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两岸服贸协议触及台湾敏感神经

台湾台北——杨诗伟(音译)承认,自己本不太可能成为一项两岸贸易协议的反对者。这名27岁的台湾籍银行高级职员曾在中国大陆南部广州市的贸易公司工作过一年,亲眼见证了毗邻台湾的这个庞然大物正在经历的快速增长。他说,如果台湾想要在经济上拥有竞争力,它就不能避开大陆。

“我去过大陆,我看到过那里经济扩张的速度是多么快,”他说,“我认为,如果台湾要追赶大陆,毫无疑问,我们必须和大陆合作。”

然而,中国大陆又是如此特殊。长期以来,大陆一直声称台湾属于中国,这让许多台湾人怀疑,是否应该迅速通过《两岸服务贸易协议》(以下简称《服贸协议》)。该协议将在数十个行业放开海峡两岸投资。台湾对该协议的抵制意味着,大陆通过强化经济关系来讨好台湾的策略可能正在失去效力。

两岸的半官方机构去年6月签署了该协议,但协议的正式批准在台湾立法会中遭遇了强烈反对。3月18日,在台湾执政党国民党的立法委员强行将该协议从委员会通过、送立法院审查一天之后,大约200名活动人士,其中多数为大学生,冲入并占领了立法院,直到周一才宣布,将于本周离开。

在静坐示威期间,立法院的墙壁上贴满了支持非暴力、谴责台湾总统马英九处理《服贸协议》方法的海报。中华民国国父孙中山的画像周围贴着一张手写的计时牌,记录着学生们占领立法院的小时数。

抗议者周一同意结束示威,此前一天,立法院长王金平来到了被占领的议场,提出了一个关键让步。他说,在立法院重新考虑《服贸协议》之前,将通过一部允许立法委员更加严密监管两岸协议的法案。作为院长,王金平负责召开党派间会议,这些会议是安排立法议程的强大工具。

学生领袖陈为廷在宣布结束占领的记者会上说,“许多人问,如果你们离开,难道不会失去谈判的筹码吗?实际上,我们说过的一切,以及我们的所有影响力,已经让这次活动从一场学生运动扩展成为全民运动。”

在静坐示威期间,另一名学生领袖林飞帆在接受采访时说,“台湾从未发生过这么大规模的占领活动。这是台湾第一次有人像这样去占领公共建筑物。”

林飞帆今年25岁,是国立台湾大学的政治学研究生,他指责国民党没有听取选民意见,背弃了对贸易协定进行逐项审查的承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占领立法机关的原因,因为它不再代表民众了,”他说。

3月23日,当一些示威者试图扩大抗议活动,占据政府的主要行政大楼时,防暴警察强行驱散了他们。前来的警察使用警棍和高压水枪对付示威者,导致150多人受伤。

虽然很多示威者及其支持者表示彻底反对这个贸易协议,另外一些人则愿意跟中国签订某种形式的服务贸易协定。最普遍的抱怨是这个协议匆匆草就,几乎没有留机会给公众审议。示威者说政府在进行“暗箱操作“,并把这次抗议称为“太阳花运动”,意指阳光和透明度。

他们指责马英九没有就民众对这个协议的猜疑做出充分解释;马英九在任六年来,一直在把台湾与中国大陆的经济关系推向更深层次。示威者说,跟中国的任何协议都必须有最高级别的监督和透明度。

“一般民众不敢跟中国就任何事情签字,尤其是在不完全知情的时候,”银行业者杨诗伟说,他3月30日也走上台北街头,参加了多达50万的人的游行活动。“我们不反对与中国进行贸易。我们怕中国接管我们的国家。”

1949年,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军队在内战中获胜,委员长蒋介石带领吃了败仗的国民党军队逃到台湾。以蒋介石为领袖的中华民国宣称自己是大陆的合法统治者,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则自称是台湾的合法统治者。随着台湾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开始实行民主,长期遭到压制的台独呼声也开始冒头。

中国应对这些愿望的方式​​往往是威胁。1995年和1996年,时任总统李登辉越来越活跃地支持台湾人身份,作为回应,中国大陆朝台湾海峡方向发射了导弹。从2000到2008年,中国官员和官方媒体经常指责时任总统陈水扁的台独路线,而且在2005年,中国还通过反分裂法,要求在台湾正式声明独立的情况下使用武力。

2008年,主张与中国大陆建立更密切关系的马英九当选后,双方开始签署一系列经济协议,包括2010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经济合作框架协议。马英九执政的六年间,两岸贸易额几乎增加了一倍,去年达到1970亿美元。台湾曾经罕见中国游客的身影,而去年从大陆到台湾的游客增至近三百万,台北101摩天大楼和蒋介石陵寝这样的景点挤满了大陆旅游团。

服务协议将开放80个中国产业供台湾投资,而台湾向大陆开放64个产业,马英九称,这表明中国在协议中做出的牺牲更大。他举例说,研究调查显示,该协议将带来1.2万个工作岗位,并让服务业出口额增长3.94亿美元,这个数字不到去年相关双向贸易额的四分之一。

他说,台湾已经落后于该地区的一些竞争对手,比如韩国,而且不批准这个服务贸易协定会削弱台湾加入其他经济协议的能力,比如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但推动与中国更深层次的经济联系却触及了台湾的一些敏感神经。

“两岸贸易额越大,普通公众也就越担心中国,”台北国立政治大学外交学副教授黃奎博说,他曾在马英九的总统竞选活动中担任政策顾问。“我认为情况非常明显:中国大陆很努力地在收买台湾的人心,赢得台湾人在经济方面的支持。但我不认为这种策略真的有效。”

台湾对中国的认同感似乎在下降,而不是感觉跟大陆更接近了。台北国立政治大学选举调查中心对于“台湾民众认为自己是台湾人、中国人还是两者兼而有之”的研究显示,在马英九任总统期间,认定自己是台湾人的民众人数飙升,达到了去年年底的57%。

“我认为中国政府对这种趋势感到担心。”该校的两岸关系专家童振源说。

“关键是,如果台湾跟世界上几乎任何其他国家签订同样的协议,都不会有问题,”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研究学院(University of Nottingham’s School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Studies)的副教授乔纳森·沙利文(Jonathan Sullivan)说。“但是,台湾与中国的关系不同于世界上的其他任何关系。一些人认为中国是台湾和平繁荣的唯一途径,其他人则认为它对台湾的生存构成了威胁。”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