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女电王李小琳何以“失灵”?

她是中国“电力一姐”,集中国电力国际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电力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澳门电力董事等众多头衔于一身;她是“太子党”,为中国前国务院总理李鹏之女;她是时尚界追逐的政协委员,因为她每次出席重大场合穿着都十分讲究,多选择意大利、法国顶级设计师的作品为主。她就是正陷入海南圈地漩涡并被控有离岸公司的话题人物李小琳。

早在今年2月底,香港《亚洲周刊》即发表深度报道,曝光李小琳涉及早前落马的海南省副省长冀文林案,获得当时批出的超百亿元海南地皮。港媒报道还对李小琳外派官员、央企高管、私人公司董事、政协委员、香港永久居民等多重身份的合法性提出质疑,甚至还将总部在美国的“国际调查记者同盟”公布的中国大陆权贵设立海外离岸公司的“藏宝图”及相关资料一并翻出,指控李小琳在海外开设秘密离岸公司以避税和转移巨额资产。

如果只是这一篇贴着“港媒”标签的揭黑报道,无当事人任何回复,或将如同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很难有任何痛感和力道。紧随其后的中国“两会”期间,各界都在臆测身为政协委员的李小琳又会以何种姿态亮相时,这位素来高调的时尚女王一反常态低调现身,还拎着环保袋。准备的提案也紧紧围绕电力,如电力规划管理、标准化、分布式能源与智能电网等新领域。早在2012年“两会”期间,李小琳递交了一份关于社会道德建设方面的提案,一时间成为热议的焦点。在李小琳看来,“应该给每个公民建立一份道德档案,以此来约束大家,每个人都要‘知耻’。”显然这一次,李小琳是有备而来,不管是着装还是提案,不想搅入话题的迹象明显。

即便如此,噩梦还是纷至沓来,且足以对李小琳及其家族造成沉重打击。中央第九巡视组对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巡视之后交出“成绩单”,明确指出一些领导人员的亲友插手工程建设、招标暗箱操作等。公布成绩单的同时,三峡集团旋即迎来人事大地震,董事长曹广晶、总经理陈飞双双去职,留下了意味深远的组织对他们“另有任用”四个字。彼时,坊间传言李小琳连夜从香港赶回北京,和父母商议相关事情,足见三峡集团对李鹏家族的连带程度之深。不过截至多维新闻发稿前,香港《南华早报》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报道称,曹广晶已调任湖北副省长职务,陈飞则将担任国务院三峡建设办公室副主任。虽然此次任命标志着两位高管实现了软着陆,但比起此前在三峡集团的职务,曹广晶和陈飞的新职务缺乏实权。因为官方尚无权威消息发出,故而此消息的真伪尚待进一步核实。

三峡双雄风暴刚刚平息不久,李小琳对各项坊间指控的逐一回应,让这股原本退下去的巨浪再次逆势而归。对于“转战房地产”的传言,李小琳坚决否认,称旗下所有企业均未从事房地产业务。“非常坚定地说,绝对没有!现在不会有,以后也不会有……隔行如隔山,我希望做对人类有益的事情,虽然房地产也是,但不属于我的行业。”对于“离岸传言”,李小琳以“我没有离岸公司”予以回击,“上市公司的所有行为,都要受到联交所监管,所从事的一切业务都是依法的、合规的。”

除此之外,李小琳还公开与揭黑报道的媒体打起了嘴仗,斥责其“不实之词”。“有的人自己内心不干净,不干净的心理写出了不干净的文章。还有的人别有用心,把不干净的想法进一步扩大。”面对谣言,她笑言自己有两大应对措施,“第一是要正视面对、直接戳穿;第二是让时间证明,事实证明,清者自清,身正不怕影子斜。”

在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看来,李小琳的辩解十分牵强,是欲盖弥彰。“我想她当然有权利在香港利用中共的媒体说话,至于大家信不信是很大的问号,中共在香港的媒体,香港人叫左派媒体,都缺乏公信力。李小琳这次有些话说得莫名其妙,她说隔行如隔山,搞电力不懂房地产。房地产不要说你这个大姐大,就是一般老百姓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说你据完全不懂?”以李鹏家族面临的各项指控为据,金钟推论,中共打虎内部肯定有矛盾,因为现在的共产党不是统一的、铁板一块的党,里面也分成很多派系、利益集团。可见中共在开展反腐、严打“老虎”的问题上,官方高层有很多不同意见。此前,金钟所在的《开放》杂志发文称,李鹏之女李小琳是中共太子党中最奢华和高调的一个,李鹏家族鲸吞三峡巨大利润,现又大捞地产,动辄数以亿计。

来自美国民间维权组织“公民力量”创始人杨建利则提出了更为实际的一个问题:李小琳接下来怎么办?状告“污蔑”她的《亚洲周刊》还是公布财产以堵住悠悠众口?不过,从李小琳公开回应来看,两种解决之径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公众不妨反复琢磨一番其表态,“谣言就是谣言,经不得时间,也经不得阳光,我要做这么多事情,让它自生自灭吧。”言外之意是,我很冤也很忙,没心情和“怀有不测之心的人”玩这种无聊游戏。

大陆媒体一如既往地保持了统一口径,鲜有观点类文章面世,微博平台再将枪口降低一厘米,将“李小琳”设置为禁止搜索的敏感词。《环球时报》在吕新华一句“你懂的”之后,以社评《提敏感问题为何是境外记者的“特权”》形式呼吁的大陆媒体崛起的呐喊,可谓收效甚微。按照《环球时报》的说法,中国针对敏感问题的现行做法有着强大的国内真实理由,几乎“不这么做不行”。这么做在维护一件件具体事情顺利进行的同时,却伤及了国家主流媒体的公信力。得出的结论大快人心,这个问题需要认真对待并逐渐加以克服,不能听之任之。一些官员认为主流媒体可以为了配合政府做事而牺牲一点自己的声誉,是大错特错。中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主流媒体影响趋弱,并已成为中国长期稳定的头号挑战之一。

当然,也可以有比较乐观的期待,因为不管是周永康案,还是谷俊山案,大陆媒体都在其中起到了积极的倒逼和推动作用。多维新闻在《习氏媒体管理悄然生变 周永康案成拐点》中已有过详细论述。对于牵扯李鹏家族尤其是李小琳的电力反腐,当局也应该守护好借周案和谷案累积起来的来之不易的媒体管理之“变”。毛泽东曾说,“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俞正声在政协报告中也表示,在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抓辫子的“三不”方针的前提下,提倡热烈而不对立的讨论,开展真诚而不敷衍的交流,鼓励尖锐而不极端的批评,努力营造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的民主氛围。李小琳及其家族是否真如其所说,所谓真理越辩越明,如若本来就是一摊子浑水,过多的辩解只会让水越来越浑。

李小琳何以“失灵”?是她的珠光宝气太过夺人眼球,还是她与身俱来的“红二代”标签将其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在中国当下反腐大潮中,谁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舆情围攻堵截的对象,只是聚焦李小琳,能捕捉到更多焦点之外的“额外收获”,也正是这份“额外收获”,让公众更加知晓红墙内的秘事和生存法则。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