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 没有自由的繁荣靠不住

中共当权者有一个根本性的认知问题就是迷信权力,迷信财富,不信自由。过去三十年,中国大陆在专制体制下实现了经济崛起,强化了他们的这个偏见。若坚持这个偏见,中共当权者很可能给中国和世界,包括给他们自己,带来一场巨大灾难。

台湾学生奋起反对马英九与大陆达成的服贸协定之所以得到岛内广泛的同情和支持,根本原因就是马英九为了繁荣而甘冒台湾失去自由的巨大风险,台湾青年一代拒绝这种危险交易,以行动宣示了他们”不自由,毋宁穷、毋宁死”的价值选择。大陆有不少人,包括一些自由派人士,不能理解台湾青年的这个选择,但我相信,用不了太久,人们就能看明白,台湾选择自由,不仅对台湾人有利,而且对大陆人也有利。这是因为,当今世界,自由已经成为财富和繁荣最主要的源泉。

什么是自由?这个问题似乎很难讲清楚,但有一点是清楚的,自由的基础是自治,是以共同体自治为灵魂的法治与民主,台湾两者皆有,而大陆则两者皆无。台湾块头小,大陆块头巨硕无比,搞在一起,台湾很容易失去自由,而失去自由的台湾对大陆只会成为包袱,就像如今的香港那样。相反,坚守自由价值的台湾,能够不断向大陆的中国人输送自由的灵感和精神养料。

有人认为,若失去大陆这个巨大市场,台湾就不会有繁荣的机会,果真是这样吗?台湾青年已经看的很清楚,没有公平可言的大陆市场,可以成就少数台商的巨富梦,却不会给整个台湾带来真正的繁荣。况且大陆经济的前景已经非常不明朗,大陆商人自己都纷纷外逃,台湾为什么还要在此时选择凑得更近?

大陆经济确实存在很大增长潜力,但实现这种潜力的最大障碍,正是大陆没有真正的自由。上周中国大陆的一个重大新闻,就是《金融时报》的中文网发布了一条来自三个所谓”知情人”的消息,他们说江泽民和胡锦涛对习近平的反腐表示严重忧虑。不管这条消息是否属实,这个事件本身就说明,习近平的反腐遇到了很大麻烦。习近平反腐遇到权贵的拼死抵抗并不令人意外,习近平的麻烦在于,他的反腐虽然显示了巨大的政治决心,却不能为未来的新秩序提供一个清晰的,令人感到希望和鼓舞的前景。

习近平反腐的对像不仅人数众多,而且拥有巨额财富。与传统社会不同,现代社会的财富更多表现为资本化的符号,是一种高度抽像化的索取权。因此,习近平的反腐不仅面临法不治众的难题,还面临一个”租值消散”的难题。在我看来,要克服这两个难题,唯有将反腐与法治和民主的建设结合在一起,把这笔巨大的不义之财或灰色财富转化为对自由秩序的投资。但现实是,我们从习近平的反腐中看不到这样的政治智慧和想像力,我们看到的是类似明末”东厂”锦衣卫的反腐机制。这种反腐机制可以对贪腐势力带来震慑效果,可以令底层民众拍手称快,却难以持续,更不可能建立一种自由的新秩序。

自由是世界大势,中共的当权者好像忘记了,没有对自由世界的开放,就不会有中国奇迹,专制中国借全球的自由之风而崛起,财大气粗之后权势者产生了一个错觉,似乎整个自由世界都会匍伏在自己脚下。事实上,没有自由的繁荣是完全靠不住的,因为没有自由的社会,其内部矛盾和冲突难以控制,具有巨大的破坏性,最近茂名发生的事件就是一次新的警示。

相反,台湾最近的学运则清楚地告诉我们,自由社会虽然也有很大的利益冲突,却不可能像专制社会那样走向玉石俱焚,因为珍惜自由的人民,有专制社会所没有的互信和理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