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T:冷眼看“太阳花学运”

「太阳花学运」到今天已经超过半个月,每天打开电视就看到有关这个学运钜细靡遗的报导,连林飞帆何时何地洗了一个澡都不会放过,似乎这个世界已经没其它新闻了,作为一个时事评论者,YST为台湾感到非常可笑与可悲。

「太阳花学运」原本就是茶壶里的风暴,不值一提。不过现在层级升高,影响到两岸关系,无奈之下,YST只好为这个非常肤浅的学运做一点评论,留个纪录。

(一)「太阳花学运」的宗旨是甚么?

YST个人从一开始就看不起这个学运,因为它的宗旨与理想都非常薄弱。

「太阳花学运」打出的旗帜与口号是「反对两岸服务贸易协定」(简称「反服贸」),这不是一般学生能了解的,特别是政治系和社会系的学生,所以YST从一开始就感觉这是一个由民进党外围组织发起的学生运动。

有别于二十多年前的「野百合学运」,「太阳花学运」是根基不稳的。

学生运动的先决条件就是目标必须简单明了,「野百合学运」是,「太阳花学运」不是。

1990年的「野百合学运」,它的口号是废除【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和终结「万年国会」,旗号一目了然;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它的口号是「反服贸」,但是这个【两岸服务贸易协定】是说不清楚的,学生代表在电视面前对【两岸服务贸易协定】不是一无所知就是人云亦云,反对的理由也一变再变,完全没有形成自己的中心思想,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反对什么。

(二)【两岸服务贸易协定】是非常专业的商业协定

【两岸服务贸易协定】是大陆与台湾多年谈判的成果,也是ECFA框架下的自然延伸。现代的商业谈判非常复杂,尤其是到了国家层级,考虑面非常广阔,不是一般人能了解的,就连YST这样知识面相当宽广的人都不能掌握,何况是大学里几个学生,在台大政治研究所念书的林飞帆懂什么?在清华大学社会系念书的陈为廷懂什么?

YST不是说商业谈判有多么高深的学问,商科的专业不会比理工科的专业学问更高深,但是商业有商业的游戏规则不是圈外人所了解的,商业谈判牵涉的许多资料也是谈判桌以外的人所没有的,更何况谈判中的「给与取」(give and take)牵涉很多技巧和策略,所以一般人根本无从置喙,必须留给这方面的专家来决定,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我们必须信任谈判代表的专业水平。

1990年,「野百合学运」的大学生可以叫喊「废除临时条款」和「结束万年国会」,因为这些诉求属于常识,不需要专业知识;2014年,「太阳花学运」的大学生没有资格叫喊「反对两岸服贸协定」,没有资格叫喊「两岸服贸协定出卖了台湾」,因为他们既不具备商业谈判的专业背景,也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功课,纯粹是胡乱叫骂。

你可以反对【两岸服务贸易协定】,但是必须拿出具体的内容,不是根据你莫名其妙的恐惧和无中生有的卖台。YST没有看到一个学生代表在【两岸服务贸易协定】上做了足够的功课。

这些学生代表在大学里是鬼混的,是搞运动的职业学生,只会满口的「人民」,把「民主」、自由、人权无限上纲,他们在学校里并没有好好学习,未来在社会上也多半是垃圾。

这些学生言之无物,他们都是失败者,他们没有竞争力,YST在他们身上看到台劳的影子。

(三)「太阳花学运」的形成与目的

「太阳花学运」的形成是马英九政府的无能与倒行逆施所造成的焦虑与机会。

「太阳花学运」不是【两岸服务贸易协定】引发的,这个学运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夺权,为年底的七合一选举服务,说的更白一点,就是倒马英九政府。

不要用什么「绝大部分的学生都是没有党派的」、「这次学生运动不允许有党派和竞选的旗帜」、「这次运动有绿也有蓝」...等等来粉饰学生的纯洁。「太阳花学运」的学生们并不纯洁,林飞帆和陈为廷是来造反的,电视上的名嘴几乎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人,疯狂地美化这个运动,譬如胡忠信。

