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明輝:兩岸是不正常的關係

摘自〈服貿的問題在開放模式與限制條件

参、兩岸貿易談判永遠不可能「平等互惠」

有人根據 Joseph E. Stiglitz 的主張而要求兩岸貿易協定必需要「平等互惠」,其實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以出版業為例,台灣的出版業不需審查,沒有總量管制,而大陸的出版業要審查,有總量管制,要申請出版許可(出版量與出版內容)。一個民主開放設的社會,和一個極權統治的社會,如何有可能談出「平等互惠」的條件?台灣有官商勾結,大陸也有官商勾結,但是大陸遠比台灣嚴重而不透明,如何有可能談出「平等互惠」的條件?
服貿是ECFA的一部分,ECFA是摹仿WTO的FTA。而WTO與FAT的談判重點都限於「降低政府關稅與法規、管制所造成的貿易障礙」,以便「以最小的代價進入對方市場,並獲得跟本國廠商相同的待遇和競爭條件(國民待遇原則)」。所以,雙方能有的最大談判空間就是「去關稅、去管制,不需付出代價即可獲得本國廠商的待遇與競爭條件」。問題是,台灣的「國民待遇」是一個比較民主、開放而重法治的社會,而大陸的「國民待遇」是一個一黨專制、極權、講關係的社會,這兩個國家的「國民待遇」根本就不相等,誰有本事去談出「平等互惠」的貿易條件?
一個SOGO那麼大的集團,都還可以無預警地整個公司被吞佔掉,背後搞不好就是太子黨、中南海。你要簽出什麼樣的協議,才能確保中南海、太子黨、軍區司令與軍委不會伸手進來惡搞?

網路上有人說:就是因為大陸欠缺法治,使得台商權益沒有保障,所以才要簽 ECFA來保障台商的權益阿!這叫「wishful thinking」:一廂情願的妄想。

肆、大陸是不正常的國家,兩岸是不正常的關係

跟大陸簽約,就像小紅帽在跟大野狼玩家家酒,沒事就沒事,但沒人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兇性大發。學生時代我讀過一本關於文革的書,印象裡書名叫《腥風血雨十年》,看見夫妻與情人如何為了自保而彼此出賣,子女為了擺脫「黑五類」的痛苦而出賣父母,學生如何把老師鬥垮、鬥臭,甚至鬥死;以及後來從文鬥演變到武鬥,群眾如何在街頭把人活活打死。連十來歲的學生當了紅小兵之後,都打人的勁越來越狠,以至於活活把人打死。據說很多人後來不願提當年往事,因為不敢面對當年犯下的罪惡。後來,我又讀了許多描述文革的「傷痕文學」,描述文革期間各種殘暴而泯滅人性的暴行,都是遠遠超乎我所能相信的真實故事。從此以後,我每次夜裏做惡夢,就是夢見共產黨到台灣來。

六四天安門之前,我在劍橋跟一大群大陸學生說:你們從 1949年以來不到十年就有一次的大整肅:1950年代的「鎮壓反革命」和「三反五反」,1956-57的「反右」與「整風」,1963-66的「四清運動」,1966-1976的「文化大革命」,每次都要殺死一大群年輕的社會菁英;現在離文革已經十年,說不定又要有大事了。他們都說:不會!文革鬥到每一個人都很慘,大家聽到「運動」就毛骨悚然,沒有人敢再搞運動了。我想想也是,那一場長達十年的血腥不但被鬥的人怕了,鬥人鬥到把人活活打死的自己也會怕。我就相信了。沒料掉,不到幾個月,天安門事件爆發了,竟然用坦克車壓死要求社會進步的大學生。我只能用一句話形容這個國家:這是一個不正常的國家,在臺灣人想像中絕不可能發生的事,在那裡可以稀鬆平常地發生。你真的不能用台灣人的想法去推測大陸人的想法。

要跟一個這樣子不正常的國家簽約,你到底要有何防範?真的不是正常人想得出來的。

其次,兩岸是不正常的關係:我們只知道大陸絕對不會接受台灣獨立,也知道大陸領導同志有統一台灣的預設立場和壓力,但是不知道他們何時會動手,用什麼手段。

有人問:「全世界都敢跟大陸做生意,為什麼台灣人不敢?」因為大陸不想去統一這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也不會想要去搞垮任何國家──台灣除外。

還有人問:「台灣人敢跟全世界做生意,為什麼獨獨不敢跟大陸做生意?」因為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想要併吞台灣,也不會有任何國家想要搞垮台灣──大陸除外。
兩岸明明就是處於不正常的關係,大陸明明就是不正常的國家,你卻要用常理去跟他談貿易協定,那我只能說:「你一定不正常!」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Mobile Guest
    2014年4月7日04:20 | #1

    不签拉倒,以后水都没得喝!

  2. 匿名
    2014年4月7日13:35 | #2

    Mobile Guest :
    不签拉倒,以后水都没得喝!

    你的主子可不这样想。人家60多年了未见渴死过一人,你却饿死过不少呢

  3. 匿名
    2014年4月7日20:26 | #3

    呵呵,时间确实不在贵宝岛一边,乌克兰就是一个例子,干脆让民进党带领南部高雄独立得了,看谁能耗过谁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