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曝光五名省部高官涉刘汉案:方小方、黄新初、白恩培、谭力、周德海

3月31日开始,四川首富刘汉在咸宁市中级法院以涉黑等罪名受审,庭审期间的笔录谈到了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之子周滨。如《财经》杂志最新一期报道所述,2012年12月初,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被“双规”时,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就对自身命运产生了“不祥预感”,开始处置自己的部分资产,四个月后,他被警方控制。

官方新华社之前曾暗示,在四川省内外,很多人都知道刘汉是“有大背景、大靠山”的人物,甚至能够左右当地人事安排。“他结交的官员级别已非普通富豪所能比,为拉拢腐蚀官员,不惜重金铺路”,其“关系网辐射到成都、乃至北京”,“结交的官员级别已非普通富豪所能比”。

在此次咸宁庭审中,同案的仅有三名公职人员:德阳公安局刑警支队原政委刘学军、德阳市公安局装备财务处原处长吕斌和什邡市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刘忠伟,最高级别不过副处。

北京背景深厚的调查新闻杂志《财经》本期的封面《刘汉的朋友圈》,点出了除了周永康,以及其老部下已经落马的李春城、郭永祥、李崇禧之外,至少五位现任或者退居二线的省部级官员。

他们包括:原德阳市委书记、四川省政协副主席方小方;原阿坝州州委书记,现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书记黄新初;原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原绵阳市委书记,现在海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谭力;原河北省长季允石的太太邓秀兰,原内蒙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周德海等。

“当四川富商刘汉裸泳时,究竟有多少高官仍在潜水?”他们是否会一一受到追诉问责?不得而知。

此前,新华社的报道称,为寻求更大的保护伞,刘汉不仅自己结交官员,还利用妻子结交官员夫人,从而接近官员。刘汉前妻杨雪供述称:“刘汉会带我一起跟他们吃饭,向他们赠送黄金、翡翠等贵重物品,价值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元;有时候还会通过赌博向他们行贿。”

据《财经》的报道,杨雪被另案处理,目前正处于侦查阶段,这就意味着,杨雪的供述,可能成为针对这些涉案高官的秘密武器,也可能永远不见天日。

德阳方小方

根据《财经》杂志该报道,刘汉在四川德阳呼风唤雨,和德阳时任市委一位领导的关系非同一般。

当时是德阳公安局刑警支队一名普通警官的刘学军,就通过刘汉的弟弟刘维联络刘汉,希望刘汉能帮助在这位领导面前运作,把他推上德阳公安刑警支队长职务,后来,刘学军虽未能如愿,仍然当上了德阳公安局刑警支队的政委,并将刘维的一桩杀人案压下十年。

和刘汉交好的德阳市委这位领导正是2002年起担任德阳市市长、2006年到2011年期间担任德阳市委书记的方小方。

公开资料显示,方小方是四川成都人,曾经作为知青下乡,仕途起步于广汉县教育系统,曾先后在广汉县政府办公室、广汉市政府任职,直至成为德阳市委领导。2011年1月退居二线,前往四川政协担任副主席。

而杨雪和刘汉共同公关的这些官员夫人中就包括德阳市委书记的方小方的夫人。刘汉夫妇和方小方夫妇常常一起打牌,每次刘汉夫妇都带足现金,输多赢少。

阿坝州黄新初

新华社的报道称,在四川省内外,很多人都知道刘汉是“有大背景、大靠山”的人物,甚至能够左右当地某些人事安排。对于能带来利益的官员,刘汉可以帮忙提拔升迁;对于挡他财路的干部,不择手段予以清除。

2001年,刘汉想在小金县开发四姑娘山旅游项目,时任县长泽郎格西不同意。原因是,泽郎格西2000年已与成都一家公司谈好了四姑娘山开发的意向。

据说,刘汉留下一句话:“不给我项目,你这个领导就当不了。”果然,这位县长不久就被调离小金县,转任阿坝州民政局局长,随后政府收回四姑娘山,交给汉龙集团。

刘汉所以在阿坝州也能如此呼风唤雨,和他与时任阿坝州州委书记,现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书记黄新初的关系显然直接相关。

李崇禧和黄新初先后主政的阿坝藏族自治州,是四川水电资源最丰富的地区。回国发展的周滨来到四川后,对水电项目产生了浓厚兴趣。周家的代理人吴兵后来在央企环饲中虎口夺食,拿下大渡河龙头石水电站的开发权。

阿坝州也是汉龙集团投资的一个重点区域。刘汉和商人周滨之间的相识,正是经由时任阿坝州委书记黄新初牵线,周永康之子周滨与刘汉第一笔合作,是一个旅游项目。

当时,时任阿坝州委书记黄新初约刘汉他的总经理孙晓东见面,并在成都向他们介绍认识了商人周滨。双方寒暄后,周滨告知刘汉,其在阿坝州有个旅游项目要转让。刘汉当即让孙晓东安排合作,刘汉公司以1200万买下了周开发的九顶山旅游项目。

这笔交易曾遭到汉龙公司财务的质疑,其认为九顶山很偏僻,该项目只值五六百万元,担心有人打着领导的关系牌骗人。孙晓东则将刘汉原话转告,“周滨的事情,只要不过分,就答应他。”

刘汉和周滨就此结缘。2005年,刘汉计划在阿坝州毛儿盖河流域开发一库三级3个水电站(剑科、晴朗、西里水电站)。

因项目推进遇阻,刘汉遂邀请周滨的北京旭晨投资有限公司持股20%。后来,该项目得到了县、州和省三级发改委的同意,而且申请到了6亿元的银行贷款。

当时,周滨持有的兴鼎电力20%股权,以400万元现金入股。2009年7月,刘汉方面让深圳市汉利宏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2000万元将这20%股权购回。

