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的崩溃和重建

清明讲的是祭祖,另一个作用则是传承,这是一个关于祭祖和传承的故事。能看懂的自然能看懂,能看懂多少就算多少。

这个故事属于前苏联,可以查阅沈志华的苏联历史档案汇编

故事开始于苏联的60年代,里面有中国人不熟悉的苏联人,苏斯洛夫,维基百科介绍摘录:

苏斯洛夫负责的领域相互联系而又多样化,向他负责的党的机构有:宣传鼓动部、科学和院校部、文化和信息部、青年和社会团体部、两个国际部、苏军政治部和对外人事部、真理报等;政府机构有:文化教育部、国家出版委员会、国家电影业委员会、国家广播电视委员会、报刊保密检查总局、塔斯社等。此外,苏斯诺夫还掌管苏共党的建设,理论研究,苏共与外国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政党的联系,有关他国政党的情报(也就是说他掌握一定的独立的情报资源,包括间谍)等。还包括领导欧洲共产党和工人党情报局。这是一个加强各国红色政党联系,协调行动,交流斗争经验的机构。有理由认为它部分承担了苏联控制他国政党进而干涉他国内政的工作。苏斯洛夫在战后一直处于苏联最高权力机关核心,相当于一位历经中国毛、邓、江三代并从未失去地位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苏联不设政治局常委,只有委员。那些时常参加“政治局部分委员会议”的就相当于常委)。

简单来讲,历朝不倒的党内头号理论家和特务头子。

介绍一个人物柯西金,身份是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即中国的总理
还有他的新经济政策,跟八十年代的改革开放很接近,即奖金制

社会主义社会的改良,基本都是这么几步,生产力落后时的配给制,生产力开始发展后的工资制,生产力进一步发展后的奖金制。

苏联并不如现在宣传所说的那样僵化,早在1964年柯西金的新经济体制,本质上就是一个希望把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完美结合的规划,奖金制本质上就是版上有些人建议的给国企员工的股份分红,苏联领导层并不是傻瓜。

正如中国的80年代所见到的一样,各式各样的影子经济如今天的影子银行一样风生水起,改革的利益完全被工厂的管理层等经济工作者夺走。
由于迅速分化的贫富差距,勃列日涅夫独掌大权后在70年代终结了新经济制度。

但问题并没有解决,苏共内部的经济精英在这个过程中明白了资本主义体制下,他们可以得到比供给制和工资制更多的利益,在十几年后,更加壮大的这个经济精英利益集团的合力埋葬了苏联。

一只从来没有喝过血的老虎可以一辈子喝奶瓶,但是只要喝过一次血,它就不可能回头再去喝奶,就是这个道理。

时间走到80年代,苏联已经不再是70年代挟石油红利对西方采取攻势的苏联,以美国为首经过十年滞涨考验后的西方国家开始进入全球金融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已经不再在体制上对国家资本主义的苏联有制度劣势,相反,开始调动全球资源向苏联进行围追堵截,苏联的生存空间开始被压缩,虽然靠核武自保无忧,但苏联内部高层已经开始明白,即便占有所谓的核心地带,被困后资源断绝崩溃是迟早的事情。

关于核心地带和边缘地带的理论来自于麦金德斯匹克曼
苏联是最好的心脏地带,并且威慑边缘地带,这是苏联以弱抗强的地缘基础,这里不讨论马汉的海权理论。

此时的苏联上层建筑由几个社会阶层组成,以党政力量作为主体的政治精英处于领导地位,而以企业经济工作者作为主体的经济精英处于被约束的地位,大部分利益都被政治精英获得,但经过柯西金改革为这群人打开视野后,经济精英无法直接得到利益,则通过影子经济获得经济利益。

发展到80年代,这已经是苏联体制内不可忽略的一股力量。正如马克思所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经济精英已经获得经济权的掌控,他们需要在政治上发出自己的声音,寻找自己的利益代言人就是一种必然。

