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人下毒”的魔咒

作者: 张鸣
  
  五四运动,北京的学生上街游行,游行完了找到被认为是卖国贼的曹汝霖的家,一通打砸,烧了个精光。气出完了,就开始宣传抵制日货,先把自己用的日货砸掉,然后上大街,阻止别人买日货和卖日货。运动波及到的各个城市,学生都上了街,日货和买卖日货的人,都倒了霉。

  当年的上海,是比北京还要大的都市,洋气得很,时髦得紧。北京人闹上了,上海人当然也不会落后。所以,上海的学生,市民,甚至妓女,都出来抵制日货,但这样的事,是抄北京的稿子,上海人不甘心抄抄就完了,他们有自己的做派。第一个就是罢工。上海的罢工,是我们历史上特别称道的。说是代表工人阶级登上了政治舞台。学生先闹,把先进思想传到上海,知识分子和工人运动相结合,中国革命就开天辟地了。但是,上海工人的罢工,真的跟北京来煽动抵制日货的学生,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按北京来的学生的意思,抵货可以,但罢工就算了,因为当年上海罢工,罢的尽是英法美国人的工,跟日本人关系不大。而学生搞运动,西方诸国,是争取的“统战”对象。但是,上海工人不吃这一套,该罢工,还是罢工。你们爱国,我们也爱,于是著名的“六·三”罢工,就载入了史册。罢工的领导组织者,都是帮会,当年的帮会,可是工人的主心骨。

  上海人当时热心的第二件事,是防止洋人下毒,当然首先是日本人下毒;其次,所有的洋人也都在防范范围之内。

  当时日本人是不是有下毒的计划,肯定没有,有人下毒吗?也没有。但上海人疑心重,不知怎么就传出来日本人已经派遣大批人等,满上海下毒的消息。弄得街头巷尾,人们都神经兮兮。有消息说,日本人在井里下毒了,然后,又传在茶馆里下毒了,最后连自来水管子也有了危险。真的不知道,日本人是怎么往那哗哗往外淌的自来水龙头里下的毒。但是,硬是有大批的人相信。

  一时间,上海当局辟谣,没有人信,租界里的工部局出面辟谣,也没有人信。即使抓了若干造谣的混混,还是没有人信。有公信力的报纸出面解释,依旧没有人信。人们就是相信,日本人会下毒。这段时间,经常有日本人,朝鲜人,或者长得像日本人的人,拎着瓶子打酱油或者买药,被市民当场扭送警察局,即使被证明人家就是打酱油,人们也愤愤不平。市区的市民,比较文明。虽说好几回都差点动武,但毕竟警察一干预,也就算了。郊区的农民,可就没有这么客气了。下乡游历的日本人,差点被打死,有好几回,下乡走动的官人,由于穿得比较特别,挨了揍,有位文职将军,还被打死。

  但凡族际冲突,担心敌对民族下毒,这是世界性的老问题。越是中世纪,这样的怪事就越多。一个地区出现了仇外传言,人们首先怀疑的,就是外来人下毒。人们大概还记得,小说《静静的顿河》里主人公的土耳其母亲是怎样被打死的。这样的事,在当年的顿河哥萨克那里,应该真有其事。这样的事,在中国人闹义和团的时候,大批地发生。北方大面积传播洋人下毒的故事,并且同时传播对洋人所下之毒的解药药方。这样的解药药方,在前些年非典发作期间,也有人传给了我。看来,即使在21世纪,依旧有人怀疑非典的出现,跟外国人有关,是帝国主义阴谋。

  不消说,五四运动期间所有有关日本人下毒的传闻,都是谣言,连影子都没有的谣言。都说谣言止于智者,当年上海的智者不可谓不多。学校多,文化出版机构多,文化人也多。但是,在普遍的仇日情绪笼罩下,要多低级就有多低级的下毒谣言,就是止息不了。很多文化人,其实知道这种传言是无稽之谈,但是他们中的很多人,就是不肯出面辟谣。 有的,是担心挨揍,有的,则不乐意多事,有的,则是出于煽风点火的需要。在他们看来,一场全民抵制日本的运动,需要一点必要的谣言作为火柴和煤油。跟上海市民讲爱国的大道理,他们多半不会听,但只要有了下毒之类的传闻,运动,在下层民众那里,就会热起来。

  在爱国这个大道理面前,并没有被证实有卖国罪证的曹汝霖,家已经被烧了,现在冤枉一下日本人,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他们都不是好东西。这个逻辑,很多中国人的脑袋里,都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4年4月10日06:59 | #1

    在近现代史上,学生从来都是革命先锋,现在也是,当年带头翻墙烧曹家的学生头,后来的结局各不同,有流芳的,也有遗臭的,比如就有后来在汪伪政府任高官战后被审判枪决的。所以,还是要冷静一点看学生运动。

  2. 2014年4月10日16:08 | #2

    大家注意了,本文的一大亮点诞生了—“当年的帮会,可是工人的主心骨。”作者: 张鸣–你以为工人们上班累一天,下班还要自愿投身于“帮会”事业,那是吃饱了撑地吗?地痞帮会组织什么时候对劳苦工人手下留情了,不扒你层皮算你运气好啊,你还发明个“猪心骨”了。。神马价值观哦你!!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