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玉卿:憂國之心,憂國之智──一個陸生的旁觀與期待

2014/04/08

太陽花學運至今已逾廿日,從最初的反程序開始,議題一路延燒至反服貿、反資本、反馬、反中乃至反華,靜觀這廿多日各種勢力的分化整合,台灣社會所展現出的細度、韌度、深度和廣度遠勝過兩年前的總統大選。

作為一個來台有年的陸生,對權利運動有莫名的親近感,對反中運動卻有隱約的距離感。但我相信正是因為站在這樣一個不遠不近的位置,我們的這雙「異域之眼」也許可以給出一點不同於內部、也不同於外部的觀察。

下面我願擷取「台灣」「人民」「政黨」三個面向,來談一下一個陸生對台灣的關心與憂心。

● 失衡於國際的「台灣」

在反服貿的訴求中,反中和反資本其實占有相當重要的位置。反對者認為服貿不僅是中國大陸的統戰策略,更是中國資本、跨海峽資本摧毀台灣固有經濟結構、盤剝下層民眾的「屠城木馬」。而贊成者則認為經濟傾中是大勢所趨,台灣欲再回世界經濟體系必先自中國大陸始,而貧富分化的問題,政府自可再做內部重分配。

我不想去過度介入上述兩者的爭論,只想請大家想去一點:台灣今日為何不得不面臨這樣的抉擇點?難道僅僅是因為中國大陸的經濟崛起,不可抗拒?

答案恐怕沒有這麼簡單。以台灣一隅之地,面對中國大陸,自保民主的最佳策略就是在經濟上成為世界經濟體系,而非中華經濟體系的堅強一環,在國際關係上則在中美兩大國之間尋找平衡,讓台灣站在蹺蹺板的中間,中美兩國坐兩頭。只有如此,台灣在國際舞台上才能保有長期的籌碼,而不是靠今天「社會運動」這種危險的賭盤。

台灣是什麼時候失去這種長期籌碼的?李登輝後期在政治上破壞陸、台、美三邊關係平衡,恐怕是一個起點,但是真正輸掉大半的,還是要算陳水扁時代。在社會撕裂的陳水扁時代,台灣經濟大規模向中國大陸傾斜,而政治上則是三邊關係最危險的時刻,台灣與中美之間的溝通渠道幾近崩解,更奢談平衡取益。因此最後馬英九接盤的時候,經濟傾中的結構幾乎已經無法挽回,馬所能做的,就只是重建三邊關係平衡,但因為經濟上一邊倒向中國,在中美兩大國的政治平衡中去取益,其實已經相當困難。

所以,造成今天這樣台灣只能對大陸「撒嬌討饒」的局面,幾任總統可以說是共同推手,特別是陳水扁為貫徹意識型態上的台灣自主性,而全然忽視政經實力上的台灣自主性,可以說是台灣今日窘境的首謀。

所以說,台灣要重新找回長期籌碼,還是回到國際政治經濟關係、回到中美兩國之間尋求平衡,政治上的平衡度現在台灣已經掌握得不錯,關鍵問題在於如何讓台灣回歸到世界經濟不可或缺的一環。現在看來,與中國大陸的服貿必須去簽,這並不在於短期內可以提升GDP幾許,而在於如果不簽台灣在卡位上又落後於韓國一步,後期TPP等自由貿易協定延後所造成的蝴蝶效應,恐怕不是經濟學家能夠算出來的。

問題的關鍵在於在服貿簽訂之後,台灣要在下一波的貿易自由化中思考以什麼產業、用何種方式回到世界經濟體系,跟哪些國家做產業上的深入合作乃至聯合,才能不讓手腳完全束縛於大陸——簡單地說,就是台灣要在中國大陸的跑道上重起步,以求獲得最大的動能,在適當的時候再轉換跑道。在這方面,政府要有高瞻遠矚、宏圖大略,不能放任台灣經濟無限滑向大陸。

