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抢救”海鑫 家族恩怨与多方利益的角力场

  本报记者 栗泽宇 运城报道

  钢铁业多事之秋,危机潜伏在海鑫钢铁集团十余年后突然爆发,这家山西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在刚刚过去的3月轰然倒塌,至今生死难定,海鑫集团董事长李兆会却至今没有公开露面。

  3月初,海鑫集团被工商银行堵门要账。3月18日,其6座高炉全部停产。3月末,又被各种供货商上门要债。与海鑫集团利益相关的小伙伴们不得不闻风而动:海鑫集团所在地闻喜县政府、运城市政府先后过问近况,当地公安甚至派员驻守其办公地点。

  此时,《华夏时报》记者在运城调查获得的信息是,李氏家族仍在将海鑫的麻烦当做“家务事”处理,李氏家族长者、李兆会的祖父李春元召集了家族闭门议事,并提出家族式重组方案;但却遭到李兆会的五叔李天虎的直接反对。家族过往的江湖恩怨让一个偌大的企业不得已想出来的救命招数裹足不前。

  生死不明

  4月3日,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东镇,晴空万里。

  据闻喜县东镇541总医院一位医护人员介绍,今年春天该医院的呼吸科门诊比以往清静了许多。据这位医护人员推测,近日空气质量的明显改善,是呼吸科门诊清静的原因,而空气的改善与位于闻喜县东镇的山西海鑫钢铁集团停产有关。

  一位当地接近李氏家族的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当地工商银行行长曾带银行工作人员上门要账,海鑫集团负责人之一、李兆会的妹妹李兆霞无奈之下直接找到运城市政府协调。贷款到期需要“周转”在当地企业并不罕见,但银行行长亲自带队上门要账的,海鑫是首创。

  4月3日,《华夏时报》记者在海鑫钢铁集团厂区看到,钢厂内所有烟囱没有烟雾冒出,厂区内没有任何生产迹象。一位海鑫集团的员工向记者证实,厂区内的6座高炉已于3月18日正式全部陷入停产状态。

  据该员工介绍,虽然目前全部高炉均已停产,但工人依然被要求每天到钢厂上班,“每天要签四次到,早上上班、中午下班、下午上班、晚上下班都要签字,说是让我们维修设备,但基本上就是聊聊闲天,也没人顾得上管我们。”

  一位已在海鑫集团工作多年的张姓员工告诉本报记者,目前海鑫集团的工人人心涣散,没人有心情去“维修设备”。张师傅表示:“很多人想离开了,但舍不得被拖欠的几个月工资,现在一旦主动离开,恐怕几个月的工资就别想要了。”

  与海鑫集团员工有类似心情的,还有从各地赶来的贸易商代表。

  4月3日是李先生在闻喜待的第9天,据他介绍:“刚开始听说海鑫有一笔30亿的贷款没能力还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开始讨论对策。很快又听说有供货商已经上门要账了,于是我们也马上赶过来,我来的时候这边已经有很多供货商,但一直没什么进展,他们只是说很快会复产。”

  与李先生的焦急等待却苦无结果不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提货人,在4月4日拿到了提货单。走出海鑫集团总部大楼时,他的心情显然很不错,“停产了还是有库存的,我们拿到的应该是库存里的。”

  李氏重组

  要账、提货的人群已经对海鑫集团总部大楼造成了影响,为防止群体性事件发生,当地公安机关已经入驻海鑫集团总部。

  记者4月3日看到,标有“110特勤”的警车停在海鑫集团大门内。一位身穿警察制服的工作人员表示,警方的存在只是防止群体性事件发生,与海鑫集团内部的事务没有关系。

  对海鑫集团来说,工人的情绪正在逐步成为新的威胁。据了解,目前已经开始有少数工人主动辞职,上述张师傅表示,“一旦开始出现工人辞职潮,李家盘算的复产就会变得更渺茫。”

  事实上,关于海鑫集团很快会复产的消息从未间断过。

  3月,河北敬业集团有限公司与河北德龙钢铁有限公司,分别同海鑫集团传出绯闻。据悉,两家河北企业均对海鑫集团派出了“很有诚意”的考察团队,但却均遭到了海鑫集团的冷遇,甚至根本没有见到最高决策层,合作意向也只是由中层负责人代为转告。

  掌管海鑫集团的李家,事实上另有打算。

  据一位接近李家核心层的海鑫集团内部人员向本报记者透露,在李家不久前的闭门会上,李春元曾提出过在家族内解决海鑫问题的方案:李春元和李兆会的几位叔叔,每人拿出1亿元左右的资金,实现家族内部融资,帮助海鑫集团先启动其中一个高炉,以缓解当前的危机。

  “但李兆会的几位叔叔对这个方案都有顾虑,特别是李天虎,他当年被从海鑫赶走的时候比较惨,现在不愿意接受这个方案。”据上述内部人员透露,该方案虽然不被李家几位兄弟接受,但因李春元的坚持,目前依然是商讨最多的方案。

