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遇阻 中国民营石化企业最大海外PX项目落户文莱

一边是广东茂名民众掀起反PX游行,一边是全球最大PX工厂在新加坡投产,PX项目在国内外的冰火两重天近来引起关注。在国内屡屡遇阻的中国石化企业早已把目光投向了海外。恒逸石化在文莱的150万吨PX项目早在2013年2月就已敲定,文莱政府希望把本国建成“世界级石化中心”,而国内石化企业长期受制于产能不足,也急需海外扩张,双方可谓各取所需。

1

规划中的恒逸石化文莱PX项目

最大海外石化项目获批

2013年4月9日,恒逸石化公告称,其收到文莱达鲁萨兰国发展部环境、园林及公共娱乐局(下称“文莱环境局”)《关于文莱大摩拉岛恒逸石油化工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报告的最终批复》,文莱环境局同意批准该报告。

这是该公司于2013年2月26日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后,拿到的另一张政策通行证。

该文莱项目也是迄今为止中国民营石化公司在海外的最大投资项目。恒逸石化称,其将抓紧完成中国和文莱两国政府部门对该项目的其他相关批准或备案。

文莱石化项目主要是恒逸石化子公司——浙江恒逸石化有限公司在文莱投资的,将建设年加工800万吨原油的石化项目,包括800万吨常减压装置、220万吨加氢裂化装置以及150万吨的芳烃联合装置等,由股东单位自筹资金15亿美元,其余28.2亿美元将申请银行贷款。

达产后,预计该项目会年产PX(对二甲苯)150万吨、苯50万吨、化工轻油120万吨、汽柴煤油300万吨。PX是PTA的原料,PTA是恒逸石化的主要产品之一。

“恒逸石化选择文莱作为PX原料及PX项目的生产地,可能会有公众意见、环评报告是否能通过等多方面的考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化工行业分析师也说道,“当然,作为主营PTA的企业,其上游的PX等原料供应也一直受制于人,想在这方面有所突破也可以理解。2012年,中国PTA的新增产能就高达1250万吨,现有PTA产能总计2690万吨,但国内的PX产能近900万吨而已,PX的需求仍依赖于国外,在海外谋求上游产业链的发展,可能也是一条出路。”

国内石化企业寻求海外自产PX

广东省茂名市日前发生反对当地对二甲苯(PX)项目的群体事件,随后,茂名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回应称,目前芳烃项目仅是科普阶段,离启动为时尚早。

与此同时,全球规模最大的PX工厂4月初在新加坡试运行,其最大的股东之一是一家中国的化纤、纺织企业。

从厦门,再到大连、昆明、茂名,7年来,PX项目的争议从未停歇,部分PX项目延后,加之其下游产品的生产增速过快,国内PX供应缺口日益增大,目前超过一半的PX依赖海外进口。

一些大型下游生产企业正在寻求于海外建设炼油及芳烃装置,自产PX。

世界产能过剩

“PX”又称为对二甲苯,英文名为“P-xylene”,这种无色透明的液体与乙醇、乙醚以及丙酮等有机溶剂可以混溶。它主要用于生产对苯二甲酸(PTA)、对苯二甲酸二甲酯(DMT),进而生产聚酯。PX也用作溶剂以及医药、香料、油墨等的生产原料。

大宗商品资讯服务商——金银岛公司分析师边宸晖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在世界聚酯纤维需求增长的带动下,全球PX的生产得到快速发展。

“PX的产能,在过去几年内的平均增长率在7.7%左右。2010年,世界PX的产能约3424.5万吨;2012年,随着下游PTA产能的大幅增加,PX也有462.5万吨的新增产能,达到3999万吨/年。”边宸晖表示。

截至2013年,亚洲当地的PX产能为3443万吨/年(占比79%左右);欧洲约366.5万吨/年,占全球比重的8.4%;美洲为515.5万吨/年,占全球总产能的11.9%。

边宸晖称:“之所以亚洲有较大的PX产能,是因为PTA大量集中于此。”

截至去年年底,83%的PTA产能都集中在亚洲,而其他地区产能较少。

据HIS公司的研究报告,PX的产能扩张主要集中在韩国,但是当地的需求仍然难以同步增长,加之中东及东南亚地区也投产了新的PX产能,因此全球的PX过剩程度已在加重。

中国供不应求

尽管全球来看,PX产能过剩,但并没有影响到中国市场,相反PX供不应求的局面依然存在,而且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在亚洲的总盘子里,中国的PX产能为1091.5万吨/年,占全球和亚洲的比重分别为25%、31.7%,位居第一;其次为韩国,产能为659万吨/年,占全球和亚洲各15.2%、19.1%。其他国家的产能占比相对较少,因此PX的主要生产国为中国、韩国、日本、印度。

中宇石化分析师安光也对本报记者说,国内现在有几个大型PX生产商:腾龙芳烃为160万吨、大连福佳为140万吨,其余的PX生产公司规模在70万吨到100万吨之间。

边宸晖的统计也显示,在国内PX的生产厂家中,来自中石化的有7家,总产能为360.5万吨/年;中石油为2家,分别是辽阳石化与乌鲁木齐石化,总产能170万吨/年;中海油为1家(惠州炼化),总产能84万吨/年。另外,还有4家地方企业,分别是青岛丽东、福建联合、大连福佳、腾龙芳烃,总产能477万吨/年,占全国产能的43%。

从上述格局可以看出,国内的PX产能主要集中于三大石油公司以及个别石化巨头手中,并不分散。因此在定价权上也基本是由上述十多家公司来掌控。

此外,PX大约有93%的产量直接供应给PTA,而PTA的增速远高于PX增速,这就进一步助推了PX实现较好的定价。

2009年,我国的PTA产能还不足1500万吨;2012年,产能比上年增加1200万吨至3266万吨;2013年则达到了3300多万吨,相比2009年其产能实现了翻番。

