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涅茨克将成第二个克里米亚?

乌克兰新政府通过街头政治上台,其治理能力显然不如其鼓动民粹的水平。3月16日,不满新政府统治的克里米亚举行全民公投并“脱乌入俄”。

不到一个月,4月7日12:20,“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成立了,就像示威者手中高举的俄罗斯三色旗一样,这个颇具二战后东方阵营色彩的“国名”蕴含了“建国者”的主张——和克里米亚一样加入俄罗斯。“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的议会不仅自称是该地区唯一合法政权,计划在5月11日进行公投,还有样学样地要求俄罗斯总统普京部署“临时武装”。

和顿涅茨克一起闹亲俄示威的,还有哈尔科夫、卢甘斯克。

这三座城市恰好是乌克兰东北部三个工业重镇州的首府,笔者姑且称他们为乌克兰的“东北三州”。因为相比以农业为主的乌克兰西部,乌克兰东北三州的重要程度堪比中国建国初期的东北三省。

顿涅茨克州面积约2.68万平方公里,人口约470万,是乌克兰全国人口最多也最密集的地区。苏联时代,顿涅茨克是最负盛名的“煤城”,当地的煤炭、冶金、机械制造及金属加工工业等都十分发达。而因为其丰富的煤矿资源,顿涅茨克市的足球队也被命名为“顿涅茨克矿工”队。当地通用俄语,不过数量最多的其实是乌克兰人。根据2001年乌克兰人口普查,顿涅茨克境内乌克兰人占总人口的56.9%,俄罗斯族占38.2%。

哈尔科夫州位于乌克兰东北部,面积3.14万平方公里,人口157万,俄罗斯族占当地人口的75%,当地官方语言也是俄语。哈尔科夫市作为州首府,是乌克兰第二大城市,曾是苏联初期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首都,也是乌克兰重工业、文化、教育中心。该地的马雷舍夫工厂在冷战期间为苏军提供了数万辆坦克,堪称冷战时期华约“装甲洪流”之家。

卢甘斯克州面积2.67万平方公里,人口240万,大多讲俄语,俄罗斯族也占地区主体。卢甘斯克是东欧重要的工业中心,尤其以铁路机车制造而著名。

长期以来,乌克兰东西部经济差异明显,其经济命脉主要掌握在亲俄罗斯的东部重工业地区,而这里高度依赖俄罗斯的原材料和市场。

根据乌克兰政府的统计数据,制造业对经济贡献至少是农业的三倍。因此东部地区普遍有较高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乌克兰最重要的工业中心2011年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Dnipropetrovsk),人均GDP为42068乌克兰格里夫纳(4748美元),而在西部工业中心利沃夫(Lviv)地区,人均GDP只有20490格里夫纳(2312美元),不到东部的一半。

按照收入计算乌克兰10个最大的私有企业,有7个总部及其业务位于东部地区,这些公司由乌克兰最有影响力和最富的人所掌握。其中包括矿业钢铁集团Metinvest,能源公司DTEK,钢铁公司Donetskstal。

高唱着《牢不可破的联盟》的原苏联,不可能预见到西方和平演变导致的国家崩溃。苏联解体一朝分家,让前苏联倾力打造的工业地带变成了外国,原有产业链上的重要环节突然面临要过海关的尴尬。市场凋敝、工厂破产击碎了“自由民主”空口白话的甜蜜,自然让当地的亲俄情绪更为浓重。

就地势平坦无险可守的欧洲大平原而言,关键工业城市在军事上也具有非凡的意义。

历史上看,乌克兰的东北三州就是决定整个乌克兰归属的东部门户。在苏俄内战时期,红军在乌克兰方向上的作战中,一个作战重点就是哈尔科夫。白卫军与红军在这一地区争夺哈尔科夫的战斗一直持续到1919年底。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哈尔科夫更是整个乌克兰地区战役的核心,苏德两军在当地作战的惨烈程度甚至超过了在乌克兰首府基辅的水平。从1942年5月至1943年8月,战史上记录了多达四次的哈尔科夫战役。这种对一城一地的反复拉锯,在当时全世界都堪称罕见。第三次哈尔科夫战役中德军的胜利扭转了斯大林格勒战役后苏德两军的攻守态势,而几个月后第四次哈尔科夫战役中德军的失败,则宣布了德军在整个东线战场彻底丧失了进攻能力。