我们必须认定一点:学运的性质取决于学运的领导人。林飞帆不但是民进党党员,还是蔡英文宜兰竞选总部的青年军。陈为廷不但是民进党党员,还是蔡英文苗栗联合竞选总部竞选后援会会长。林飞帆和陈为廷不是简单的民进党党员,他们是民进党的干部,他们都把学运作为自己的政治筹码和未来政治事业的资本,他们不是傻瓜,他们不会把学运成果都双手奉送给律师。

「太阳花学运」不是纯粹的学生运动,是民进党支持的学生运动。别的不说,「太阳花学运」能够成功攻占立法院是因为有民进党作内应,如果没有民进党立院团队开侧门和负责把守,学生不可能如此顺利就占领了立法院。我们不可以忘记,学生在最早刚刚占领立法院时,出现的照片里有一面民进党的党旗,后来为了扩大效应,为了表现学生的“纯洁”才把民进党的旗帜收起来。

只不过这个学运学生们和民进党各有各的小算盘,「太阳花学运」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民进党想完全操纵已经不可能,并且这会引起反效果,所以这么做并不符合民进党的利益。民进党的目的是拖垮国民党政府,这一点学生们已经做得很好,学生们自己也不想就此罢休,这是人性的贪婪,他们已初尝权力的滋味,怎么可能罢手?学生所提的要求水涨船高,不断地加码,马英九政府是不可能满足学生的。

学生一点都不纯洁,学生的贪婪与常人无异,而且学生不知天高地厚,更不知见好就收。学生的个人权力慾与常人无异,初步成功后,示威抗议的诉求一变再变,几个学生领袖在国会的会议室私自就决定了新诉求,引发场外抗议学生的不满,于是他们在街头自行成立「贱民解放区」。

想想看,学生领袖的行为跟他们一开始沈痛斥责政府在服贸协议上的黑箱作业有什么不同?

「太阳花学运」还没有结束,几个学生领袖就已经腐败了,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东西,只有唯恐天下不乱的电视名嘴和见猎心喜的政客才把他们当英雄。

学生有热情,但是也非常冲动和浅薄,因为他们没有人生的励炼和哲学的修养,他们没有中心思想。更糟糕的是,学生的人性弱点一点也不比成年人少,自私和贪婪是无法克制的。学生的要求是见风就长、没完没了的,这就是为什么学运几乎都以学生哭哭啼啼、流血收场,因为学生没有真本事,学生的力量来自家长和社会的同情,这是最被动和最不靠谱的。

今天马英九政府要不就倒台,要不就动用军警强力镇压,没有第三条路。马英九过去高姿态批评大陆的六四学运,现在尝到苦头了。

最新的发展是,学生搞出了「人民议会」,学生的要求已经提高到宪政问题和两国论,完全和民进党合流,你认为能善了吗?

马英九个人的无能和整个团队的倒行逆施是孕育这次学运的温床,【两岸服务贸易协定】不过是为这次学运提供切入点而已。在过去的几个月,民进党不断散布「服贸协定」的恐怖,然后透过民进党的学生组织发起运动造成威逼政府的声势令执政党寸步难行,这跟当年共产党鼓动学生搞运动整国民党政府是完全一样的。

当年大陆国共内战的时候,共产党鼓动学生运动,学生游行叫出的口号是「反饥饿」,多么响亮,比今天的「反服贸协定」具体和响亮一万倍。游行完毕,学校的食堂抬出白面馒头和蔬菜汤给学生,一些国民党的军官看了都哭了,前线士兵流血打仗吃的是窝窝头啊。学生懂什么?学生是最容易被利用的。

共产党就比国民党厉害,老共取得政权,最先清算的就是知识份子。老毛叫学生上山下乡,叫他们向贫下中农学习,学什么?挑粪、种菜、养猪,什么髒活累活都要干,学生马上就乖了,肚子咕咕响也不敢叫「反饥饿」,开始懂得什么是社会和人生。人就是这样成熟的,习近平就是从这种环境磨练出来的。共产党厉害,真心佩服。

