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达内:三只老虎

李小琳遭遇成名以来的最大舆论危机——并且,是以一种令多数围观者颇感诧异的公开方式。

原本,故事是以辟谣的方式出现。前天,具有中共背景的香港文汇网发表《李小琳回应‘海南圈地’传言》,称这位内地“电力一姐”接受其独家专访:“有本港传媒于2月底指称她在海南大量圈地,‘华丽转身转战房地产’,引起各界广泛关注。李小琳上周现身香江,畅谈中国电力新能源的绿色发展规划。问及有关传言,李小琳则直斥该报道纯属谣言,是‘不干净的心理写出不干净的文章’。她强调,自己从未有进军房地产的计划,只会专心在电力系统行业发展,将绿色新能源事业发扬光大。她回顾了自己打造新能源事业的缘起和艰辛历程,‘就是想让绿色能源进入千家万户,哪有什么‘华丽转身’,我想都没想过,我只想把我的所学、所识贡献给国家’。”

除了强调“(转战房地产)现在不会有,以后也不会有”,李小琳还通过文汇网否认“拥有离岸公司”:“有关传媒报道还指,李小琳拥有一家私人公司,且具有离岸背景。她亦对此作出回应,称上市公司有很多投资分布在世界各地,因此会有不同的结构安排,但以个人层面而言,‘我自己没有离岸公司’。有关报道‘把公职和私人混在一起,是混淆视听’。”

不过,在指责“不实之词”后,“电力一姐”还是保持了她云淡风轻的一贯表情:“面对谣言,她笑言自己有两大应对措施:‘第一是要正视面对、直接戳穿;第二是让时间证明,事实证明,清者自清,身正不怕影斜。’……被问及会否以法律行动反击谣言时,李小琳表示‘一定会保留对此进行法律诉讼的权利’。之后她又笑着说:‘谣言就是谣言,经不得时间,也经不得阳光,我要做这么多事情,让它自生自灭吧……’”

经由微博论坛,这篇文汇网访谈传入内地,引发围观。此时,更加轰动的“反辟谣”接踵而至。

香港《亚洲周刊》资深特派员纪硕鸣对号入座,主动承认自己就是那个被李小琳斥为“内心不干净”的人。其博客在前天下午发布,以“那些邋遢事别脏了干净笔”为题:“海南拿地千亩有根有据的报导,在文汇报专访李小琳的报导中变为‘谣言’,以查核资料、详尽数据为事实根据以求真相的文章,被称为‘传言’,更将铁证如山的以私人公司获得土地的报导称为‘不实之词’,还指责揭露其丑事的文章‘不干净的心理写出了不干净的文章。’阅‘李小琳回应海南传言’的文章,只是一头睡醒骡子的仰天大嘶,没有任何实质的回应内容。报导既不敢点名,也不作任何求证,没有对揭弊作出事实的披露而直接沦为权贵的工具。”

文中,纪硕鸣咄咄逼问:“揭露报导指,李小琳二零一二年以香港上市公司的上海公司投入海南项目,上市公司有发布公告。二零一三年又在香港以一万港币成立私人公司投资海南,如果该项目是香港上市公司所属,为什么至今一直忘了公告?揭露报导指,围绕在李小琳企业身边至少有七八家离岸公司而不是一家,敢不敢将这些离岸公司的背景抖露一下?揭露报导指,获批的五幅、近千亩土地是铁的事实。该等土地用以养生、旅游项目,不就是圈地、盖房是什麼?能否详细说明这和‘让绿色能源进入千家万户’有什么直接关系?揭露报导指,李小琳早已有了香港永久私人身份,却仍然享受着国家公职人员的待遇,这之间有没有违反国家及香港的规定?报导用‘心理不干净,文章不干净’及‘充斥‘不实之词’’等词指责揭弊者,是侮辱性、挑衅性用词,文汇报访问者和被访者敢不敢公开指出揭弊媒体和作者名?”

以“真相只有一个,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叫阵,纪硕鸣言辞之中威胁之意甚浓:“事实上,围绕电力一姐的绯闻、丑闻很多,目前只限于上市公司的经济层面上,是怕那些邋遢事脏了干净笔!”

