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PX不等于了解PX事件 —— 与张天蔚先生商榷

姚遥

张天蔚先生最近所著《了解PX是讨论PX事件的必要前提》一文,其认为“(对PX的真正了解)帮助公众逐渐明晰对PX的科学认识,并在此基础上获得一个公认的讨论基点。而不是撇开对PX属性的科学认识和辨析,一股脑地进入到看似深刻,实则无解的道德激辩之中”。

这个观点,是我万万不能认同的。历次以来,尤其是环境问题的讨论中,片面从科学角度对环境问题的刻意简化,恰恰不是一个公认讨论的基点。而陷入道德激辩之中,则是对环境事件参与者非常不负责任的一个指控,主流争论的落脚点都是在科学和程序之上的。

不认同张先生观点的根本点,就在于PX不等于PX项目。科学主义者针对早期反PX运动中对于PX的非科学表达语言和错误想象,一直努力地去纠正,而且我相信这种解释已经被更多的人接受了。但是,对PX理解的错误,掩盖了对PX项目的争议。PX是低毒就代表PX项目是低污染的吗?比PX还要纯洁的事物更多了,比如味精、纸张、猪这些常见的物品,但其生产企业一旦减少治污投入,就立马变成污染大户。产品的毒害和生产过程的污染是没有线性关系的。

对一个建设项目,从建设到正式投产后的污染问题,进行全景性描述最为清晰的就是项目环评,也就是最终以《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呈现的报告,这是一个全球建设项目都通用的范式,包括了从建设项目的工程规模、工艺流程、原辅材料、动力消耗、污染物预测分析、污染总量控制以及针对潜在污染排放的治理工艺描述,全面剖析工程对于环境的影响与解决办法。

正因为关注的是项目的全部流程,无论是味精、纸张、养猪还是PX,这些物品本身的毒害性,并不能完全覆盖建设项目的污染问题。如果以一个最终产品的描述,来决定对整个建设项目的看法,无疑是强盗逻辑,也是反科学的。

而从反对PX建设项目的舆论来看,主流上也是围绕《环境影响评价法》、《行政许可法》、《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暂行办法》为基础而争取权益,重点就是要求公开环评报告,并要求在报告基础上纳入公众参与项目建设讨论。从报告制作和程序而言,《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中就包括了两个部分,一个是从科学角度对污染问题的分析和解决,另一个是就科学评估与解决的部分,征求受影响地区公众的意见。

但是,这么多年的PX建设项目引起的社会事件之中,几乎没有一个建设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报告全文能够被公众获得,至多也只有非常粗线条的内容被简单公布。茂名项目的建设酝酿了四年,但据政府部门介绍,环评方案编制完成,但尚未开展正式环评。

而第一起因为PX项目在厦门引起事件的腾龙芳烃项目,退居漳州以后也不太平,2013年1月21日,国家环保部公布对腾龙芳烃(漳州)有限公司做出处罚,因为变更环境影响报告书未经批准,擅自开工建设。

虽然从技术上而言,腾龙芳烃被处罚的只是变更了燃料以后所缺的行政手续,但也一定程度上说明企业对于这样一个流程重视程度是不够的。颇为黑色幽默的是,一方面是企业对环评程序非常不重视,环保部方有此杀鸡儆猴之举;另一方面,环评报告又常常被以机密的名义,不对外公开。环评这事到底是重要到可以成为机密,还是不重要到企业都没工夫遵守呢。

在互联网时代,知识很难成为机密。普通人只要勤奋地愿意使用互联网,都能大致了解到环评报告的基本框架,包括获得一些环评报告的全本作为参考。为此,让人相信环评报告会成为机密,以及环评报告不能公开的各种理由,在这样一个时代都会成为极其荒谬的借口。

当然,当下的环评报告,企业都是通过什么样的手段去完成编制的,以及如何做到符合法规要求,在报告中加入受建设项目影响的人群如何参与评价这个项目的内容,这是另外一个无关的话题。相关的是,无论现实情况如何,企业不拿出这份报告公示。

这样就奇怪了,政府一方面花费巨大的气力来说服公众相信PX项目是个好项目,PX是属于低毒的产品,另一方面却对于建设项目已有的最全的科学分析报告束之高阁,不敢让它见阳光。