尽管进入21世纪,东乌克兰的门户地位依然不可动摇。

乌克兰的土壤种类是黑土地,这样肥沃的土壤决定了其“欧洲粮仓”的地位,而原苏联不惜代价的工业化造就了其发达的工业。在苏联解体之初,许多人曾经以为乌克兰将成为东方瑞士。照搬的西方体制却没有媒体公知鼓吹的那般功效,反而令乌克兰在经济低迷、人口减少之后,更面临国家分崩离析的严重问题。

然而,克里米亚半岛“脱乌入俄”的条件太得天独厚,恐怕难以复制。在半岛上的俄罗斯族居民占了绝大多数,塞瓦斯托波尔还有俄罗斯驻军。克里米亚的政权原本就是以自治共和国的地位存在,这为其脱离乌克兰在法理上找到了理论依据。1954年,曾脱下皮鞋敲桌子的赫鲁晓夫一拍光头,率性地将原本属于俄罗斯的克里米亚划给了乌克兰,算是给今日果埋下了往日因。

西方国际虽然叫着赶着制裁了俄罗斯,但除了给俄罗斯添堵,并无更宏大的目标,肯付出的代价不过是发动巧舌如簧的媒体,握握手塞点钱。但对于俄罗斯而言,克里米亚是前辈们流血牺牲的地方,所以就荷枪实弹地上了。相对内部还没摆平,还在摸索怎么掌控国家的乌克兰新政府,普京领导的俄罗斯果断得多。就连戈尔巴乔夫也跑出来叫好,说克里米亚“脱乌入俄”是西方的规则所允许乃至鼓励的。普京用西方的规则出西方的洋相,玩得甚是出色。

乌克兰东北三州的街头运动虽然风起云涌,但终究不是一个俄罗斯族占绝大多数的地方。季莫申科40岁才学乌克兰语,一样可以在乌克兰的政治舞台上翩然起舞,可见乌克兰民族主义的宣传能量不容小觑。

而在现代社会中,抗议示威虽然能引起媒体的极大关注,但是在大部分情况下无法真实展现民心向背,那些对现状满意的人往往是“沉默的大多数”,只是没有发出声音而不受关注。以香港2012年的例子,虽然民主派煽动的“反国教运动”轰轰烈烈,但是因为这一政治运动激发了“沉默的大多数”参与投票,因此在立法会选举中,民主派得票却比往年更低。因此乌克兰东北三州的民意究竟如何,并不是成立“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的抗议者能够代表的。

乌克兰新政府对于东北三州的事迟迟不敢着手应对,一来是担心他们自己采取的手段就是街头政治,猛地动手会被人指责过河拆桥;二来是新政府上台后,对原有执法部门反攻倒算,逼走了经验丰富的工作人员,现在政府的行政体系还很混乱,但并不代表其愿意放弃东北三州。

对乌克兰新政府而言,控制东北三州的难度远远小于有俄军驻扎的克里米亚;而东北三州作为该国的经济命脉与防御门户,其重要程度远远超过克里米亚半岛。如果丢掉了克里米亚再丢掉东北三州,那么不但乌克兰新政府几乎笃定下台,整个乌克兰也将彻底分崩离析。因此在克里米亚问题上束手无策的乌克兰新政府,很可能动用强制力控制东北三州,甚至不惜与俄罗斯一战。

另一方面,俄罗斯进驻克里米亚的部队总量,没有超过当年俄乌协议规定的上限,可谓名正言顺。但俄罗斯如果出兵乌克兰东北三州,性质则大为不同。不仅乌克兰将会激烈反应,即使现在看似缺乏能量的西方诸国,也很难对这样的行为袖手旁观。

普京将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联邦可以视为世界格局进入“战国时代”的开端,那么作为战国时代初期主角的俄罗斯,会用何种手段在乌克兰东北三州收获有利的结局,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4月8日19:24 | #1

    五毛好文章,请问,如果把克里米亚换成东北三省、俄罗斯换成日本、乌克兰换成中国、乌克兰原政府换成我大大清、现政府换成国民蒋政府,你的逻辑,就是日本侵略合理咯?呵呵,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好么?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