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永祥被正式双开 《财经》刘汉朋友圈报道余波荡漾

今天(4月9日),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宣布,曾任四川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后担任四川省文联主席,退休常委周永康的秘书郭永祥正式“双开”即开除党籍和公职,移交司法。

官方通稿称,此前,中共中央纪委对郭永祥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检查。经查,郭永祥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通过其子收受巨额贿赂;收受礼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其子经营活动谋取利益;“道德败坏”——官方通稿的这一常用形容词一般用于有两个以上情妇的落马官员。

官方称,郭永祥的上述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违法,其中受贿问题已构成犯罪,经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郭永祥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前天(4月7日),《财经》杂志刊发记者徐潜川、张鹭、鲁伟的重磅调查报道《刘汉的朋友圈》,引起四川政坛震撼。该报道点出了牵涉刘汉案的,除了周永康,以及其老部下已经落马的李春城、郭永祥、李崇禧之外,至少五位,甚至六名现任或者退居二线的省部级官员。

由于风险控制的考虑,《财经》并未在报道行文中直接点名,该报道作者之一张鹭在《财经》新媒体在多平台发布的一篇文章中解释了编辑们隐去姓名的操作过程和考虑。

张鹭回忆,4月4日下午,他花了一个多小时,在《财经》执行主编靳丽萍的办公室反复核对细节。其中一个重要的环节,就是思考如何替报道里涉及的位高权重的官员们隐去名字。

为了利于编辑部作出判断,编辑看到的原稿里,刘汉的高官朋友都是实名出场。但在现有尺度下,无法就这么让稿子出街,虽然记者们对消息源的可靠度有着足够的自信。

张鹭解释,目前付印的这个版本已经是平衡了各种考虑后,所呈现出的结果——“至于为何必须隐名,这个宏观问题则远非一个杂志社所能回答。”

一是做“减法”——从吴兵到周锋再到刘汉,《财经》杂志记者们曾数次飞往四川采访。虽然在采访中了解到的朋友圈名单比已公布出来的要长,但出于交叉印证等新闻规范性方面的考虑删除了。二是做“障眼法”——仅点出与刘汉的项目相关的高官职务,省略人名,即便是职务,也模糊处理,否则等于没有隐名。

隐去姓名的结果,是是传播效果的打折扣。张鹭说,虽然刘汉稿件在微博上传开后,不少眼尖的网友凭借略显模糊的信息还原出了本尊,但那毕竟是极少数。关注政经领域的资深媒体人石扉客亦曾留言,“各种版本,各种隐语,看着累。”

根据本台从可信渠道了解到,财经杂志未点名的五名甚至六名省部级官员分别是:原德阳市委书记、四川省政协副主席方小方;原阿坝州州委书记,现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书记黄新初;原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原绵阳市委书记,现在海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谭力;原河北省长季允石的太太邓秀兰,原内蒙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周德海。

此外,文章所指的,接受刘汉公关后,化解其一场危机的四川证监局处长,则是宏达股份的董事、副总裁牟跃,此人1959年出生,研究生学历。历任四川省国土资源厅研究所副所长,中国证监会四川省监管局处长,后下海出任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等职。

记者张鹭感慨地说,有网友在转发这篇报道的微博时评论,“每个高级官员,身边都有一个刘汉。”其实,每个刘汉身边又何尝不是有一串官员?赖昌星、魏东、黄光裕、李薇,这些身价百亿而涉及不同重案的超级富豪,个个都拥有含金量十足的政界人际网络。

一位熟悉四川政情的媒体记者透露,从前天上午开始,四川官场就开始躁动,地方省宣由副部长带队,紧急进京摸查信息,了解北京风向。

昨天(4月8日),博鳌亚洲论坛在海南开幕,李克强出席。有趣的是,《财经》杂志在会场铺了几千本这期杂志,而报道中涉及的海南省常务副省长谭力就是东道主。

今天最新的消息是,今天上午,海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谭力,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书记黄新初,都分别在博鳌和成都,出席了公开活动,似乎未受影响。甚至有在场的记者描述,谭力谈笑风生,气色不错。

在谭的政治根底邓家的庇护下,谭似乎已经过关,但未来仕途或已看淡,已退居二线的白恩培,已经退休的方小方和周德海则没有消息传出。

在上述文章中,张璐说,“一家杂志社既不是法庭,也不是道德法庭,所求不过尽可能还原事实。无论大神的震怒,还是山崩地裂,都不能把它化为无形。至于如何评价,那是读者的权利。”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