YST冷眼看「太阳花学运」,这批造反和造孽的学生,今天你们闹,尽管闹,将来有你们哭的时候。

(四)台湾不可能得到更好的「服务贸易协定」

YST从常识就知道【两岸服务贸易协定】对台湾是有利的,大陆说对台让利,不是空话。在80项大陆开放的项目中有很多是超出WTO规定的,以至于引起香港的不满要求跟进;而64项台湾开放的项目全部都在WTO的规定中,也就是说,不开放也不行。

台湾不可能得到更好的「服务贸易协定」,更不可能从外国拿到比这个更好的协定。

台湾的「反服贸」,不论是学生还是民进党,都在无的放矢。

【两岸服务贸易协定】对执政的国民党而言本来是非常容易处理的,因为就协定内容的本身而言无论如何是台湾占了大便宜,台湾跟任何其它国家签约都不可能拿到这么多的好处。马英九政府应该从一开始就和民进党开诚布公地沟通,提出对失利产业非常具体的补偿办法,同时争取广大人民的认同。这些都不难做到,怎么会弄到把一个商业问题上升到政治问题?

任何事情一旦上升到政治问题就没有是非了,这正是民进党想看到的。

(五)马英九的无能和倒行逆施

YST从2006年就一再为文论述马英九没有能力治国,2012年投票前更是大声疾呼,所以对无能这件事不想多说,只愿意点出几点。

马英九治国问题的根源是自私,他不但阴而且坏,因此才会一错再错又不知悔改,这是人性,不会变的。

马英九处处算计,好处自己全拿,肮脏的事要别人去做,自己的手永远是干净的,保持自己的清廉正直的形象,非常虚伪。马英九机关算尽,今天终于遭到报应。我们举事实来说明。

马英九的头一任毫无建树,特别是在民生问题上可以说是重大失败,因为他不懂如何治国,他连如何救灾都不会,更遑论发展国家的经济。马英九的连任是西方民主一人一票选举制度的最佳负面教材,它教我们看到选举可以用钱和组织力量来操纵,人民是愚蠢、短记忆甚至忘恩负义的。

连任后的马英九露出了自私的真面目,公开宣示自己已经没有选举的压力,于是这一任的重点工作是寻求自己的历史定位,这是什么鬼话?

马英九的历史地位就在两岸关系。马英九是法律出身,搞经济不行,但他自认为搞文字非常高明,两岸关系不就是一场文字游戏就可以搞定的吗?

说白了,马英九的两岸关系就是马习会、两岸签署和平协定和诺贝尔奖。台湾的民生问题从来不是马英九施政的重点,只要拿到诺贝尔和平奖,他的成就就已经得到肯定,台湾未来的日子如何根本无所谓。

马英九把问题看得太简单了,他认为行政权可以独大,行政院长本来就是总统的幕僚长,透过检调单位可以影响司法,透过国民党党主席的权力可以操纵立法院。想想看,行政、立法、司法一把抓,监察院是蚊子院,考试院不碍事,五院全搞定,还有甚么事是办不成的?

马英九没有想到还有学生会造反,会坏了他的大事。

马英九从财团拿到捐款,再用政策给财团开后门,etag就是标准的例子,YST从来没有看过一个政府会把纳税人建造的公路交给私人企业收费营利的荒谬事。这种政策当然造成贫富悬殊,马英九不可能不知道,因为他是受益人,也是设计者。马英九并不在乎贫富悬殊的后果,他只要诺贝尔奖给自己作为历史定位,这就是他坏的地方。

马英九满口民主和人权,满脑子独裁和小鬼计,一肚子自私自利的坏水。

马英九的自私和短视从王金平就可以看出。马英九早就想干掉王金平把院长换上自己人,但是为了连任和南部的选票仍然提名王金平为第一名不分区立委,等到成功连任后立刻翻脸施展小鬼计和小动作除掉王金平,那知道王金平是政坛老狐狸,政治手腕和政治智能比马英九高多了,结果马英九不但失败,反而重挫自己总统的威望,进一步更埋下卸任后可能因为做伪证而坐牢的种子。

马英九的如意算盘是要王金平在立法院动用警察权让自己的议案快速通过、逼迫党鞭限期通过议案、压迫党团在立法院内不顾形象演出肢体冲突、要郝龙斌动用警察强力驱散示威者、必要时要国防部长出来大声疾呼用军队做最后镇压维持国家秩序,然后马英九扭捏作态勉强同意。什么髒活都由别人出面来做,马英九自己的手永远是干净的,思想永远是先进的,举止永远是文明的,当然诺贝尔和平奖也只能是他的。

套一句名嘴张雅琴形容马英九的话:温、良、恭、俭、让你死。呵呵呵!