  家族江湖往事

  李天虎在海鑫集团拥有极其特殊的地位,他离开海鑫集团的经历在很多人看来是个“凄惨”的故事。

  海鑫集团创始人李海仓在世时,任海鑫集团董事长,而李天虎时任总经理一职。李海仓突然遇害时,在海鑫集团员工内接班呼声最高的人实际上正是李天虎。曾经历过当年这场人事风波的张师傅告诉本报记者,时至今日,海鑫集团的内部员工们还时常会讨论李天虎重掌大权的可能性。

  “当年就是李海仓主外,李天虎主内。事实也证明李天虎是个人才,人家现在的事业蒸蒸日上,李家其他人都是依靠着海鑫挣钱,只有李天虎是在外独立打拼出来的。”张师傅说,“如果现在让李天虎回来主事,他不一定不愿意,毕竟他是创业元老,我相信他对海鑫是有感情的,但如果只是要钱,我都不愿意让他拿钱出来给李兆会耍。”

  但在2003年李海仓去世后的李氏家族会议上,22岁的李兆会在其祖父李春元的支持下,在海鑫集团大权独揽,身兼董事长及总经理两职于一身,李天虎则被下放到当时海鑫集团下属的一个水泥厂做负责人。

  此后,李天虎正式退出海鑫集团,他带走的也只有那家水泥厂。但在十余年后,海鑫集团面临债务危机,李天虎的事业却越做越大,这让海鑫集团内怀念李天虎的声音越来越响亮。

  在海鑫集团的员工当中,李天虎被形容为“脚踏实地”,而李兆会则被称为“不务正业”。自李兆会接班以来,其长期不在海鑫集团驻守早已不是秘密,铺张的婚礼、奢侈的生活、不靠谱的投资更成为其被诟病的原因。

  但在李兆会同村一位儿时伙伴看来,李兆会也有他的难处,“他父亲是在这里被枪杀的,你让他还坐在那个位子上、那个办公室里、那栋办公楼里,是不是也有点强人所难啊?”

  事实上,李海仓遇刺之前,“资产离晋”就已经是海鑫集团的战略方向。李海仓计划在福建宁德修建自己的分厂,甚至计划炸平宁德近海的一个海岛,“填海造地”,同时还要开挖十几公里的航道,修筑至少一个15万吨的码头。

  但在李兆会接班后,这个福建的项目停滞了下来,原因是李兆会自认找到了更好的投资地点——广西钦州。李兆会认为,钦州除了拥有天然的深水良港和丰富的石灰石资源外,它还拥有出海通道、辐射东南亚市场的地理优势。

  这一事件曾被当做李兆会已经成长为海鑫集团合格接班人的佐证,收录于2003年前后的各类新闻报道中,但预计于2007年建成的钦州项目此后再无音讯。相反,之后的李兆会却常常以“车晓老公”的身份登录娱乐新闻,并先后与多位女明星传出绯闻。

  事实上,李兆会在经历过渡期后,一直将海鑫集团的日常事务交给其妹李兆霞处理。与李兆会轰动一时的婚姻相比,李兆霞的婚姻同样具有轰动性:李兆霞的丈夫是家族中一位同辈姐妹的前夫。

  本报记者多次联系李兆会及其亲属,均未果。

  李海仓阴影

  李兆霞的特殊婚姻引发了许多关于她的猜疑,在海鑫集团内部,李兆霞想摆脱李家,“光顾自己捞钱”的说法流传甚广。其中最常被引用的证据,就是海鑫集团内部的停车费,全部归李兆霞自己的公司所有。

  但海鑫集团的门卫表示,院内停车场通常情况下不收停车费,对所收取的少量停车费去向何处,其只是如数上交,具体去向并不清楚。

  在上述海鑫张师傅看来,海鑫集团如今的没落,问题恰恰出在日常管理上。“你上面就光顾自己捞,下边也跟着捞。李兆会什么都不管,李兆霞光顾自己挣钱,李春元卖点炼钢的废料都能变成富翁,这厂子到现在每年都能养活好几个千万级的富翁,一结算却赔本。”张师傅称,“一辆运原料的车,在进货时去那儿反复转几圈,就等于拉了好几车的原料,钱都进了他们的腰包。”

  由于海鑫集团已经停产,原料运输等管理漏洞无法核实。但闻喜县一位政府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海鑫集团内部的管理混乱是近几年人尽皆知的问题,“钢铁行业的低谷只能说是外部环境,但以李海仓留给海鑫的底子,扛上几年完全不成问题,现在海鑫的问题还是出在近十年混乱的内部管理上,贷款到期不过是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该工作人员表示,海鑫集团的家族属性,使其在遭遇困境时,无法找到协商解决的可行性办法,海鑫集团至今依然受困于十余年前领袖李海仓突然死亡的迷局之中。

  海鑫集团多位员工表示,目前已经5个月未发工资。整个东镇约6万人口,近万人在海鑫工作,约有80%的人靠海鑫吃饭。他们每时每刻都在等待着李氏家族的消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