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明輝:學運成就了什麼 ── 給參與學運的學生們

網路上的訊息說學生要離開立法院議場了。有人問我:如果這 樣,學運到底成就了什麼?我不相信馬英九統治下的立法院會通過具有實質審查意義的兩岸監督條例;不管未來服貿是逐條審查或包裹表決,我相信馬英九統治下的 立法院頂多做個樣子,改幾個字,最後通過的服貿版本基本上會是成就了馬英九(或中南海)的意志。
「那 麼,學運到底成就了什麼?」演講時我被問到這問題。我反問聽眾:「以前從沒想過警察可不可以打人,現在終於認真思考過這問題的,請舉手。」一大堆人舉手。 「以前從來不知道服貿,現在對服貿至少一知半解的,請舉手。」一大堆人舉手。「以前從來沒認真想過兩岸貿易協定該怎麼簽,現在會覺得必須要讓全民知道的, 請舉手。」一大堆人舉手。這就是學運帶給台灣最重要的成就:民主的深化。
學運是為了深化民主,而不是為了奪權,或者逼統治者接受任何條件。會有人獨裁,不是因為有一個叫馬英九的,或者他身邊的狗奴才和鷹犬,或者一大堆噁心不要臉的國立大學校長、教授、名嘴、工會理事──這一大群甘心為獨裁者當打手、鷹犬、走狗、奴才、虎倀的人。會有人獨裁,是因為有一大堆不思不想的順民!學運的最高成就是在減少台灣的順民人數。
把一部憲法和一整套民主制度送給一群奴性深重的人,他會用民主程序選出一個獨裁者,再授權給他把憲法改成適合獨裁的版本。民主真正的敵人不是獨裁者,而是一群奴性深重的順民。學運把台灣的順民中一個可觀的比例變成不那麼順民。這就是學運的成就。
埃及在 2011年推翻軍事強人穆巴拉克超過半世紀的獨裁統治,外界期待著埃及的民主化。結果穆斯林兄弟會賄選成功,推舉新總統穆爾希在2012年7月宣誓就任,並宣告:「埃及的回教徒、基督教徒、非教徒,大家都是一家人,從今而後,我將為捍衛人民主權而活。」一百天後,穆爾希修改制憲法令,集軍權、國家、法治於一身,解放廣場上的示威者再度舉起革命旗幟,要求「新法老王」下台。2013年11月,穆爾希總被推翻後首度接受公審,要他為鎮壓負責。2014年春天,新的軍事強人塞西將軍控制下的法庭宣判了五百二十九名穆斯林兄弟會成員死刑,並開始審訊另一批人數高達六百多人的兄弟會成員。外界預期軍事強人塞西將軍將會在新的總統大選裡獲勝。埃及繞了一 大圈,犧牲無數人性命和血汗,回到軍事強人的老路。
民主的根基在於民眾的覺醒與判斷是非的能力,奴性與無知的人不配享有民主。
但是,怎麼可以讓一部有問題的服貿協議就這樣過關?我也認為不可以。但是會有這可預見的後果,是因為馬英九統治了立法院;而馬英九統治了立法院,是因為 大人們在立委選舉時亂投票,選出一堆九流立委;九流立委之所以敢橫行霸道,了無分寸法紀,因為他們吃定選區內的選民永遠都會亂投票,而媒體永遠都不會認真 追查真相,只會用謊言遮掩真相,並且稱之為「平衡報導」。
如果你已經超過三十歲,而且看不慣馬英九的蠻橫獨裁,你來想辦法,不該叫一群不到三十歲的年輕學生來解決一大群30+的人一起闖出來的禍。
要解決立法院與馬英九的亂象,絕對不是學生的能力和責任。他們在這十幾天的學運中成功地喚醒人數龐大的國人對警察暴力、立院亂象、服貿爭議有如此深刻的反省,這個成就已經遠遠超越學生能力的極限,沒有人有資格要他們做更多,沒有人有資格批評他們做的不夠。
這個社會是 20~80 歲的人共有的,如果學生對社會改革有責任,30~80 歲的人起碼要負擔起五倍以上的責任。如果把這一場抗爭形容為一場六十圈共 24,000 公尺的大隊接力,由學生接前十棒,跑 4,000 公呎,由 30~80 歲的人接後面五十棒,則現況很像是十個學生代表已經跑了十圈又十圈,甚至跑完四十圈了,年紀更大的人卻還在忙著炒股票、看韓劇、打 GAME、喝花酒、搞內線交易、炒地皮,不知道要胡鬧到什麼時候。
學生總是要把棒子交出去的,如果棒子交出去而沒有大人願意負起責任來承接,甚至把棒子丟到不知何處去,要怪這些漫不經心,不知道要胡鬧到什麼時候的大人,而不該怪學生。
最近,很多不要臉的大學教授、名嘴、扛著工會旗號的國民黨黨工在各種媒體上大放厥詞,用各種歪理和不要臉的論述抹黑學生、打壓學運學生。我看了不齒、不屑、噁心到懶得一一批駁。
我要勸學運的學生們,不用理這一大堆瘋狗、奴才、人渣。社會上永遠有這種人,這種人整天在用噁心的手段討好他們的主子──豬吃豬食,狗吃狗食,這群人渣注定要靠這些噁心的言論和手段活下去。It’s their nature, they cannot help。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4年4月8日01:18 | #1

    全湾湾只有彭明辉一个聪明人,其他的除了独裁、走狗,剩下的全是傻子。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