要知道,纪硕鸣这支笔大有来头。四年前,正是他第一个提出“重庆模式”概念,成为薄熙来主政时期的座上宾。

当然,如果这只是一篇源自海外的个人博客,并不足以说明事态严重性。问题是,纪硕鸣对李小琳的反驳发难在昨天被多家内地市场化媒体公开转载引用,其中,包括在本轮反腐浪潮中有突出表现的中国经营报网站,以及微博上的@搜狐新闻客户端、@财经网、@南都周刊。比起新浪搜狐腾讯将消息放在财经频道或博客频道的做法,网易和凤凰网更一度在首页展示。并且,在《李小琳否认海南圈地,爆料人反击称有根有据》之外,网易还附上了《传李小琳海南圈价值百亿土地,冀文林为其开绿灯》和《图集推荐:李小琳历年奢华服装大盘点》作为背景报道。

有关李小琳与海南落马副省长冀文林之间关联的揭发,正是《亚洲周刊》3月初的那篇报道选题:“冀文林去年1月任海南省副省长,去年博鳌论坛後分管海南博鳌项目,不到一年,他批出近千亩土地给一家在海南注册仅几个月的外商独资公司,而这家公司的投资方是李小琳任董事的港资私人公司……李小琳透过三个月的运作,获得海南省发改委立项批出博鳌五个地块项目,近千亩土地的经营开发权。一个注册资本仅1万港元(约7,900元人民币)的港资公司,撬动了超过百亿人民币的土地资产。”

而“离岸公司”之说,虽然被内地转载媒体从原文中尽数删去,但因其更加令人瞠目结舌,而成为内地互联网舆论中的隐秘热点。言之凿凿的巨额财富,指向包括李小琳家族在内的多名中共高官。

作为前总理李鹏之女,李小琳长年处于舆论风口浪尖。那些动辄数万元人民币以计的奢华服装只是引发民间反感的第一印象,她和弟弟李小鹏对中国电力能源事业的掌控,才是反对者最大诟病所在。四年前,李小琳接受《环球人物》杂志采访时所说的“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非但没能为她消除“子凭父贵”的质疑,反而成为网络经典反讽句式;今年1月,中国企业报称赞这位女性CEO“统领市值近百亿元的中国电力,似乎是命运的安排”、“天使般美丽的眼睛一闪一闪地如星星般充满了憧憬”的话语,更被讥作“高级黑”。

去年10月,苏黎世保险收购新华人寿事宜在美国遭遇民事诉讼,李小琳曾被英国每日电讯报披露从中“牵线搭桥”。当时,中电国际通过官方微博账号辟谣,算是勉强将其掌门人拖离风暴眼。而后,在今年“两会”期间,李小琳一改往年华丽装扮,以手拿环保袋的形象出现在人民大会堂,3月5日,南方都市报专门为此发表报道,称“今年李小琳的穿着让很多网友直呼‘低调’。”

如今,春秋笔法变成了指名道姓的逼问,并且是以一种看上去没有受到严厉管束的方式出现在内地媒体上,这不能不让围观者浮想联翩。因为就在十几天前,三峡集团的人事变动已经引发对内地电力系统反腐动作的热议,尽管三峡集团公司原董事长曹广晶和原总经理陈飞当时就被宣布“另有任用”,香港南华早报确认两人将分别履新湖北副省长和国务院三峡建设办公室副主任的消息昨晚起又被引入内地,但人民网和光明网所刊文章中的描述仍让外界普遍猜测,习近平或将对李小琳背后的第二只“老老虎”开刀。

其实,曾经身穿军装的第三只“老老虎”也已经在微博微信间被指名道姓,在3月31日被官方宣布起诉的谷俊山就被视作受其庇荫。6日,经由财新网摘录报道,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队建设研究部副主任公方彬四天前发布的博客内容得以进一步扩散:“公方彬指出,谷俊山贪腐案虽然已经进入审理阶段,罪名已经明确,但犯罪事实尚未公布,即便这样,网上许多数字已经接近事实……这一信息,印证了财新网今年1月中旬发表‘谷俊山贪腐案’五篇系列特稿中所反映的部分内容……公方彬还披露,处理谷俊山反映出党中央、中央军委坚定的反腐决心。总后领导第一次向时任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汇报情况,讲了两个多小时,‘原来向胡主席建议把谷俊山调离总后,胡主席不同意,认为这样的人调到什么地方都是祸害,是胡主席下决心惩处谷俊山,才将其绳之以法’,‘习近平上任后,十分重视谷俊山贪腐案,先后10多次点到谷俊山,特别指示要一查到底’。”

随着这篇报道被以“胡锦涛下决心惩处”、“习近平特别指示要查到底”式的标题呈现在各大门户首页,民间多有根据时任总后领导名录查验者,试图从中找到那位“建议把谷俊山调离”的人物。