李登輝當初在判斷上的最大失誤,就是沒有想到中國大陸的經濟會這麼快像今天一樣主宰世界,也以為台灣意識型態自主化時間沒有那麼長。事實上在中國崩潰論橫行的當時,李並不是押錯了賭盤的唯一一人,不過現在看來,他卻賭輸了台灣到今天的命運。

● 「人民」的三種模樣

從國際視野、兩岸視野來看,要問的是「台灣該向何處去」的問題。從人民的角度來看,則要問的是「台灣能向何處去」的問題。過去的總統大選、這次的學運,焦點都在政府和政黨,但是卻都折射出「人民」本身有很大的問題。簡單地說,在把政府和政黨批判得公信力殆盡得時候,人民自己要明白,有什麼樣的人民,才會有什麼樣的民主型態、什麼樣的政府和政黨。民主不是民王,「人民最大」的真正含義,是讓人民理性做主,而不是讓人民霸道稱王。

而覺得自己可以稱王的第一類人,首先是角色錯亂的學者。中國的知識人古來都有兼濟天下的情懷,在君權社會中,士人為民代言是很重要的政策反饋和糾錯機制,但是在代議民主具備的今日,學者應該站在怎樣的一個地位面對社會大眾,值得社會去深思。殷鑑不遠,李遠哲力挺陳水扁上台的記憶猶在眼前,這次很多學者又挾「跨專業的知識」和社會信賴出現在大眾眼前,啓蒙世人,我想問一下:似這種「國師」思維在台灣要繼續到何時?——這次學運已經充分說明,專業內的簡化分析、選擇性論述,已經造成了整個社會的精神錯亂,更無論超越專業、只會呼喊口號的「國師」。學者應深以此為鑑。

學運中的第二類人,則是作為主力的學生。這次學運把台灣的學生從小確幸的美夢中喚醒,無疑是台灣社會未來的財富,但是學生包括世代交替在內的訴求、論述和口號,難免都要落於龍應台指責的「思想薄弱」中去。且不說上述在國際政經關係中「台灣應向何處去」的大脈絡少有人思考,就連朝野協商這麼偌大黑箱也少有人看到。論述越薄弱,抗爭對象越不明確,也越被容易被人收割果實——本該歸屬於國會的「退回服貿」權責與本該歸屬於政院的「撤回服貿」權責都一股腦都衝向作為總統的馬英九,就足可說明學生們的論述脈絡有多單一,對體制問題又有多不瞭解。

在我看來,這還只是冰山一角,如果多看一下兩岸頂尖學生之間的交流,就會發現大部份台灣頂尖學生不僅兩岸觀、國際觀遠不如陸生,很多時候連學科內的基本功都很有問題。這次無限簡化問題脈絡、只看讚譽學運的國際新聞的種種表現,如果不是運動本身需要或者背後政治交易的話,那就只能說明台灣新生代的戰力已經相當堪憂。

最後要說的一類人,是台灣的普羅大眾,這次運動中被喚醒和未被喚醒的大多數人。深入瞭解台灣的人會發現,普羅大眾除了自己罵、聽民嘴罵政治人物之外,對政治其實並無關心,甚至內心相當厭惡。特別是在每次的精英對戰,往往帶來的最終效果是社會分裂,民眾對政府、政黨信任的持續降低。這次學運,很多學者和學生,社會精英都希望去喚醒民眾,卻不知民眾被喚醒的都是「民主感情」,而非「民主思考」,在「民主感情」的高潮點做出決定,最後低落下來,人民感到的恐怕未必會是被重視,而反是失落、空虛和無望。我想說的是,這次學運看似想啓蒙普羅大眾,但訴諸「民主感情」的種種舉動,對冷靜下來的民眾來說,可能會發現自己到底還只是洗了一次精英民主的三溫暖而已。

● 聖人老爺黨與誓不罷休黨

最後要說到台灣的政黨。因為在台灣的民主體制下,問題的解決終於還是要回到政黨政治上來,台灣的政府,無論是立法行政司法都大有需改革之處,但是我一向認為政黨政治如果能改好,政府再造一定會水到渠成。