人的自私、贪婪和虚伪在马英九身上活灵活现地演出,令人叹为观止。

但是,上面这一切都在「太阳花学运」面前被被逼得在阳光下接受人民的检验,炸药奖已不可能,连马习会都没什么希望了,马英九如果能够顺利做完这一任就算走运,如果没有坐牢就应该烧高香了。

学生们的要求不依不饶、水涨船高、没完没了,王金平坚决不动用警察权,郝龙斌不肯下令警察清场,马英九能够动用的只有军队,而且必须亲自下令,全国人民和外国记者都眼睁睁地看他如何表演。

马英九要想安全做完这一任就要和学生撕破脸,甚至亲自下令动用军队清场,双手干净不了的,民主、自由、人权的高调也唱不成了,马英九有种就辞职不干保清高。

今天的马英九只剩下10%的支持者,90%在看他的笑话。

(六)两岸关系的转折点

如果「太阳花学运」有什么影响力的话,那就是摇响了铃当告诉大陆,两岸政策该到修正的时候了,大陆一味地让利对两岸关系非但无益反而有害,因为台湾把大陆的让利看成是统战的阴谋,这个论调以电视名嘴姚立民为最佳典型代表,激言厉色,唱做俱佳,宣传与娱乐兼备,产生的效应正在扩大,名嘴的影响力不可小觑。

YST个人认为大陆应该结束对台让利的政策,台湾既然要求公平和对等,大陆就应该以公平和对等的方式跟台湾进行谈判,以免落人话柄。要知道,让利有以大事小、以上对下、强者施舍弱者的味道,非常伤害台湾的自尊心,造成反效果。

心理学中有一种论述叫「反表现」。最近台湾有一位高志斌教授公开在电视上发表「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的论述,就是出自这种反表现的心态,非常经典。这种表现虽说可怜,但却自然,非常合乎人性。想想看,施比受容易,大陆让利给得轻松,台湾拿得可不是滋味。想想才不过二十年前,台湾人在大陆开工厂,踌躇满志,大陆工人不听话就全体罚跪,看到下面一片跪著矮了一截的大陆人,那个自豪感真是难以形容,怎么这么快就变天了呢?

没看到「太阳花学运」很多学生他们身上穿的T-shirt上面大大写著「我不服」吗(见下图)?「我不服」可以有多层意思。这些学生既不服马政府黑箱作业签定的服贸协定,也不服大陆竟然对台湾如此强势和高高在上,口口声声让利台湾。大陆不是美国,也不是日本,美国和日本才是台湾的主子,才有资格对台湾施舍,中国算什么?我爸爸还罚他们跪呢,怎么轮到我们就变成我们矮了一截,我不服!

f_10697710_1
图:2014年三月台湾爆发「太阳花学运」,学生身著「我不服」T-shirt街头抗议。

台湾接受大陆的施舍,在心理上真的有巨大的障碍,至少目前要克服这层心理障碍还非常艰难,台湾人必须用很多像「茶叶蛋」这种诸如此类的方法才能弥补面对大陆的自卑感,满足了自尊、得到心理平衡,否则日子是很难过下去的。

大陆应该从「太阳花学运」了解到,继续让利只会刺激台湾脆弱的自尊心,把两岸关系更加恶化。大陆应该照照镜子,自己距离万方来朝还有很长的路,台人不服勉强不得,善意也会变成阴谋,天朝的赏赐还是缓一缓罢,朝鲜和越南的教训难道还不够吗?

