布民調,說民眾最不能接受民進黨「逢中必反」,達40.7%,還遠高於民眾最不能接受國民黨「過於順從中國的要求」的30.6%。這個結果的確反映事實,也反映在2012年的那一哩路。

但蘇貞昌公布此民調的用意不是要督促民進黨去取得「反中國」的論述權,而是要改變民眾對民進黨的「刻板印象」。用白話文講就是,我們民進黨沒有逢中必反啦!但在目前中國對台灣的這般威脅下,如此棄守「反中國」的立場,難道不是屈服?難道不是認可中國侵門踏戶?逢中必反怎樣?一個黑幫拿槍指著你腦袋,你還不找機會反?就算不敢跑也不要自動繳械吧。一旦「反中國」失去道德高度,台派與國民黨的鬥爭必定事倍功半,一哩路將成萬哩路。

國安的疑慮當然必須超越藍綠,也就是說,藍綠不該以統獨來度量國安,反服貿的論述也就不該建立在純經濟理性上,把頭如鴕鳥埋在沙裡,以為中國這個議題就消失了。做為一個政黨,要政治正確不難,但國家的生存才是政治上唯一的道德,不知為何綠營一直在迴避這個問題?反服貿與反中國真的能切割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4年4月6日00:43 | #1

    呸——!缝中必反!

  2. Mobile Guest
    2014年4月6日00:54 | #2

    綠營一直在服贸问题上迴避“國家的生存才是政治上唯一的道德”這個問題吗?绝对不是,绿营还清楚,服贸问题的实质是影响下次大选的经济议题,政治只是手段,选举才是目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