這次的學運折射出兩黨兩派的鮮明特質,我把兩黨分別稱為「聖人老爺黨」和「誓不罷休黨」。「聖人老爺黨」一向維持著皇權心態和精英心態,視百姓為愚民,行事永遠抱著「救萬民於水火」的心態,殊不知沒有把萬民從水火裡救出來,自己就被萬民先打入水深火熱之中了。而「誓不罷休黨」則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不達目的誓不罷休,視民主社會中的妥協、基本價值的協調為無物,更不惜刻意中傷、造謠乃至誣衊,基本還是未循體制的「革命」和「運動」思維。

很多台灣人實際上並不在這兩黨之中,但在行事上卻擇其一而行之,更有甚者兼具兩黨的特質。這兩黨的龍虎鬥,在我看來是台灣社會分裂其內,積貧其外的最根本原因——世界上從來沒有一地小如台灣者,可以在內部力量激烈對衝的情況下獲得什麼國際地位,內部力量對衝越得厲害,外部勢力趁勢得利就如探囊取物。這種常態化的對衝對抗,長期來看抵抗的絕對不是中國大陸或者資本主義,傷害的只能是台灣自身的經濟和國際地位。

兩黨對衝的問題,有識之士都知道,但要怎麼改善,台灣人不清楚,我這個大陸人更是無有偏方。但是一個基本的態度還是要凝聚社會共識,回歸到體制層面,從有效的國會制衡、完善的罷免機制開始,使得剛性政黨也有相當的回應社會的柔軟度。如果反國民黨者還是一直抱著要革國民黨的命的心情去做無限抗爭,只怕沒能把國民黨送歸天,在國際社會的政經風浪中,台灣就已先行歸天了。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鄭南榕當年走的是建立民主之路,而今天台灣年輕人要走的是深化民主之路,兩者已經不是同一條路途。今天縱使覺得鄭南榕那條路鋪得還不夠好,也不能把工力全部都調轉回頭去改修,否則等鄭南榕的遺願完成了,台灣的下一步也就已再無出路了。

● 來自陸生的一點期待

站在一個久居台灣的陸生的立場,在種種關愛、理解、猜忌、歧視中生活許久,對台灣的未來,我心情非常複雜。倒不是因為個人的未來與台灣命運相關,而是因為台灣的命運關係到中國大陸十三億人的未來,關係到整個華人世界的民主和未來。

台灣人經常會質疑:我們為什麼要對中國大陸的民主和未來擔負責任?很抱歉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我只能告訴你現實如此,若中國大陸無民主,則世界華人無自由。

台灣人經常會疑問:我們有能力對中國大陸的民主和未來擔負責任嗎?很抱歉我也不確定,因為放眼亞洲民主,台灣和韓國實在是東方世界的燈塔,如果同文同種的台灣沒有能力,我不知道誰還有能力。

我們居於這個世界之中,我生於大陸,你們生於台灣,很多事情發生在我們身上,要我們承擔,都是宿命。這個宿命有好有壞,我來到台灣認識你們、見證你們的努力掙扎,這是前人種樹,我只是享受果實;我在此地時受歧視、冷眼、誤解甚至怒目,其中很多不是我的責任,而是前人造業,我只是承擔。

我不想仇恨和誤解傳給後來人,就像我也只想從前人那裡獲得愛和自由一樣。當問多了「為何如此」「為何我們要承受」的時候,請靜下心來想一想,今天「為何我們能享受」,我們又該留給後來人怎樣一個未來?在我看來,從來沒有什麼統獨問題,有的只是自由和奴役;從來沒有什麼單純的台灣問題,台灣的問題就是世界華人共同的課題;從來都沒有什麼所謂的「同胞」,若不能落於個人福祉、人類自由,一切皆是虛妄。

六十多年後,也許你我對國家、民族的想像都已相當不同,也許我的所言所謂你也不盡贊同,但是我真的想請在此岸的你坐下來,想一想,所謂憂國之心,所謂憂國之智,究竟何去何從。

(作者為來台陸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