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脱美志向

美国的控制力下降

第三届核安全峰会于3月24日至25日在荷兰海牙举行。乌克兰政治危机可谓本届核安全峰会最受关切的议题,会上仿佛重现了上个世纪的冷战格局,即欧美各国VS俄罗斯的局面。

然而,跟上个世纪的冷战时代截然不同的一点在于,美国这个超级大国的威信已经下降。

众所周知,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建立起了以美国为中心的战后世界新秩序。以美国为主导,相继创立了联合国、IMF(世界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并将总部分别设在纽约、华盛顿。当时,美国的GDP几乎占整个世界的近一半,这一战后新秩序的确立自然毫无争议。

1989年,柏林墙倒塌,1991年苏联解体,冷战由此结束。从此,美国成为惟一的超级大国,支配整个世界。美国在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等国际纷争中,充当“世界警察”的角色。在伊拉克战争时期,美国不惜捏造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核武器的“证据”,以迫使联合国对美国主导的战争做出让步。

美国是从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时大幅崛起的。到现在为止,正好一百周年,而美国的威信已经骤然下降。

去年夏天,奥巴马总统宣称要“空袭叙利亚”,最终也不过是隔空喊话,这次又宣称要“制裁俄罗斯”,克里米亚半岛已经脱乌入俄了,俄罗斯已经加强对这个地区的实质性支配,但美国依旧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上周,我采访了驻东京的乌克兰大使Ihor Kharchenko,他神情憔悴地说道:“俄罗斯蹂躏了我的祖国,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不可能放任不管,乌克兰绝不会成为第二个科索沃。”

然而,这番说辞在我看来,完全没有丝毫震慑力。尽管美国不同意,俄罗斯不也将克里米亚纳入它的版图了吗?

与此同时,我还采访了欧盟某大国驻东京大使馆的一位干部。他说:“欧盟实际上的盟主是德国总理默克尔。普京总统讲得一口‘胜过德国人’的德语,默克尔总理则会讲‘与俄国人比肩’的俄语。这二人通过热线联系,早已达成了某种‘默认的妥协’。”

也就是说,欧盟方面已经默许俄罗斯将克里米亚纳入版图之中。但是,由于欧盟对美国还存在顾忌,表面上还是会挥舞经济制裁的拳头打击俄罗斯,但经济制裁的内容非常粗略,用不了一天就可以撤销。另一方面,作为默许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的交换条件,俄罗斯将继续向欧盟供应天然气;俄罗斯还保证,绝不染指除克里米亚半岛以外的地区,绝不会武力侵略整个乌克兰。欧盟根本就不听美国指挥了!”

国际社会已经从这次乌克兰危机中得出结论:“美国,早已不能让整个世界屈服于其淫威之下。”也就是说,世界局势已经从“超级大国美国的一极化时代”朝着“多极化时代”迅速发展。

日美间的不信任加深

这种戏剧化的格局大转变,自然会对东亚的国际局势产生深刻的影响。目前日本正在随之发生这样的变化。

“奥巴马总统的米歇尔夫人和丈母娘,以及两个女儿,于3月20日开始访问中国,时间长达一周。”

安倍首相在即将出发赴荷兰之前,从外务省听到这个消息,宛如晴天里的一道霹雳,顿时双眉紧蹙,脸色黑沉。安倍首相生气时一贯是这副表情。奥巴马昭昭然轻视同盟国日本,此举给了日本一记响亮的耳光!

不惟这一件事,安倍首相对奥巴马总统的不信任由来已久。去年2月,安倍首相赴华盛顿出席日美首脑会谈时受到冷遇,是为始端。去年6月,奥巴马总统在加利福利亚州款待了习近平主席,两天时间内,对习主席礼遇有加。然而同月,在英国举行峰会时,安倍首相虽与奥巴马总统下榻同一家酒店,奥巴马总统却断然拒绝了安倍首相召开日美首脑会谈的请求。去年安倍首相发现了自己的手机被美国窃听,大怒不已。去年年底,安倍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之际,奥巴马政府更是发表了“对日本十分失望”的声明,这在日美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今年,两位领导人之间的隔阂仍在不断加深。2月,安倍首相派遣岸田文雄外相飞往华盛顿,提出“4月,想要以国宾待遇接待奥巴马总统访日”。然而奥巴马总统冷淡地回应道:“只能在东京停留一晚。”同月,日美TPP谈判完全决裂。并且,在荷兰举办的本届核安全峰会上,安倍首相再次提出了举行日美首脑会谈,而奥巴马总统则指出“日本也应该多考虑韩国”。最终举行了美日韩三国首脑会谈。实际上,日韩首脑如吴越同舟,同床异梦。