(七)结论

1.「太阳花学运」是民进党透过外围组织发动的学生运动,「反服贸」不过是切入点,真正的目的是倒马英九政府。

2.「太阳花学运」到目前非常成功,马英九政府运作困难,马英九的历史定位遭到重挫,马英九的虚伪面临总考验。

3.「太阳花学运」对台湾伤害极大,我们在这群学生身上看到台劳的影子。不幸的是,居然有一大堆名嘴,包括著名的政论家和媒体人赵少康,对这批学生赞不绝口,把这几个学运的领导人当作台湾未来的希望,真是笑话。台湾政论名嘴的水平令人叹息。

4.「太阳花学运」将成为两岸关系的分水岭,大陆对台的让利政策很可能会有所调整。

5.「太阳花学运」对大陆的大国崛起和中华民族的复兴毫无影响,看看习近平主席这些天在欧洲的访问和演讲,那种场面、盛况和重视的程度令远在美国的欧巴马总统都坐不住了。我们从这些外交活动就知道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方向和方式,以及它对全球的影响。

6.「太阳花学运」要求退回【两岸服务贸易协定】,这是不知轻重的胡闹。不客气地说,【两岸服务贸易协定】不过是台湾单方面需要的协定,大陆有没有这个协定都无所谓。台湾不想签,拉倒就是。吃亏的、将来撑不下去的肯定是台湾。大陆不会重启谈判的,一个如此高层级的双边协定被台湾几个学生莫名其妙地就搅黄了,这不是开玩笑吗?任何国家都不会同意的。台湾的政府可以陪学生玩“民主”游戏,向学生屈膝妥协,甚至无限期拖延,这是台湾政府自己的事,大陆既管不著,也不会有意见。但是台湾不能要求大陆重启谈判,原因很简单:如果大陆重启谈判,就是被台湾的学生耍弄,协定成为儿戏,大国的尊严何在?凭什么呀?林飞帆和陈为廷是甚么东西?

7.「太阳花学运」只会单方面影响台湾,加速台湾的边缘化。

8.「太阳花学运」终究是茶壶里的风暴,风暴过后,除了台湾人没有人会记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fish
    2014年4月7日14:37 | #1

    这个YST 不过是个高级五毛党而已

  2. fish
    2014年4月7日14:40 | #2

    也算是“奇文”共欣赏。要看穿高级五毛党蛊惑人心的伎俩

  3. fish
    2014年4月7日14:45 | #3

    这个YST好无耻,说什么“大陆有没有这个协定都无所谓”,他怎么不说大陆共匪所签的协议包藏的祸心呢?中资企业乘机渗透台湾,然后大搞以前的“地下党”那套来瓦解台湾的社会制度,他怎么不说呢??他不说,就以为台湾人看不出这一点吗??

  4. 匿名
    2014年4月7日15:54 | #4

    说得湾湾没共产就得死似的。大陆“改开”前30多年的自我封闭时期,人家各国的发展(包括湾湾地区)不行了吗?倒是你自己不行了才“改开”去求人家,现把资源都败了才有了两个钱,就在那自以为是什么“发展”了。你大陆那么的“强”,再封闭一下试试看谁死?

  5. 2014年4月7日17:20 | #5

    台湾每年对大陆那么多贸易顺差,现在知道是饮鸩止渴了阿?可你会不要吗?那以后大陆放了屁台湾人不吃行吗?

  6. Mobile Guest
    2014年4月7日10:06 | #6

    有道理。边缘化,拒绝互动,将自己处于危险之中。

  7. Mobile Guest
    2014年4月7日10:13 | #7

    分析透彻,入木三分。就是不给人家留面子,肯定要遭臭骂了。

  8. 匿名
    2014年4月7日18:36 | #8

    人人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你觉得是让利了,可是,我可以不稀罕,不接受,甚至视之如蛇蝎,拜托,你不让利给我,不是占便宜了么?急什么?每天那么多商家大出血,大促销,他们敢骂一句不买的顾客么?先反思自己的心态吧,别摆出一付恩赐的模样

  9. eatfish
    2014年4月7日23:39 | #9

    fish 这个草包又出来show了啊,哈哈哈哈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