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的艺术 —— 关于奉化塌楼的新闻发布会

刘洪波

浙江宁波奉化市一栋居民楼倒了,埋进7人,全部救出,1名68岁老人抢救无效死亡。

这是建成20年的小区,这个小区还曾有多项工程荣获了奉化市优质样板工程称号。

但这栋楼还不是倒得最早的。报道说,2年前,隔几幢楼的其他房屋有被鉴定为危房而排空居民的,还有楼房在居民搬离后出现倒塌。这就是说,现在倒掉的房子还不是质量最差的,但其实还不如质量更差一些好,那就可以“排空”住户,好过现在。

这样说,按正规的表述是不正确的。正确的说法,是有1个人抢救无效死亡。救出时还没死,经过了抢救,就不能说压死。

可能这样说又有不妥,因为讲究和精确,不只在出事后,塌楼前也很讲究和精确。在当地的新闻发布会上,奉化市常务副市长卓厚佳介绍,2012年开始,对全市范围内的危房进行了排查,这栋塌掉的楼是2013年年底刚刚发现的,他们邀请了鉴定单位,对房屋进行鉴定,并对下一步做出了具体的处置安排——鉴定结果为C级危房。

C级危房,是一个精确的定性,表示部分承重结构承载力不能满足正常使用要求,局部出现险情,构成局部危房;只要加固就可以,不像D级危房需要进行搬离。而他们已经计划进行加固,还委托公司做了加固方案。

这个介绍,精确性不只体现介绍危房的等级,还在于语言的整体调遣。

为什么要介绍2012年开始对全市危房进行排查呢?因为那一年12月16日,宁波市江东区1栋居民楼发生了倒塌,造成1死1伤。第二天,该市住建委总工程师接受央广《新闻纵横》采访,称“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宁波市下发紧急通知,排查全市危房,消除安全隐患。那次塌楼,因归于天气“干湿交替”而舆论哗然,那是后话。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原来是可以这样用的。塌了楼、死了人,自己可以说现在排查,“为时不晚”。这回奉化又塌了楼,死了人,不知还叫不叫“为时不晚”?不管怎样,“2012年开始进行了排查”,这是一定介绍的,以示上回江东区塌楼后的紧急通知得到了贯彻,而且危房被发现了、方案已制定了。

为何这栋房是危房为何要到2013年底才刚刚发现,排查有这么慢么?出面发布新闻的官员不会主动解释这个问题,这里,语言上要保持一点必要的模糊。语言的模糊有利于给人“我们可是认真贯彻了上级要求”的印象,这是艺术。

这门调遣语言的精细艺术,还包括必要的省略。“删繁就简三秋树”,新闻发布会要简明利落,表达出“我们做得很好”就够了。

塌楼里的居民反映,去年10月就发现墙壁出现裂缝,越来越大,多次找政府反映,不了了之。有没有?在塌楼前一天,危房检测机构去检测,说房子再住几年没问题。有没有?居民还说,塌楼前还在给宁波电视台等媒体打电话反映情况,几分钟后就塌了。

这个塌掉的楼真的在去年底已被鉴定为危房了吗?如果真的鉴定过了,结论向居民说明过了吗?如果结论也说明过了,居民对C级危房、无需搬离的结论接受吗?否则,为何他们一直在反映问题?

宁波市“为时不晚”的排查通知有没有落实?这栋塌掉的楼是危房,到底是排查出来的,还是居民反映后才检测出来的?检测为C级危房、无需搬离,甚至“再住几年没问题”,实际上却倒掉了,倒是居民一直在反映问题,掌握了科学的检测为何不如居民的不科学的感受?检测是在糊弄还是真检测?

这栋楼建成20年就要塌掉,怪居民使用不当,还是“优质样板工程”过于滑稽?居民一直在反映问题,直至塌楼前一刻还在谋求问题的解决,他们并不相信“再住几年没问题”的所谓定心丸。但后面的新闻发布会,给人印象是“我们早已做得够好了”。

发布会语言的操盘手固然有“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的黄腔,但也经常如语言大师般的精准、精微、精深而且精妙。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