在勃列日涅夫之后的两位苏联最高领导,契尔年科和安德罗波夫,完全不敢忽略这群经济精英的利益,他们的改革政策,本质上就是经济改革,政治改良,通过逐步让渡政治利益给经济精英达到苏联政治和经济上的平衡和一致性。
即便是安德罗波夫这种出身克格勃的苏联领导人,一手打击政治官僚的腐败,一手压制经济官僚的贪污,也无法压制官僚系统在政治和经济上的欲望,经济在这两位任期上只有短暂的恢复,这两位的健康都前后迅速恶化,直至戈尔巴乔夫上台。

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以政治改革为先导,并不是凭空而来。
团结的政治精英足以压制经济精英,但腐败后的政治精英逐步被经济精英收买、同化后根本就无法对经济精英进行制约。
无法掌控局势的戈氏对政治力量和经济力量的同时放手,实质上是带来了苏共官僚体系中政治精英和经济精英的大分裂和大乱斗。

根据马克思在百年前对亚细亚生产方式的论述,由于俄国这种社会形态缺乏中产阶级作为缓冲,这种社会里要么集权,要么动乱,没有第三条道路好走。

在这种环境中,就演化出三种主流意见:
1.以契尔年科和安德罗波夫为主的改革和改良计划,代表党内中间派力量,即通过经济基础的改变制造政治上的让步逐步推动政治改革。
2.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为主的主流派和激进派,代表经济精英的力量,即通过政治改革放权给经济改革,两者的区别只是急一点还是缓一点的区别。
3.819事件的主体,传统保守派,代表政治精英的力量,即希望继续通过政治力量的掌控,让经济精英继续老黄牛工作进行资本积累。

什么是819事件看这里:

除此之外,还有一派非主流,即重生派。这一派认为苏联的崩溃不可避免,打开国门后苏联传统企业不可能是国外资本的对手,俄罗斯人作为主体民族将失去对原苏联地区的统治地位,并失去在世界民族中的竞争力。为了避免在崩溃后局面不可收拾,必须早做准备以应对最差的结果。与其无用的消耗资源去维护旧体制,不如借其他人之手把旧体制砸的粉碎,然后靠保留下来的资源在旧体制的废墟上重建新苏联。

这种观点在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说《基地》中也可以看到。
这群人的主体就是由苏斯洛夫掌控的宣传、文教、克格勃体系,以及他们的大本营列宁格勒,这个城市在苏联的地位相当于中国的上海,是第二首都。

从安德罗波夫时代即80年代开始,这群人中的一大部分就开始根据苏斯洛夫的亲自安排,脱离原来苏斯洛夫和苏共体系的掌控,从基层开始开始向经济领域和政治领域分头渗透,普京、季莫申科、拉扎连科、舍尔科夫斯基等等都是这群人中的精英分子,以这群人的特长和对苏共体制的了解,去了哪个领域都会被迅速重用进入关键位置,有兴趣的可以去查这些人是谁。
控制着社会每一个角落,以及苏联百万边防军,经历苏联全程不倒的苏共安全委员会的百度百科

这群人基本来自于第九局以后的所谓非核心边缘局。

进入戈尔巴乔夫时代以后,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席卷苏联原有的计划经济意识形态,符合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经济精英对传统等级官僚阶级的获胜毫无疑义,获胜的标志就是819事件,各大军区和特种部队、克格勃都对紧急委员会抗命,名义上掌控着所有暴力机构的紧急委员会被彻底粉碎,传统保守派虽然把戈尔巴乔夫掀下台同样完败,代表更加激进进行经济改革的叶利钦取代了戈尔巴乔夫。

掌控着庞大苏共党产信息的内务部部长普戈被自杀,直至今日,苏共党产和苏联外汇的去向依然没有确实的证据,当然,很容易想象这些东西去了哪里。

要知道,苏共党产不属于国企体系,其资金、产权证明都属于内务部留底,克格勃监督,这场大盛宴中,即便内务部部长普戈被自杀,重生派借克格勃之力,到手的也不会少。

再看重生派在819事件的作为,最根本的表现就是时任列宁格勒市长和列宁格勒安全委员会头子(列宁格勒安全委员会的头基本是苏联安全委员会的副主席身份)的索布恰克的表现,这位在中国名不见经传的人的另一个身份是普京的老师。
索布恰克的百度百科

