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警一下,第三波钱荒可能正在快速发酵中

3月份国内银行间债券市场与前两次钱荒前的走向是高度相似的,就是期限利差迅速缩窄,信用利差迅速缩窄。当市场开始无视期限利差和信用利差时,一般意味着投资者认为相比起违约风险,更高的投资回报率来覆盖资金成本更加的重要。而这些正是钱荒的导火索。

糟糕的是,今年上半年,整个实体经济仍然处于消化13年下半年钱荒的阶段。而如果未来3个月再来一波,后果不可想象。

2011年是第一波钱荒,13年第二波。我之前说过的是第一波扛过来了,代价是GDP增速下滑了超过2%。第二波也应该能扛下来。第三波肯定是一个死。

因为一二月份债市体现的特点是高风险区域的隐形担保仍然存在,因此资金完全没有在高风险和高等级部分重新分配。也就是说,高风险部分仍然占用了大笔原本不该占用的资金。这样当资金面一紧张,市场就是连锅端。

如果第三波钱荒真的发生,在前期国内储蓄者会有一个短暂的甜蜜期,就是大家看到仿佛银行理财产品的利率又上升了。同时短期利率上升会增加货币的吸引力。如果之间贸易数据和央行外储没有暗示资金在趋势性流出的话,储蓄者会感觉汇率也在企稳甚至反弹。但我们回过头来看11年和13年的钱荒,对整个经济的中长期杀伤是非常明显的。

作为一个实体经济运行的例子,2013年6月初,当银行间市场已经开始越来越紧张时,我的很多客户进行的企业间资金拆解成本都还在月息一分。但我当时已经在建议他们收回相关的头寸。上周我再跟他们沟通时,现在企业间拆解的成本已经到了月息2分。如果再有一波钱荒,很多企业就是一个死字。

应该远没到这个地步,应该说2-3月初的shibor,短期利率是过低了。13年6月底短期shibor是与长期严重倒挂的,现在可以看作修复过程,除非能够再次看到明显倒挂。

另外对于信用利差,在天朝定价应该是非市场化的。比如城投公司非常差劲的项目,城投公司本身现金流不可能覆盖还款,只能借新还旧,因为有地方政府隐形担保在里面,能够拿到低成本资金怎么算?基层银行网点放款,企业主和银行领导关系好坏、中间人能量大小,都决定了资金成本高低,与企业本身的风险水平是有脱节的,这个怎么算?本质上是权力定价。
相对比较市场化的交易所债券市场,高风险债券和低风险债券收益率一直存在差距,而且现在有扩大化的趋势。

另外房市被打压,对天朝意义很大,相当于扩大了剩余部分的资金供给;加上降准这个大杀器从来没有启动,政策空间比较大的。天朝钱紧是有的,但钱荒到死很难。

根子在政府。

市区人口100万以下的城市,平台公司需要大扫除一次了。这个做好了,债务存量会大大下降;代价是GDP慢一些,小地方基建房建慢些,但经济发展更健康

大城市扩大土地供给,吸纳人口,基建房建的需求立即就把传统产业过剩的产能化解了,有啥危机?大城市卖地的收入支付平台债务稳稳当当没问题

现在政府从上到下的思路是:一心限制大城市发展,一心想把人约束在中小城市。然后中小城市借了很多钱修基建房建,效益很差,资金流转不起来,三角债链条滚雪球式的扩大。大城市又因为土地供给不足,房价畸贵。

平台贷大扫除?卖地无忧的大城市可真没几个,全局紧缩加上资产价格下行,看还能卖得动地不?

城镇化可不只是基建房建,关键要创造就业,基建房建都是zf加杠杆的动作

说得好,关键是就业。

现代经济的格局是产业集群化的,企业分布是高度集中的,所以就业岗位有集中的趋势,现代服务业尤其有这个特点。这就是大城市化的根子。把人集中在中小城市,就业机会始终是不足的

是不是卖地无忧,就看开发商有没有高溢价抢地。现在看起来,大城市高溢价抢地,至少溢价抢地还是常态,即使是过去一年度钱这么紧。

减少中小城市平台融资规模,就相当于扩大了其他部分的资金供给,全局紧缩从哪里来?又没有加息加准加到爆

强加的就业是不可持续的。

比如为了维持就业,向国企业大量塞人--国企效率更低下,负债率更高,直到被拖垮,造成更大的失业和债务崩盘。

强行成立企业保就业,一样只是推迟了失业风险。而且只可能是传统行业,产能更过剩,债务更头大。
新兴产业领域的人员是市场香饽饽,又怎么担心就业问题?

首先要弄明白,什么叫“钱荒”。钱荒这个词最早出现是在2013年6月底,当时资金面季度紧张,资金利率水平飙升,最具代表性的银行间7天质押式回购利率最高的一天均值是11.6%(年化),媒体谓之“钱荒”。这么看的话,所谓钱荒是指资金市场供应紧张,资金利率暴涨这么一种现象。我看十四帝把2011年7月份当做第一波,当时7天回购利率最高是7.4%,第二波是2013年6月底。其实2013年12月底还有一波,当时7天回购利率大约在8.6%左右。

资金利率是非常短期的利率,经常有大幅度的波动,这个基本上是习以为常的,只是以往超过5%的情况不多见罢了。资金利率的波动主要是中央银行的公开市场操作行为引起的,要纠正是很快的。由于短期的利率很容易波动,但长期的利率相对稳定,所以在钱荒出现时当然会出现期限利差缩小的情况,在短时间内甚至还出现倒挂。比如说2013年6月7天利率到了11.6%,但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不过3.5%而已。但这属于钱荒的结果而不是原因,更不能用于预测是否会出现钱荒。信用利差也是这种情况,当出现钱荒时,投资者肯定会削减杠杆,变现部分资产,首先变现的肯定是流动性好的国债,这样会在短时间内出现国债收益率比信用债收益率上升得更快的现象,信用利差当然也就缩窄了。这同样是钱荒的结果而不是原因。而且,3月初以来,债券的期限利差和信用利差都是扩大的,10年期国债与1年期国债的利差从2月底的115BP扩大的140BP,5年期AAA信用利差从2月底的147BP扩大到176BP。我不知道十四帝是怎么观察到期限利差和信用利差缩窄的。错误的现象,错误的逻辑,得出的自然是错误的结论。

今年会不会出现钱荒?很难。今年的货币政策是“不想松,但不能紧”。我相信本届决策层是很不想全面放松货币政策的,但形势比人强,最终还是要做出合乎逻辑的决策。全面的放松不大可能,但进一步收紧更是没有可能的,最有可能出现的是局部的、定向的放松。这种情况下决定了不会再出现钱荒了。去年7天回购利率全年平均是4.12%,我认为今年不会超过3.8%;去年最大值是11.6%,我认为今年不会超过8%。也就是说,钱荒不会出现。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