黄新初之后调往成都担任市委书记,至今在位。他一到成都就大兴土木,上马投资上百亿的二环路,满城开挖,号称“黄挖挖”,民怨不小。知情人士称,李春城出事后,四川官场都在观望,黄新初会不会出事,“没想居然撑到现在”。

云南白恩培

去年,本台曾报道云南省政协原副主席杨维骏的举报,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协助下,2003年1月24日刘汉的堂兄刘沧龙的宏大股份以1.53亿超低价入主潜在经济价值过千亿元的兰坪铅锌矿,获得51%的股权,掌控了这个亚洲最大、全球第四大的超级矿区。

92岁高龄的杨维骏认为“背后一定涉及到官商勾结谋取利益。”时任云南冶金集团(下称云冶集团)董事长陈智曾为此专门上书云南省政府,反对宏达股份控股,未改变结果。

《财经》杂志则引述兰坪当地一位矿产商的观点称,以1.53亿元拿下51%的股权,“这个价格超低”,当地做矿的都知道刘氏和省里关系好,“当时矿产的管理还不严格,(拿矿)只要省里一句话”。

据《财经》杂志的报道,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也在刘汉的朋友圈中。2001年左右,刘汉通过四川商人何冰结识了白恩培,之后成为其座上宾。去云南省委大院拜年时,刘汉还送过翡翠手镯、钻石、名表等礼品。有时候送完礼就开始打麻将,刘每次会带10万元左右,输完钱才走。

2011年8月,白恩培因年龄到限,卸任云南省委书记。8月28日,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上,白恩培被增补为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刘汉控制的平原实业是宏达股份的第二大股东,宏达股份和刘汉的堂兄刘沧龙虽然因和刘汉共同以增值税骗贷等问题等接受调查,现在其背后政治家族发力,似乎已经平安上岸。

2014年2月27日,宏达股份(600331.SH)发布公告,称公司及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均不涉及“刘汉等公诉案”,公司生产经营正常。

海南谭笑笑

随着生意的进一步扩大,刘汉在其他省份也构筑起政商网络,以为生意所用。

例如,刘汉与一位曾在四川任职的海南省高级官员关系颇好,《财经》所指的,即原海南宣传部长,后担任海南省委书记的谭力。

据《财经》杂志报道,2005年,汉龙一名高管在这谭力房间谈事时听到对方提到象牙,就送给他价值数十万元的象牙。后来,又赠予他价值不菲的田黄和翡翠手镯。在谭力离开四川履新前,刘汉为了搞好关系,也与前妻杨雪一起请客,送给该官员夫人翡翠戒面,并在这名官员嫁女时送上厚重的礼金。

谭力因在汶川地震期间,在迎接胡锦涛的机场照片上喜笑颜开,被网友诟病,不过,也因为在地震期间抗震有功,被升任海南省委常委。

刘汉曾对人提及,他和经营赌场“洗码”的四川商人旷晓燕曾经打算一起做海南省土地整治项目,为此找到了谭力,但项目最后未成。

此前,本台曾引述接近调查消息称,因涉周案,被限制出境,但至今谭力仍然活跃,
并未被采取措施,他的最新一次亮相是在4月2日在海口召开的2014年海南省全省重点项目推进会上。

季允石夫人邓晓兰,内蒙周德海

刘汉还在内蒙古、河北、北京等地投资了一系列“关系”。

比如通过“夫人外交”结好的香港女商人邓晓兰。邓晓兰是四川遂宁人,香港邓氏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四川省政协委员,2010年开始担任香港一家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

邓晓兰早年与刘汉夫妇结识,曾和刘汉夫妇一起出入澳门赌场,并获赠价值不菲的手表。《财经》引述接近刘汉的人士透露,“刘汉主要是想要利用邓的老公在河北的关系。”

据四川政商圈的传言,邓晓兰是团派政治人物季允石的夫人,公开资料称,季允石曾是中共第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十六届中央委员,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1998年出任江苏省长,2002年担任河北省长,后担任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正部长级),党组成员,国家外国专家局局长等职务。

2009年,在北京,来自内蒙古的副省级官员周德海之子大婚,刘汉送了100万元作为贺礼,周德海在1998.04-2003年曾担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副主席、自治区政府党组副书记,后退居二线,担任内蒙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当时刘汉想要在内蒙古投资找项目。当年4月,汉龙集团在包头市土右旗投资28.73亿元建设的一期年产40万吨PVC、30万吨离子膜烧碱项目开始基础设施建设。汉龙集团当时对外宣称,将在内蒙古投资200多亿元建设PVC、煤矿、发电等集群项目。

除了结交高官外,刘汉对有实权的小官僚也有往来。

2002年到2006年间,刘汉曾被指涉嫌操纵金路集团股价。还涉嫌虚设交付交易款、往来款为名,从上市公司中套取、挪用资金。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刘汉因此被约谈。

刘汉脱身的方式简单而直接,他向时任中国证监会四川监管局某处长疏通,此事不了了之。2010年这位处长辞职后,刘汉安排他到宏达股份(600331.SH)担任副总。

对刘汉帝国调查尚未披露的可能是,刘汉后期的海外并购运作中,从周家以及把持银行体系的陈家等处获取的种种协助。

经过多年经营,刘汉的生意走出四川省,布局全国,落网前坐拥资产近400亿元。而刘汉目前呈堂过审的罪名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15宗罪,完全未涵盖前述经济往来。

如一位微博网友评论中写得,“原来,每个高官身边都有一个刘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