不过,截至今晨,李小琳和谷俊山的这两组相关报道均已出现多数链接失效之势,前者与其父亲的名字也继续在微博上保持“搜索结果未予显示”状态。

是啊,之前的那个“老老虎”还停留在“你懂的”阶段呢。4月1日,刘汉刘维案在湖北开审,再一次为内地市场化媒体提供了旁敲侧击“神秘富商”周滨的机会,尤其是《财经》杂志本期封面报道《刘汉朋友圈》中的描述,虽然并无太多新意,但仍赢得广泛转载:“广汉市政府内的不少人士都相信,刘汉不仅在德阳,在省里乃至北京都有关系。‘就算是广汉市领导想见刘汉一面,他也不见得会给这个面子。’广汉市公安局一位领导表示,他们知道刘维多年来的涉黑背景,但是,‘都知道刘汉和刘维背后的‘大老虎’,所以上面也没怪我们(不作为)。’……周滨和助手徐某找到孙晓东,带来九顶山旅游项目资料,说自己投入了1000多万元,想要1200万元转让。孙晓东跟刘汉汇报,刘汉回复,‘周滨的事情,只要不过分,都可以答应他。’”

而根据财经网刊发的记者张鹭手记,这篇《刘汉朋友圈》已经“手下留情”:“为了利于编辑部作出判断,原稿里刘汉的高官朋友都是实名出场。但在现有尺度下,显然无法就这么让稿子出街,虽然我们对消息源的可靠度有着足够的自信……虽然刘汉稿件在微博上传开后,不少眼尖的网友凭借略显模糊的信息还原出了本尊,但那毕竟是极少数。即便是关注政经领域的资深媒体人石扉客亦留言谈及,‘各种版本,各种隐语,看着累。’……当然,一家杂志社既不是法庭,也不是道德法庭,所求不过尽可能还原事实。吾稿已成。无论大神的震怒,还是山崩地裂,都不能把它化为无形。至于如何评价,那是读者的权利。”

只不过,另一位署名记者徐潜川终究忍不住。前天上午,他在自己的微博上给出了“隐语”的线索:“当四川富商刘汉裸泳时,究竟有多少高官仍在潜水?本文提及了至少五位现任或者退居二线的省部级官员,这还不包括已经落马的李春城和郭永祥等人。是时候揭开刘汉这谜面的部分谜底了:四川云南,色作黄白;河北海南,谭笑风生……本期杂志在今天开幕的博鳌会场铺设了几千本,希望主事者和涉案人都能够认真对待。”

习近平主导的反腐大潮此起彼伏。两相对比,当年那些在薄熙来治下强力打黑的“传奇”当真恍若隔世。

“重庆渝中分局经侦支队长周渝,曾任重庆希尔顿酒店董事长彭治民涉黑案专案组副组长,打黑二等功荣立者,于2014年4月4日晚在渝中区洪崖洞酒店客房内上吊自杀”的消息,经由“老对手”李庄、刘向南等人前天披露,成为网络关注热点。子夜,代表当地警方发言@平安渝中发布情况通报,在确认“自杀”的同时,宣布“经调查,周渝患糖尿病多年,长期注射胰岛素并引发心脏病等多种并发症,近期又查出患有重度肝硬化,情绪低落,曾向同事流露出悲观厌世”。

面对这桩“自杀”,自由派意见领袖多有世事沧桑之叹,例如@王冉即言“甘心给人当枪的人最后总会崩到自己”。网易昨天更在首页盘点《重庆打黑英雄今何在》,曾因《起底王立军》等系列报道而名声大噪的南都周刊跟进追问“‘打黑功臣’们,你在重庆还好吗”:“王立军获刑15年;唐建华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郭维国获刑11年;李阳获刑7年;王智获刑5年;‘美女检察官’么宁升职……”

今晨,新京报又有《“打黑功臣”自杀为何搅动舆论》之论,并获搜狐将标题改为“‘打黑’善后工作应经得起曝晒”后推荐在首页:“在去年‘两会’的重庆团开放日上,重庆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轩曾承诺:对‘打黑’案件‘依法办理,对的就坚持,错的就纠正。总之都是按照法律要求,依法按程序处理’。但让人遗憾的是,之后似乎就进入了尴尬的信息空窗期。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重庆方面并没有主动披露过‘扫黑’的善后进程,让公众无从得知‘打黑’中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哪些是冤案正在得到纠正,哪些是铁案,不会因相关官员的落马而发生案情翻转……我们看到重庆在努力稳妥解决“打黑”的遗留问题。但正义能否以更公开的方式运行呢?需知道,司法的形式要件在于公开,在于正大光明,这是法律许诺给每个公民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