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又要在朝鲜大开杀戒

金正恩将在其祖父金日成生日(4月15日)前后,又大开杀戒,对已被肃清的劳动党行政部长张成泽的追随者200人予以公开处决,并将1000名其家属关进收容所。据朝鲜消息人士称,朝鲜国家保卫部去年12月处决张成泽后对其追随者进行调查,最后查出200名主动追随者和1000名盲目追随者。国家保卫部受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的委任在保卫部检察局对处决对象进行非公开审判,以示经过了合法程序。但是家属将不经过审判程序直接被关进政治犯收容所。
据悉,这些处决对象包括在劳动党行政部和国防委接受张成泽直接指挥的党政军干部200人。处决将在姜建综合军官学校实弹射击场公开执行,届时会召集党政军高层干部观看。在高层干部面前进行处决,是为了杀鸡给猴看,告诉他们若不绝对忠诚就有如此下场。不过,对异己分子进行屠杀,是朝鲜王朝的惯例。这个惯例,从金家王朝第一代掌门金日成就开始了。
二战结束后,朝鲜劳动党内存在六大派系。1、以金日成为代表的游击队派;2、以玄俊赫为代表的平壤派;3、以朴金哲为代表的甲山派;4、以许嘉谊为代表的苏联派;5、以朴宪永为代表的南劳派;6、以金枓奉、武亭、朴一禹为代表的延安派。游击派在党内占据领导地位。但当1945年9月游击派回到朝鲜时,实力强于金日成者,尚有曹晚植、玄俊赫、朴宪永三人。但曹、玄二人与驻朝苏军司令部分歧严重;朴长期活动于南部,遭美军通缉北逃后实力骤减。金日成遂在苏联支持下成为朝鲜最高领导人。
1940年代,因玄俊赫被暗杀,平壤派最先失势。此案真凶,曾任金日成秘书室长的高奉基,在《遗书》中认为系金日成指使。稍后,该派二号人物金镕范病逝,三号人物吴其燮被投入监狱。1953年,地位仅次于金日成、朴宪永的朝鲜第三号实权人物、苏联派领袖许嘉谊,在其办公室自杀身亡,留有遗书称:“我用金日成访问时作为礼物送给我的手枪,离开这个世界。”稍后,苏联派二号人物朴昌玉被逐往苏联。1957年,绝大部分苏联派选择保留苏联国籍、党籍,放弃朝鲜国籍、党籍。苏联派自此失势。
也是在1953年,南劳派二号人物李承烨以“间谍叛国罪”被处死;一号人物朴宪永被监禁。1955年,朴宪永亦以“间谍叛国罪”被判处死刑,次年执行。
1950年,延安派二号人物武亭被逼离朝鲜军界领导层,随即去世。其死因,或谓胃病发作,或谓被枪杀。1955年,延安派第三号人物朴一禹被开除出党,后被处死。1956年,延安派第四号人物崔昌益遭批判,后或死于狱中。1958年,延安派头号人物金枓奉被开除出党,1960年被处死。延安派自此失势。
按金日成的总结,1940-1950年代的党内斗争,主要是“清算了宗派分子,彻底粉碎了……宗派势力”。
1967年,甲山派代表人物朴金哲、李孝淳、金道满等被开除出党。原因是抵制金日成创立的主体思想,并反对把金日成领导的抗日武装斗争,说成是朝鲜唯一的革命传统;且通过拍摄影片、演出话剧等形式,宣传甲山派的秘密抗日功绩;乃至反对金日成重用其三弟金英柱——“我们在暴风雪中啃冻土豆的时候,金英柱干了些什么?”三人及该派其他骨干被定性为“反党修正主义分子”。朴、李二人被监禁,死于1970年代。1969年,出身游击派的军内高级将领金昌奉(人民军总参谋长)、许凤学(人民军政治局局长)等人,因“阻挠党的惟一思想体系在军中之成立”,被开除军籍和党籍。同时被处分的,还有包括多位军团司令官在内的诸多高级将领。击溃甲山派和军内反对派,为金日成将主体思想作为朝鲜唯一思想体系,并以长子金正日为接班人铺平了道路。1970年,出身游击派、历任朝鲜人民军军团长、总参谋长等职的高级将领金光侠被开除党籍,关入政治犯收容所。1974年2月,金正日被正式确立为金日成的接班人,但遭到时任劳动党中央书记、国家副主席的金东奎的反对。1977年,金东奎及其支持者被冠以“毒害党的唯一思想体系十大纲领罪”,开除党籍关入政治犯收容所。
