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野:反“三俗”的思考

最近,胡主席提出抵制三俗,紧接着,文化部、央视、北京电视台等主流媒体就开始了反三俗攻势,郭德刚被拿下,小沈阳、赵本山遭到痛批,一时间,俗文化的代表被批臭了,好像三俗问题就解决了。其实,这正是俗的表现之一。

三俗是哪三俗呢?按胡主席的说法:庸俗、低俗、媚俗。我们先看看《现代汉语词典》如何解释这三俗:

庸俗:平庸鄙俗,不高尚。比如,庸俗作风,趣味庸俗。问题是:什么是高尚?高尚就是道德水平高,有意义,不低级趣味,显然,高尚强调的是精神价值而非物质利益。在以发展经济为核心的政治社会中,高尚从何而来?

低俗:低级庸俗:比如,语言低俗,低俗的格调,与高尚形成对比。

媚俗:媚世:趋势媚世。媚,有意讨好、巴结:谄媚。如果一个人的权力可以决定下属的荣誉、财富和身家性命,在这样的文化制度下,人如何不媚俗?

我们注意到,三俗,核心是“俗”字,前面加了三个形容词:庸(平凡、不高明)、低(等级以下的,)、媚(讨好)。而这个俗字的意思是:风俗的、大众的,流行的。

因此,反三俗就有反大众习俗、大众文化的意思,其深层原因耐人寻味。在今天这个威权社会中,一切都在权力的控制之下,权力与大众文化自然形成一种对立。如今,大众文化在各种控制和压力下,以娱乐为导向,以玩世不恭,一点正经没有,嘲笑和不负责任,价值观空洞化为内容,通过电视、互联网、手机短信、报纸、杂志等形成一种与主流文化(这种文化说一套做一套,是俗文化的根源)对立的俗文化。这种文化只消费,没价值;只刺激,没内容;只物质,没精神,最多满足人民的讥讽、陶侃、无奈和绝望的心理需求。从王朔到韩寒,从赵本山到郭德刚、小沈阳,中国这一系列文化现象并不是偶然的,而是整个威权社会控制、压迫的必然结果。

如果党中央对三俗,对大众文化的堕落和审美感到不满,那么,就要从自身的反省开始,从改变自身开始。因为,最大的俗,也就是社会的俗气之风,不是来自下面,而是来自上面,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记得毛主席当年就“移风易俗”过,结果失败了,他不让人民信神,自己成了神,拆了的庙很快又盖起来,而且,人们变得更迷信!。因为,用一种恶俗反对另外一种恶俗,结果只能更糟。其实,当权者一直对本国风俗不满,特别是今天,大众风俗通过电视、网络、手机、报纸等冷嘲热讽,涣散人心,已经变得让人难以忍受了,在国际社会,我们也成了笑料。俗到这个地步的根本原因不是别的,正是党中央要维护的,也是中国文明赖以存在的文明秩序:不受限制的权力和权力与金钱的结合。也就是说,我们要反对的恶俗,常常就是我们要维护并赖以生存的文化、制度。这是我们无法回避的文化、文明困境!

权力决定一切,读书做官,升官发财,还有比这更恶俗的文化、文明吗?为此,我们的老祖宗发明了“礼义廉耻”来制衡这种恶俗。甚至孔子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可这种说教早在宋朝就走向没落,特别是在西方文明的冲击下,几乎“一钱不值”!一向讲究实用,迷信权力的中国人试图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代替中国传统文化,可大家忘了,一个文化、文明是数千年发展的结果,怎么可能想用什么代替就可以代替的?中国人用基督教代替传统文化,产生了太平天国;用洋务运动代替传统文化,导致了大清的加速灭亡,用资本主义代替传统文化,使国民党到了台湾,用共产主义代替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成了有很大争议的“前30年”!文化、文明这东西岂是随便可以代替的?以为有权就有一切,有权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人世间再没有比这种文化传统更恶俗的了!所以,反三俗,就必须找到俗的根在哪里,知道产生恶俗的原因,想明白了,才能干明白!

怎么没有人说基督俗?没有人说伟大的哲学家俗?没有人说圣人俗?因为,他们追求的是精神,不是物质!是真理,不是权力!是解放,不是压迫。在一个由权力决定一切,一切都靠钱的多少来衡量的世界中,你让人怎么反对三俗?当权者自己只关心物质,并身体力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关心真理、正义,怎么让普通人,让下级高尚而不庸俗?当权者的格调不高,如何让下级不低俗?人在矮檐下,哪有不低头?当权者用权力控制一切,如何让下级、普通人不媚俗?风俗是如何形成的?并且对谁有利?这是一个明摆着的问题:风俗一定是在当权者的推动下形成的,并一定对当权者有利(同时产生负面作用。均衡是宇宙的法则)。比如,讨好上级的媚俗,送礼、行贿的风俗等,这些,都满足当权者的虚荣和私利。什么时候反三俗成功了?上级给下级送礼,当官的给百姓送礼,而他们的最好的礼物就是忠于职守,为人民服务!那时,恶俗就变成相对文明的好习俗了!

今天,为什么没有人提“劳工神圣”?这是中国恶俗发展的结果。用得着你时,把你捧上天,用不着你,你一钱不值!夺权的时候,需要卖命的劳苦大众,所以你是爷,是上帝,是统治阶级;等掌握了权力,劳苦大众就是被奴役的对象。这种用得着人朝前,用不着人朝后的恶俗,包括我在内,我们中国人都有!没有忏悔之心,我们什么都改变不了!毛主席时代,可以说把“劳动人民”捧上了天!称他们是“领导阶级”。可你用心想一想,国家干部,人民公仆,犯了罪的,轻的当工人,重的当农民,进行劳动改造!这等同于把工农这两个职业视为惩罚、罪犯!怎么好意思说,是领导阶级?怎么还有那么多人坚信?这样的恶俗文化,愚昧的传统一旦开放,一旦权钱合一,要不恶俗到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才怪呢!

反三俗其实是媒体的引申,是下级官员的发挥,胡主席可没说反三俗,他用的词是“抵制”。也就是说,我看着不好,我拒绝。抽烟不好,我不抽。这叫抵制。抵制有独善其身的意思。胡主席可没说“反对”。反对的态度容易极端,而且,行为也容易过激。但从部长以下的人,按照中国最传统的俗文化:上行下效,上情下达,就发挥成“反三俗”了!可反了半天根本不得要领!反三俗,不反对三俗的根本,权力决定一切,钱是唯一成功的标志, 不树立高尚、正确的价值观,不反对中国传统的读书做官,升官发财的文化,越反越俗!不信咱们走着瞧!一个郭德刚倒下了,千百个郭德刚会站立起来。

历史会记住这个时代有“反三俗”这一段,就像历史纪录了“反精神污染”,“禁止听邓丽君的歌一样”。其实,我们就生活在历史中。一切都没有发生什么根本性变化,过一段看,回头看,我们就是一块笑料。这时,我们就不得不更俗了!你总不能不让人笑吧?人的内心不自由、高尚不起来,人不能有崇高的信仰,不能追求真理与正义,只能追求权力和金钱,只要他还有一丝理性和良知,他就会在三俗中找到可怜的快乐!好歹,我们的领导人表态了,要抵制三俗。接下来,按中国上行下效的传统,大众就看领导人怎么做了!时代在不可遏制的进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