在今年,翔鹭石化、逸盛石化、四川晟达等多家化工企业的PTA新装置计划投产,粗略推算会在原有3360万吨/年的基础上,新增1400余万吨/年产能。

如果按近年来65%~75%的开工率推算,今年国内的PTA产量也约为3360万吨/年,消耗PX产品为2217.6万吨/年左右。

安光称,去年我国的PX产量仅740万吨/年左右,进口900万吨/年。“假设以2014年1~2月均进口85万吨/月来推算的话,那么全年的PX进口量约在1026万吨/年,国产则为1190万吨/年左右。而当前,国内的PX总产能仅1151万吨/年左右,虽然今年仍有新的PX产能投产,但我国PX对外依存度依旧偏高。”他告诉本报记者。

茂名事件期间,清华学子曾将百度百科上的PX特性由“剧毒”纠正为“低毒”化合物。而且,各方也都在强调:PX的实际环境影响不过与汽油一样。但是,经过2007年的厦门PX事件之后,人们内心仍然无法接受新建一个距离家比较近的PX项目这一事实,可想而知PX的产能扩张也就进一步受限。

PTA企业向上扩张

PX最重要的下游产品PTA广泛用于化学纤维、轻工、电子、建筑等国民经济的各个方面。同时,90%以上的PTA又用于生产聚酯。

一位基金公司化工行业研究员也告诉本报记者,整个PX的产业链条中,目前看似唯一挣钱的就是PX项目生产商。PX产业界没有专门的上市公司,但毛利率估计在15%左右。而包括PTA在内的不少下游公司,实际上都是亏损的,这一现状的产生,也主要是由于PX供需不匹配所致。

由于需要大量进口且受制于上游供应商的定价,一些大型的下游PTA公司也在寻求于海外建设炼油及芳烃装置,自产PX。

“下游的PTA公司,并不是买不到PX,而是PX的价格较贵。如果自己生产的话,形成一体化效应,成本会降低很多,对自己的PTA供应也有利润保障。”前述基金公司化工研究员说道。

就在今年2月26日,PTA巨头恒逸石化收到了国家发改委对其于文莱投资建设800万吨原油的石化项目予以核准的批复,其预计会同时建设150万吨芳烃联合装置以及100万吨煤油加氢装置等,总投资高达43.2亿美元。
这种“曲线救国”的方式,未来可能会帮助恒逸石化更好地控制上游成本,从而实现一体化的叠加效应。

前述基金公司研究员说,PX的毛利大约在15%,应该说是比较好的,假设恒逸石化可以控制好在国外的投资进程并掌握先进的PX生产工艺及技术,受制于人的问题应该可以得到相应的解决。

据此前恒逸石化的方案,未来其PX将向国内供应从而满足于自用,而生产的油品直接在文莱进行消化,从而增强对东南亚地区的油品供应。

除了恒逸石化,荣盛石化也在加紧布局其在宁波的70万吨PX项目。其投资的宁波中金石化有限公司尚处于筹建期,截至2013年末,该公司总资产32.3亿元,净资产9.4亿元;2013年实现净利润-758万元。

———

中国傻子太多,骗子都快不够用了,被人卖了还踢人数钱呢,哪天地摊衣服都卖1000块一件,才想起原来PX这东西我们是需要的。

现在反PX党转进到因为体制问题就算国外能建国内无论如何也不能建了

常年在石化行业做PX的人想说几句:石化企业最要紧的是解决运输,运输方式无非几种,汽运,海运,火车,船运,管道,按照成本来说海运和火车最合适,汽车和管道是成本最高的。所以离开市区近也是大化工的主要考虑因素。其次PX按照主要生成途径来说对人体伤害最大的也就是副产物的苯,苯的价格也很贵,能达到9000+每吨。况且国内有这么多污染严重的小苯厂不去取缔,取缔的反而是可靠性很高的大型PX项目,我很奇怪。至于老百姓他们知道PX是什么吗,他们只是为了取缔而取缔而已

应该先拆了茂名所有的发电厂加油站吧,这些东西发个爆炸泄露什么的能忍?

打着环保的旗号就可以激起民愤了,又有多少人对px有点深入了解?
再说宁波那次就有人因为项目没有拆迁他家,不能拿到补偿款,就带头闹事。

中国的PX现象,后人可以出专著来研究了,包含了太多的社会问题。某些民众的傻×和泄愤是一方面,政府处理方式的落后又是一方面——这两方面互为因果,互相加强,陷入恶性循环。首先是政府黑箱操作,而面对质疑,要么息事宁人,立刻停止;要么强力弹压,继续黑箱操作和蛮力推进(比如昆明)。这两个极端的后果就是,当新项目开工时,导致更大的质疑(“以前某地闹了就不建了,我们也要闹”,“为什么建这个要花那么大力气维稳?肯定有问题!”)。

是时候为这种大型项目定一个政府和民众共议的机制了,哪怕是形式上的。这个机制不仅要让民众感受决策的参与感,还要让民众自己承受决策的后果,政府不来兜底——民主决策的核心不仅是规则和协商,更重要的是所有人必须愿赌服输,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不过有时真心不完全是中国什么公信力的问题,
台湾那种更奇葩,反核电游行、反火电游行、反水电游行什么都有
说白了,就是想享受工业社会的生活,又不愿意这些工厂呆在自己附近,人性的贪婪而已

从更发达的地区大量进口基础化工品,也就中国这么奇葩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