1986年5月31日,金日成明确宣布:“接班人问题已经圆满解决”;1992年2月16日,金正日50岁诞辰,金日成亲自为之创作汉诗以示祝贺,诗曰:“白头山顶正日峰,小白水河碧溪流。光明星诞五十周,皆赞文武忠孝备。万民称颂齐同心,欢呼声高震天地。”意味着朝鲜正式进入金正日时代。
金正日时代最著名的清洗事件有二。一是1992-1994年间的“肃清苏联间谍运动”,该运动中,1986年以后到苏联军事教育机关留学的军官、将官以及驻莫斯科大使馆的武官、副武官全部被逮捕,凡是留苏归来军官,全部被检举、被调查。仅1994年一年,即有600多名将官、高级军官被强制复员。至于被处决者数目,迄今是谜。二是1997年的“深化组事件”。据韩媒报道,该事件牵涉朝鲜高级干部两万余人,其中数千人被枪决。事件起因,是劳动党农业秘书徐宽熙挪用了30吨化肥,时值朝鲜粮食严重短缺,遂被冠以“作为美国和南朝鲜的间谍,为了让我们的人民饿死而有计划地迫害了我们的农业”之罪名,在平壤被公开处决;随后成立“深化处理徐宽熙事件调查小组”,以深挖“潜伏的美韩间谍”。
2013年12月,“深化组事件”的主要操作者、金正日妹夫、金正恩姑父张成泽被开除出党;据韩媒报道,张或已被处决。
三十而立的金正恩消灭了自己的姑父、权力显赫的二号人物张成泽,速度快,手段残忍,举世罕见。金氏王朝“青出于蓝胜于蓝”,世人震惊。美国的表态大意是只有朝鲜这样残暴的政权才能做出这样的事。问起中国的看法,外交部淡淡一句“这是朝鲜的内政”。不少中国网民听了这句话后很受刺激。
打开“猫眼论坛”即可窥一斑。汉唐的英各兰认为,“外交部这样表态很冷血,并且很没有原则,很没有大国风范。虽然我们小百姓不能判定张成泽和中国关系有多好。但是,中国这样表态很不妥。让人很失望。中国作为崛起的大国,口口声声说在世界上要承当更多的责任,他就不能这样没有个性,没有原则,没胆量。这样在国际上会被人小瞧。因为,这样的形象连本国的百姓都小瞧,何况国际”。有些人直截了当批评政府的不干涉政策。ZyCYC1124说:“不干涉内政的对外政策,是一种不负责任的作法,使我们失去了很多朋友。往小事上说,邻居打架出了人命你也不管,还说是家事不能管。这是不是一种不负责的作法?”
中国近来一直强调与美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但中国对这件事情的表态让网民失望。“两岁读报男”愤愤不平地说:“世界第二强国的弱外交,弱的全世界丢人现眼”。老马的意见也差不多:“美国校园抢杀,美国飓风成灾,美国黑人暴动?哪样不是他们国内事务?只要有这样的事发生,那绝对是前后方连线,滚动播出,专家评论,不一而足。对发生在眼皮下,并且还每年接受我大把援助的国家发生的甚至还有针对我的嫌疑的事却说是他的国内事务,而不置一词,未免使人齿冷。所谓无附加条件的无私援助其实真的是凯子援助。收援方不仅不感恩,反而得寸进尺,予取予求,再不能这样下去了。我们以后如果再援助他们,应该理直气壮的提出符合自己利益要求,要给他立下规矩,否则就让他滚。”
毛时代常常说中朝情谊深,同志加兄弟,两国的关系是“鲜血凝成的友谊”。这让不少网民想起当年中国派出志愿军到朝鲜打仗的事,事情的性质姑且不论,中国死了几十万军人是真的。sunm_k2问道:“中国为了今天的朝鲜付出了那么多年轻人的生命啊,今天怎么就是人家内部事务了呢?那个时候怎么就不说是内部事务呢”?”algae12也是同样的观点:“既然是内务,为什么当年要抗美援朝,助纣为虐,让金家王朝肆无忌惮地奴役百姓?”有些人举一反三,想起中国外交部平日对不少国家说三道四,于是有感而发。clk88988说:“日本修宪也是日本的内部事务,旁人不得说三道四,是这个意思吧?!”
