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三江最新情況

陳建剛律師:

【2014-4-5晚:建三江下令所有出租车不许拉客去七星拘留所】
1、今晚我和王宇、腾确三位外出吃饭,三辆车跟踪;
2、打车回来时问司机能否去七星拘留所门口看看,司机说公安局给了命令,不许拉人去七星拘留所,问什么时候的事情,答就这两天。
3、回酒店,酒店之外3辆警车警灯闪烁,便衣的车辆至少5辆,第二次查房,“马局长”出面威胁。
我们房间门外有五人左右在守候,酒店大厅至少有二十人,门外车里的未知。
建三江警权无边,可以禁止出租车拉客。我们三位律师,自始至终有50人左右跟踪控制。⋯⋯在这以国界为围墙的国度,我们都是奴隶。他们对律师尚且如此,此地的百姓就更不用说了。
我只是心里不明白,看样子不到三十岁的警察跟着跑的很勤快,动手也很积极,你们完全混淆了是非吗?你们认为律师都是坏人吗?你们的工作就是这样防控无罪的人吗?是什么样的邪教、邪教体制让“一个好好的人怎么到了你们手里就变成了禽兽”?是什么样的邪教、邪教体制让你们完全丧失了廉耻之心?
我们并不虚弱,三位律师,虚弱你是你们,五十个人敌对三个律师,24小时不离身的跟踪管控。

【4月6 日清晨6点 建三江 前线播报】陈建刚、王宇律师、腾确律师与近10位公民前往看守所,等待江唐王被释放。车辆遭遇超15辆警车拦截,还有三公里多的路程大家只能步行。之后向莉给陈建刚律师打电话,他说在警车上,电话不能接,然后挂断电话。现场公民郑建慧发来消息,她们被控制了。

【律师被抓】陈建刚律师 王宇律师 腾确律师 今天凌晨与近10位公民前往看守所 等待江唐王被释放。车辆遭遇超15辆警车拦截,警察设卡查验身份证件。刚刚有人打通陈建刚电话,人被带到警车上,电话被挂断!

记者文涛:

在建三江采访,两天被警察5次查房,不想暴露选题,忍了。刚出来吃夜宵,打车时一年轻人非要上车,说保护我的安全。后车牌黑A01875跟至烧烤店,三个年轻人坐里头还是说要保护我的安全。好吧,我真有点害怕了。对于一个调查记者,最失败的境遇无过是在采访现场被当地警察和宣萱联袂识破,且不得已用微博曝光的方式祈求人身安全。衰成这样,我还是转型写评论吧。再不济,或可学王小山去干个导演。建三江暗访近三日收获无多,终在网格化管理下,被当地宣传和公安部门擒获。又为新闻学院调查新闻采写课提供了反面教材,唉。进建三江时大巴全车查证,我这又是北京籍又戴眼镜的麻溜儿成了检查重点,住建三江时被五次查房,宾馆大堂便衣多的时候有十几个,出建三江时,没想到还是要查全车身份证。今后恐怕吃东北大米时都会条件反射想起警察了。建三江七星分局马副局长要开车送我去长途站,谢绝,并要求不再盯梢。但这辆白色捷达还是亦步亦趋,我在车站吃碗馄饨亦被两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便衣警察围观。便衣跟进候车室,在交换完意味深长滴眼神后,依然舍不得离开。跟建三江公安局七星分局马树海副局长告别时,送了他一句话:马局,希望你们在今后的执法过程中遵守程序,不要再殴打或刑讯逼供当事人。马局:绝对没有这种现象。我:这是公安局对媒体的表态么?马局:是这样啊。。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对不对?欢迎记者同志监督我们的工作。昨晚建三江七星分局的马副局长出警保护我吃串儿的过程中,查验了警官证,我说:马局,作为警督,您工作如此勤奋,祝早日升警监。马局说:可别了!就现在这压力都快扛不住了。ps:我脚得马局没跟俺掏心窝子。

【对话建三江宣传部刘亚军部长】我: 请协调安排采访建三江公安局和检察院。刘:公安局已经发了通告,环球时报已经定调了,没有采访的必要。我:环球时报的评论文章就能定调?刘:它属于《人民日报》,应该可以,你们没收到通知么?这是宣传纪律。我:两天里警察5次查房,您觉得这样对待记者是否合适? 刘:我觉得警察做得对,查的人都不烦,你被查的还会烦么?现在社会很乱,这是为了保障你的生命安全。我:宣传部对记者都是这个态度?刘:你是我们接待的第一个记者。

做调查报道的大忌是提前接触当地宣传和司法部门。但这次我栽在建三江了。问刘部长我是如何被“发现”的,刘回答搞宣传的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我问他是不是从警方获知的,他笑而不语。我的采访失败了,但我不太相信就一个记者在建三江采访,总会水落石出的。

来建三江查证的时候,我问邻座一位本地老人(大概接近70),为啥事儿警察这么紧张兮兮的。老者说三江有暴徒闹法轮功,我问:杀人了?他回答:这倒没听说。不过这些人搞政治反党,应该用希特勒的手段,把他们全部都杀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标签: , ,
  1. Mobile Guest
    2014年4月6日04:27 | #1

    法轮功分子该杀.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