而来自民间的帮闲,一般支持项目建设时就是三套拳法:论证PX低毒而不是PX项目无害;论证环评报告是国家机密;指责要求企业公开环评报告是不道德的或者违法行为。

但看到这里,我们还认为PX的毒害争论和PX建设项目的污染问题有关吗?完全没有。即便公众确实科学知识不够,有这样那样的误解,而建设项目的环评报告作为最具有科学权威和程序正义的合体产物,迟迟不能与公众见面,在现有的社会关系下,这样的行为只能加重公众误解认为项目确实有害公众健康,完全无助于消解公众的误解。

在中国,有了环评报告这样从程序上对污染企业的约束,是远远不足以解决实践中处理污染问题执行不足的窘境。然而这毕竟是对于一个建设项目最基本的科学和程序上的要求,而要讨论建设项目的合法合规合理问题,不以这样一份报告为讨论基础,各方到了最后都必然是无的放矢。

了解了PX,不等于了解了PX项目。要了解PX项目,讨论的基础,请从环评报告开始。

—-

了解PX是讨论PX事件的必要前提

张天蔚

广东茂名PX事件逐渐趋于平静,网络上对于PX的讨论却仍未停歇。最新的一例,则是一则“清华学生‘捍卫’PX词条”的消息。

茂名事件之后,PX显然成了敏感的词汇。但所谓清华学生“捍卫”PX词条,却并非直接针对茂名事件,甚至并不牵涉PX被赋予或强加的复杂的社会性含义,而是就PX的科学属性而进行的辨析。

广东茂名PX事件发生后,清华大学化工系学生发现“百度百科”上的词条解释中,将对PX的描述由原来的“低毒”修改为了“剧毒”。经过调查发现,是一位网友在茂名PX事件发生后,在百度百科中进行了这一改动。

作为主修化学的学生,清华学生们明确了解PX的“低毒”属性,因此不同意对PX的“剧毒”描述。但作为一家开放式的百科网站,网友在一定规则下自由修改词条乃正常行为,清华大学的学生们显然也并不愿意突破这一公认的规则。于是,一场修改、改正、再修改、再改正的“词条保卫战”,在部分网友与清华学生之间,在网络世界公认的规则之下展开。

而在经过多个回合的“拉锯”之后,百度百科的PX词条,被锁定在“低毒化合物”的描述上。发起并力主坚持对PX进行“剧毒”描述的网友,在经过与清华学生的沟通之后,也不再继续坚持修改词条。

对一个词条的“捍卫”成功,并不能就此确立公众对于PX“低毒”的共识,更不可能就此缓解公众对PX项目的担心和反对。但是,由具备专业知识的学生,在尊重科学的基础上,对相关科学概念进行“捍卫”,并由此激发更广泛的,基于科学常识和科学精神的讨论,却有助于让相关事件的讨论回到其本来的“原点”。

围绕PX项目发生的多起事件,都有着相当复杂的成因。公共决策中的“邻避效应”、政府决策过程的不够透明、信息披露的不够充分、既往类似事件的示范效应,都可能导致公众闻PX色变,并对PX项目可能的危害,采取一种“宁可信其有”的态度。而对PX项目本身,则采取一种对自己最为“保险”的立场:PX可能低毒,PX项目也可能有益,但是对不起,别建在我们这儿才行。

但无论PX事件有多么复杂的成因,其缘起的基本“原点“,仍然是对其毒性的认识。如果PX确实是“剧毒”,则一切讨论皆为多余,任何PX项目都必需远离人群,甚至根本不得建设。反之,如果PX确实“低毒”,且在完备的安全控制之下,对公共安全有足够的保障,则PX项目的建设与否,就可以还原成一个利弊权衡的论证过程——如果在税收、就业及经济拉动效应方面的收益,大过甚至远远大过潜在且微弱的污染风险,则PX就是一个可以考虑的建设项目。很多发达国家能够接受在人群密集区建设PX项目,也正是基于这样的利弊权衡和论证。

清华学生对百度词条的“捍卫”,并不能直接让PX项目的冲突和争论变得更简单,但它至少可以帮助公众逐渐明晰对PX的科学认识,并在此基础上获得一个公认的讨论基点。而不是撇开对PX属性的科学认识和辨析,一股脑地进入到看似深刻,实则无解的道德激辩之中。而以往的数次PX事件,恰恰都是在这样混乱的激辩中变得一地鸡毛,而且没有给后来的类似事件,留下一点可以借鉴的经验或教训。

让讨论、争论回到原点,让大家知道我们究竟在讨论什么,是公共决策中必需遵从的规则和必需具备的能力。在这方面,我们急需“补课“,因为我们将要参与的公共决策注定越来越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