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北大青鸟总裁苏达仁被查,牵出贺国强二公子贺锦雷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北大青鸟总裁苏达仁接受有关部门调查,而其董事长徐振东已滞留香港近一年。有海外媒体报道称,如今被中纪委调查的苏达仁与贺国强的二公子贺锦雷关系很不一般,有贺锦雷“二管家”之称。

传北大青鸟总裁苏达仁被查,董事长许振东滞港未归

2014年04月06日 来源:中国经营报作者:郝成

“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应该是出差了吧。”4月4日下午,北大青鸟总部工作人员称,过去一个月未见董事长许振东出现。而《中国经营报》记者早前从知情人处获知,北大青鸟集团董事长许振东已在香港滞留近一年。

4月4日晚,《中国经营报》记者通过固定电话与许振东取得联系。许振东证实自己确在香港,当被问及北大青鸟总裁苏达仁是否正在接受有关部门调查时,许振东表示,“苏达仁的事情与我无关”。

徐振东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在中科院院士杨芙清之后,许振东接任北大青鸟董事长一职。北大青鸟作为北大四大校企之一,拥有多家上市公司。不过,北大青鸟集团近年也曾卷入相关法律纠纷,其中最为熟知的即是北京东直门交通枢纽上盖商业项目的股权纠纷。

许振东“入港”

4月4日上午,多个消息源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证实,北大青鸟董事长许振东已经离境,并已进入香港。与此同时,亦有消息称北大青鸟总裁苏达仁于2014年3月开始接受有关部门调查。

位于北京朝阳区北湖九号西侧的一处院落,似乎很难被人注意到,但从西门步入,里面却别有洞天:红花、绿树围绕着七八处别致的平房,中间一处流水将一个办公间围得宛若湖心小岛。如果不是门外的“北大青鸟”铭牌,来人很容易将这里误认作高档会所。

不过,这处面积过千平米的院落,已经至少一个月未见北大青鸟董事长许振东。前台工作人员和“湖心小岛”的工作人员都证实,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许振东出现。前台工作人员还透露许振东的办公室主任朱女士(音)亦多时未露面。

4月4日下午,记者离开此地时,保安接到电话将记者拦下,称董办责怪有人进入。在这之前和之后,其前台均称董办无人,故而不便为记者接洽采访。

4月4日晚,记者通过固定电话与身在香港酒店的许振东取得联系。许振东证实自己确实身在香港,但对入港原因并未解释。当记者就苏达仁受到有关部门调查的消息进行向许振东求证时,许振东在电话中表示,苏达仁的事情与自己无关,随即便迅速挂断电话。

当日,记者就此向北大青鸟提出正式采访未获答复。北大纪检部门则称完全不知此事,但同时称“如果是被其他司法机构或者中纪委带走调查,那我们也没法知晓。”

许振东现年50岁,1987年毕业于北大计算机科学技术系。公开资料显示,许振东担任北大青鸟董事长已逾十载,同时,许振东还担任北大青鸟旗下多个上市公司的执行董事。

相比“北大出身”的许振东,苏达仁并未有“北大标签”。“苏达仁应该不是我们事业编的吧。”4月4日傍晚,北大校产管理处一位工作人员称,她此前并未听说过苏达仁。不过,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苏达人擅长文艺,长于交往,社会资源丰富,其中不乏政商两界关键人物。

“入局”东直门

进入2000年以来,北大青鸟曾卷入相关的股权纠纷,其中最为熟知的即是位于北京东二环黄金地段的东直门交通枢纽股权纠纷。而股权纠纷的对手中不乏华远地产、国浩这样的知名企业。

2000年,北京城建投资集团(下称北京城建)与北京东城区政府反复协商后,将东二环北端地铁东直门站出口旁一幅黄金宝地收入囊中。

稍后,北京城建联合海南京灏等企业成立城建东华公司开发上述地块。其中北京城建持股54%,东城区政府下属东城区住宅发展中心持股10%,其余36%股权则由各合作伙伴持有。地块平整工作于2001年底前大体完成,不过土地使用权证尚未办理。