看看普京的简历就知道,他从列宁格勒大学校长助理开始,跟随索布恰克步步高升为列宁格勒市长助理,列宁格勒副市长。

完胜后的经济精英需要巩固他们的战果,除了在政治上消灭原来的政治精英和吸收同化部分政治精英,收买知识精英论证改革的合法性和有利性,下一步政策就是全面打造一个私有化阶层获得更广泛的社会群体支持,加强经济精英的地位。
在这个过程中,脱党的克格勃精英阶层一直冷漠的注视这些进程,当然,也有很多叛逃国外的关键技术精英被钓鱼、干掉,然后大量技术资料被克格勃掌控,这也帮助克格勃成员不断踏向经济精英中更高的位置。

这群克格勃人以重建苏共为任务,并不在意苏联如何分裂和苏联人的受苦受难,基本原则就是让苏联人受难后才知道原有体制的可贵,正如台湾人选过民进党后有了比较,才知道国民党也还不错。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政治人物向普京这样快速的上升,从普京的简历可以看到这群脱离克格勃的精英分子的典型上升路径:
90年前在德国做间谍,90年回到列宁格勒大学当索布恰克的助手,91年819事件时退出克格勃,91年随索布恰克任列宁格勒市长助理,外联主任,94年随索布恰克任圣彼得堡第一副市长,国际联络委员会主席,当时列宁格勒改名圣彼得堡,任何一个外国元首出访俄国都先去圣彼得堡与索布恰克沟通,后去莫斯科,96年索布恰克市长落选并逃亡外国,普京进入俄罗斯总统办公厅,97年任总统办公厅总务局长,负责一切资料和外联,三个月后任监察局长,负责监督地方实力派,98年3月任俄罗斯安全会议秘书,5月任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即第一副秘书长,彻底隔断叶利钦对外发布命令的渠道,7月任克格勃主席,99年7月,索布恰克回到圣彼得堡争夺权力,宣布将参与国家杜马选举,99年8月任俄罗斯第一副总理,代总理,7天后就任总理,99年12月任代总统,仅过了4个月,2000年2月,索布恰克心脏病发作死亡,当然克格勃有很多方法让人自杀和心脏病发作,2000年3月任总统。

然后在看看国内媒体对普京四大支柱的介绍:西罗维基,圣彼得堡帮,统一俄罗斯党,温和改革派。统一俄罗斯党的前身,全俄罗斯运动、团结党和祖国运动,三个组织的领导人就是卢日科夫和绍伊古,格雷兹洛夫,有兴趣可以去查他们的出身,代表地方势力和温和改革派的“人民议员”和“俄罗斯地区”小组也是统一俄罗斯党的同盟。

其实还有一些,来自于列宁格勒的东正教,宗教力量,东正教大牧首阿列克西和后任基里尔

还有这里,普京的几个朋友,金融力量

当然,统一俄罗斯党并不是原来的苏共,情况也已经跟80年代做计划的时候不同,很多人、很多事、很多环境都变了,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克格勃们离开苏共的时候,对于他们那一辈人来说,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而对俄罗斯的新生一辈来说,个人利益高于国家利益,他们可以跟随克格勃们去获取权力,却不愿意牺牲任何个人利益,拜金主义腐蚀了一切,人民的力量决定一切,并不由政治家的个人意志为转移,简单来讲,这个政治家不愿意做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利益集团分分钟就可以推出来另一个替代品。

这导致统一俄罗斯党和苏共的不同。
也是普京和季莫申科们分道扬镳的原因。
初衷已经被违背,人和事都已经不是以前那样,但是世界还需要继续向前走。
俄罗斯通过东正教的宗教力量替换了苏共的共产主义思想,克格勃为核心的统一俄罗斯党取代了苏共。

从某个角度看,苏联已经在普京手上重建,虽然不是原来的样子。

故事讲完,配视频:普京竞选的视频普京竞选的视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