朝鲜公布的张成泽罪行书里有一句关键的话引起网民普遍的注意,这句话是,“张成泽犯下的卖国行为还包括,让亲信随便卖掉煤炭等宝贵的地下资源,上掮客的当欠下很多债,今年5月还以还这笔债为借口,居然以50年为期向外国出卖罗先经济贸易区的地皮。”这里面的“外国”很明显指的就是中国,因为中国直接参与了罗先经济贸易区的开发。名字叫“刚刚惹了百姓”的网民说:这件事“实在是和中国有关系的。三胖子在审判他姑父时,时不时地提到的‘外国’,不就是中国吗?所谓他姑父当了‘卖国贼’,不就是说他姑父租太平洋西岸的港口给中国吗?敢说跟我们没关系?”更有些人觉得,朝鲜变得这样可怕,北京是不是有点姑息养奸。大红狼批评说:“金家王朝之猖獗,就是中国政府惯出来的。”
朝鲜发动全国上下“拥护”金正恩下令枪决张成泽的决定,在极其有限的精心放出来的画面上,用广播员的话说,拥护者们“充满了对伟大领袖的热爱,对叛徒的仇恨”。金正恩这样做是极度恐惧有人夺权的表现。
当年斯大林说过:“令人恐惧比受人爱戴更伟大”。
如今,金正恩肃清张成泽的后果开始显现。据韩国贸易协会统计,2月朝鲜对中出口为1.56亿美元(约人民币9.6亿元),同比减少8%,进口为9900万美元,同比减少21%。进出口总额为2.55亿美元,比上月5.46亿美元(约人民币33.61亿元)减少了46%。张成泽被肃清的去年12月和今年1月,因为执行原定合同贸易额反而有所增加。但随着张成泽的属下人员开始被召回和肃清,其影响反映到2月。特别是张成泽势力负责的地下资源出口明显减少。煤炭出口92万吨(约人民币44321万元),比1月减少26%,铁矿石出口19.7万吨,减少23%,菱镁矿出口1.1万吨,减少79%。
朝鲜以廉价出卖地下资源的罪名,对张成泽进行了处决。原油进口也显为零。今年1月和2月中国没有向朝鲜提供原油。但韩国政府人士说,过去也有年初因协商价格等一两个月中断原油供应的情况,所以不被认为对朝鲜采取的制裁措施。但化肥的进口反而大为增加了。这被认为是,朝鲜在农村实行分组包产制,为提高产量采取的措施。2月举行离散家属团聚活动后,朝鲜希望韩国援助化肥,但因试射导弹等挑衅行为自食其果,未能如愿。
专家们估计,朝中贸易的减少势头将延续相当一段时间。因肃清张成泽的影响,在对中贸易中占很大比重的矿物和水产品出口受挫,张成泽掌管的首都建设项目也受到影响,建材进口也将随之减少。
朝鲜对中贸易系统被破坏也是个问题。在中国的朝鲜消息人士说,直到去年朝鲜赴中国从事贸易事宜的人员有几百人,而张成泽被肃清后几乎销声匿迹。要重新搭起这一系统至少需要一年以上的时间。有分析认为,随着朝中贸易受到打击,对南北交易的期望将会增大。IBK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赵奉贤说,“因肃清张成泽影响,今年一年朝中贸易只能萎缩。而这反过来可能成为朝鲜把目光转为南朝鲜经济合作的契机。”
4月15日前后,是金正恩进行大屠杀的时间。人们且试目以待,中国如何应对这此的大屠杀。是经济制裁、政治回击还是“不干涉内政”?!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