2001年7月,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会成功,以东直门为起点的机场快速轨道交通线成为奥运重点配套基建工程之一,“相关规划敲定后,枢纽工程上兴建的50.8万平方米商业设施,仍交给城建东华开发,后称东华广场。

2001年11月,一家名为香港康实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香港康实)的企业悄然出现,与北京城建控制下的城建东华成立合资公司东华置业,合作开发东华广场。双方约定:城建东华提供“三通一平”后的建设用地,香港康实向前者支付拆迁及项目补偿费13.3亿元,占东华置业90%股权,并承诺提供日后的开发资金,同时享有项目收益权。但此次合作不涉及东城区政府持有的10%股权。

2002年4月东华置业正式注册,香港康实在支付500万元保证金后,未按约定付清项目补偿费,城建东华据此未将土地使用权证办至香港康实名下。直到2003年9月,香港康实才第一次向城建东华支付项目补偿费7亿元,并应允2005年2月付清全部款项。可是时间不等人,2004年8月31日土地大限到来,一直没有办妥土地使用权证的东华广场,若不能赶在当年8月31日禁止土地协议转让之前交清地价成功“过关”,地块就要重新挂牌。

此时,北大青鸟和华远地产相继入局。华远提出收购以北京城建为首的三家股东拥有的90%项目股权,保留东城区政府10%的股权。此方案得到北京城建认可,双方随即在2004年6月正式签署了协议。

香港康实也找到了北大青鸟,据悉前者欠了北大青鸟若干债务未偿还,索性拿东华置业抵债。北大青鸟由此入主东华置业。2004年6月前后,连环诉讼爆发,7月14日,北大青鸟控制的东华置业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法院裁定冻结了北京城建所持有的城建东华54%股权,任志强的收购计划受阻。

双方僵持不下,由于北京奥运会迫在眉睫,在北京市政府的主持下,涉事方进行了谈判,最终北京华远退出,北大青鸟收购城建东华90%股权,并取得项目土地使用权。

国浩“纠纷”

2007年,国浩(中国)收购了城建东华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城建东华)90%的股权,这家公司是东直门交通枢纽上盖商业的持有者。记者了解到,收购城建东华,国浩(中国)是通过注册于海南的海南京灏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京灏”)完成的。

“新的股权纠纷”自此成为起点。海南京灏因未能在海南省商务厅批复规定的期限内支付全部对价,2008年1月31日,海南省商务厅确认,其外商投资企业批准证书自动失效,此时,北大青鸟据此宣布和国浩(中国)的并购交易作废,在收购之前,北大青鸟是城建东华的绝对控股公司。

但是,由于事关奥运,东直门交通枢纽上盖商业配套的建设一直没有停滞下来,终于在奥运会之前完成了外立面建设。但随着奥运会的结束,双方的分歧逐渐暴露出来。

其时,北大青鸟表示,交易只收到了32.2亿元的并购款,而整个并购的价格约在58亿元人民币,所以北大青鸟提出,东直门交通枢纽仍属于其绝对控股的城建东华。

2010年12月6日,香港上市公司国浩集团发出公告称,其附属公司国盛投资已与农业银行达成协议,以31亿元取得农业银行对东直门项目的一项债权,协议于12月10日生效。这31亿元的“欠款”,则是北大青鸟方面未归还农业银行的贷款。

国浩方面认为,通过向农行清偿北大青鸟所欠贷款,已经完成了这笔款项的支付,从而应该拥有东直门交通枢纽上盖项目的股权。

但是,北大青鸟提出,这项债权的购买,之前没有和北大青鸟知会,北大青鸟也不认同这项债券的收购,可以直接兑换成股权。

自此,双方在合作方面陷入僵持,国浩也在寻找新的买家,但因忌惮旷日持久的股权纠纷,东直门交通枢纽上盖商业工程至今无人敢于接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