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中国新一轮“微刺激”政策

沈建光

4月2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提出扩大小微企业所得税优惠范围、发挥开发性金融对棚户区改造的支持作用、深化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加快铁路建设等政策措施。结合近一个阶段中国经济数据普遍下滑的态势,笔者认为,决策层在一季度经济数据公布之前宣布这些“微刺激”政策,凸显了其对于当前中国经济的担忧情绪,如不出所料的话,一季度GDP将跌破7.5%的政府目标,届时预计更多措施,特别是财政下放与降准等积极信号将有望密集出台。

实际上,本轮微刺激政策与去年7月决策层采取的稳增长措施大有相似之处,反映了新一届政府在应对硬着陆风险方面,更多倾向于通过改革释放市场活力,如采用简政放权、加快审批等方式进行微刺激,致力于培育和形成更具长远竞争力的新增长点,不会重启类似于2008年金融危机之时的大规模刺激方案。而结合近期决策层不同场合下的表态来看,笔者认为4月中国经济或将呈现政策更加积极与改革加速的双驱动格局。

具体来看,已经出台的稳增长方案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支持小微企业,保证就业市场平稳。本轮微刺激方案首要的一点是支持小微企业,保证就业市场稳定。例如,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到将提高小微企业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实施范围的上限,由年应纳税所得额6万元进一步提高,并将政策截止期限延长至2016年底,实则是从财税方面给予支持。而金融方面,正如早前央行货币政策报告中提到的,央行已单独设立信贷政策支持再贷款,强化“支农支小”的信贷,同时保证小微企业贷款增速和增量“两个不低于”,即上季度末小微企业贷款增速不低于同期各项贷款平均增速、贷款增量不低于上年同期水平。

二是加大保障房建设特别是棚户区改造。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到,未来要专门研究拓宽融资渠道、进一步支持棚户区改造。实际上,3月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决策层已将今年全国棚户区改造目标提到470万套以上,比去年增加166万套,是近年来任务最重的。

三是确定深化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与加快铁路建设。3月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提到要发挥投资对于稳增长的关键作用。当前投资各部分当中,房地产投资受制于部分区域库存压力较大与房地产企业资金困境难以大幅提升,制造业投资又面临产能过剩带来的挑战,唯有基础设施投资存有空间。而早在1-2月经济数据出炉之时,发改委便对铁路投资的审批有所加快。而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对于投资的支持力度更大,包括全年铁路投产新线6600公里以上,比去年增加1000多公里,深化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筹措和落实建设资金的政策措施,有利于确保铁路投资稳定增长和铁路建设加快推进。

四是强调资本市场的重要作用,拓宽企业融资渠道。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市场利率屡次攀高,加大了企业资金成本。而由于资本市场的体制障碍,很长一段时间股权融资受阻,推高了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加大了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因此,为缓解融资困境与化解金融风险,3月底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到六大改革措施:具体包括积极稳妥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规范发展债券市场、培育私募市场、推进期货市场建设、促进中介机构创新发展、扩大资本市场开放,便利境内外主体跨境投融资等等。

五是一刀切的房地产政策有所转变。今年以来,中国房地产市场出现了分化趋势,更多二三线城市房价涨幅回落甚至出现下跌,显示一刀切的房地产政策需要有所变化。出于房地产对于中国经济的重要作用,决策层已经对以往过于严厉的房地产政策有所改变。例如,当前已有部分企业再融资申请获批,部分城市房地产限购政策出现松动迹象等等。

六是出台京津冀与新型城镇化规划。日前,国务院发布了《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作为指导未来七年新型城镇化工作的纲领性文件。同时,京津冀一体化也上升为国家战略,未来发展思路将更加开阔,这不仅意味着三地交通更加便利,产业布局一体化,而且意味着在户籍制度、公共资源均等化、土地管理制度改革试点等多方面也或将做出大胆尝试,以此作为重构中国新型城镇化战略的重要试验田,并对稳定增长与扩大内需起到关键作用。

七是国企改革大幕拉开,更多投资机会孕育其中。前不久国务院出台了《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优化企业兼并重组市场环境的意见》,其中强调市场化与金融支持力度加大是亮点。而伴随着各地国企改革大幕拉开,新一轮“淡马锡模式” 如能切实推进,即政府让渡更多经营权,通过国家控股、公司化运作、集团化管理模式,以换取经营效率的提高,不仅会减少未来地方政府对企业的干预,也会引发国有企业整合潮,更多的投资机会或在这一过程中。

总之,当前通过政策与改革的双驱动以应对经济下滑的格局已经形成,而除此之外,未来在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上也需要加大力度。积极的财政政策是首选,毕竟当前财政虽然名为“积极”,实则偏紧。例如,当前财政支出的速度慢于往年,1-2月全国财政收入累计同比增长11.1%,高于去年同期3.9个百分点;而同期财政支出累计同比增长6%,远低于去年同期10.7个百分点,显示财政下放明显落后。笔者认为,未来加大财政支出力度并且盘活财政存量资金大有可为,积极财政应尽快体现。

货币政策方面,当前降准呼声加大,在笔者看来,这确实是选择之一,毕竟当前大型金融机构准备金率高达20%,已经较长时间处于高位。而去年五大行共减记了590亿元贷款,创过去10年最高,而且银行坏账率提升、利润有所回落等,亦显示伴随着经济增速放缓,金融压力已经不断加大。另外,考虑到企业中长期贷款意愿减弱,不利于实体经济,预计二季度降准的可能性较大,而这一更为积极信号的释放有利于稳定市场信心,最早或发生在4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