由此可见,安倍首相对“奥巴马总统的不信任”日积月累,可谓备受打击,而此时听到“奥巴马家人访问中国”的消息,可以说是当头一棒。安倍首相此刻的心情,就像在他的伤口上撒了把盐一样难受吧。

安倍的“日本梦”

安倍首相的思维逐步蜕变为:既然美国不值得依靠,那么,日本本国的利益只有本国来维护,自己的国土只有自己来守卫了。

3月22日,安倍首相出席了防卫大学的毕业典礼,口气强硬地向434名毕业生训话:“时代已经变了,现在形势紧迫,我们的国民需要自卫队来保护。(中国)不断针对西南海域的(日本)主权发起挑衅,面对这样的现实,我们必须拿出具体的行动,并且为此打好法律基础。”

安倍首相的这番言论意在表明,日本今后要行使集体自卫权。

所谓集体自卫权,即联合国宪法第51条规定的“某一个国家被打击时,别的国家有权力对攻击的国家进行反击”。日本战后制定了著名的“和平宪法”,历代政权都主张:“日本虽然保有集体自卫权,却不应当行使这一权利。”然而,安倍首相意欲将“和平宪法解读为日本可以行使这一权利”。

集体自卫权的本质,即日本可以动武。迄今为止,日本历代政权都以维持“1945年以后,自卫队从未杀害过一个人”的记录为荣。安倍首相却一心想着如何将其改变为“一个英勇善战的自卫队”。

乍一看来,集体自卫权是指“日本自卫队与美军联合作战”。然而,如前所述,安倍首相完全不信任奥巴马总统,他考虑的是,如何建立起一支能够让日本独立作战的自卫队。

东京都知事选举(东京市长选举)于2月9日举行,前任自卫队航空幕僚长(相等于空军司令员)田母神俊雄作为候选人参选,获得了61万张选票。他虽然最终没能当选,但也引起了轩然大波。田母神是日本右翼人士中的代表人物,公开发表了“日本核武装”以及“排斥外国人”等言论。

上周,我和田母神一起,吃着寿司聊天,他手里端着啤酒杯,意气风发地对我说:“东京都知事选举的前一天如果没有下大雪,我应该能拿到100万张选票,真是遗憾啊。五年前我提出自己的观点还很有可能遭到世人的白眼,可如今,我感觉时代的思潮终于达到了我的位置。”

他接着说:“‘国家的自立就是军队的自立’,无论哪个国家都是如此。因此日本必须早日让美国从日本撤出,并且在本国发展核武器。另外,自卫队必须转变为一支不畏惧与邻国发动战争的强有力的军队。我每次见到安倍首相,都会向他如此进言,他对我的观点也大为赞同。”

安倍首相目前正与北朝鲜进行恢复正常邦交的谈判,此举是“从美国独立”的一块试金石。3月19日、20日,两国官员在沈阳举行了日朝非正式磋商,进展十分顺利,3月30日将召开日朝局长级磋商。

2002年,日本和北朝鲜差一点就恢复了正常邦交,主要有两大问题阻碍了两国建交。

其一是日本人尤为关注的绑架问题。2002年,北朝鲜承认绑架了13名日本人,其中8人已经死亡,剩下的5人被送回日本。1977年,年仅13岁的少女横田惠被北朝鲜间谍从新潟县绑架,该人物是日朝之间“绑架问题的象征”。然而,横田惠却始终未能回国,由此引发了日本人的极端愤怒。

其二是美国。1972年,日本恢复同中国的正常邦交,比美国与中国建交早了7年之久。美国对此一直颇为不满。因此,日本同北朝鲜建交一事,美国的立场仍是“坚决不允许日本早于美国”。

12年过去了,今年3月10日至14日,横田惠的双亲,以及她26岁的女儿、女婿,和她10个月大的外孙在蒙古国团聚。横田惠的父母年届81岁、78岁,两位老人在回国后召开了记者招待会,脸上的表情十分愉悦。这样一来,日本人对于绑架问题的愤怒之情,也有所缓解。

安倍首相接下来想要突破日本与北朝鲜建交的另一大障碍,即美国。安倍首相已经发现,安倍经济学弊端初显,本来他对于同俄罗斯进行北方领土问题的谈判寄予了厚望,现在也由于乌克兰危机而搁浅,因此他急欲恢复同北朝鲜的邦交。上个世纪80年代以后,正是由于进入中国市场,使日本经济获得了发展,安倍首相想要通过与北朝鲜建交,再次为日本经济注入新的活力。“关于北朝鲜问题,已经没必要对奥巴马政权有所顾忌了。”

安倍首相的亲信们纷纷如此表示,极力促成两国建交。“美国独大的时代终结”,开始了让安倍妄想“日本梦”的邪念。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4月13日22:18 | #1

    怎么看,都是一股环球时报味……

  2. Mobile Guest
    2015年12月20日05:18 | #2

    环球屎报墙外装逼?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