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木社区:“中国PX发展论坛”归来

虽然我在化工口做科研工作,可是一直都是在实验室里。前几天刚在十大看了PX,才稍稍了解一点PX的知识,恰好昨天部里说有个“中国PX发展论坛”有两个名额,想起板上看来还是个热点,于是就去了,是彻彻底底的打酱油的。根据记忆零零碎碎的说些吧。

大会由中国科协,化工协会,化工信息中心主办,在中国科技会堂

上午做了几个大会报告,做了一个嘉宾访谈,下午分会场,我们听的技术分会场,主题是PX技术面临的挑战

大会报告给人总的感觉是:

化工业需要注重环保,公众需要科普,增加公众科学素质。PX本身并无什么大毒性,总的危险程度跟汽油相当,本身是一普通的化工原料。

PX为什么突然变得很重要,需要大量进口呢? 主要是 我们的服装业大力发展——》人造纤维聚酯(PET)短缺 (先进口PET,后来我们国产化了)——》PET原料 PTA (对苯二甲酸)短缺(进口PTA,然后又国产化了)——》于是原料PX短缺了。

PX是从石油到纺织整个产业链的最上游的一环,这个自给了整个产业链就打通了。

我们的聚酯占世界的近 70%, PTA占 约 50%, PX占 20-30%。 缺口由进口补缺。

纺织业 PX的贡献 相当于 6亿亩棉花

九江金陵石化讲了他们的PX项目因受厦门和昆明时间影响后成功取得公众理解的经验,主要是耐心向公众解释,政府牵头担当,严格环评和建设——开门建厂。向公众做了二十多次报告,多次厂区参观等。

上午最后做了一个嘉宾访谈节目,最后提问,第一个是中央台的记者,第二个是化工口的一个媒体,我大着胆子提了最后一个问题,受板上的影响,“听了报告,我觉得PX时间实际上是一个社会问题。有网上(其实就是水木)说,我相信PX没毒,不等于PX生产过程没毒, 我相信有技术可以保证生产过程的安全,单不相信企业会有动力区按照要求实行,毕竟有案例是即使配套了环保设备,也有检查时开,平时不开的情况。引用马克思的话,资本是肮脏的,那么如何解决企业的利益和公众需要的环境保护的天然矛盾呢?”

嘉宾回答主要有三点:一是首先得企业的自律。就像社会要讲道德一样,仅靠法律史管不住的。 二是加强政府监管,比如严格检测建设 和 严格周到的检测生产的污染, 三是加强 公众的监管,包括媒体的监管。

下午听的几个技术报告包括三个中国的,两个外国的,了解了下行业的总体技术情况。

PX的技术分为三部分

一是芳烃的来源。现在技术是石脑油裂解重整。新兴技术是甲醇合成(煤化工)。美国页岩气的应用可能会导致该行业根本性的变化(原料比石脑油便宜好几倍)

二是芳烃的异构化,将反应中各种芳烃转化为PX

三是分离技术, 传统是吸附分离,结晶技术是新兴技术。

所有技术都在不同程度上强调了环保友好节能降耗。

整个报告下来,整体印象是中国技术(中石化,清华大学)整体不落后于国外技术,甚至有领先的感觉。

最后总的体会:

PX实际上是个社会问题, 是PX项目为整个污染行业积累的怨气买单,不排除部分别有用心的人的挑动。

但是个人感觉, PX事件虽然对PX项目本身有些冤枉,但是对提高整个公众的环保意识,提高企业的环保自律性客观上仍有积极作用。

另外吐槽下,个别大会报告给人感觉是中国很“专家”真的还没学会跟公众打交道,面向媒体和公众的论坛做得跟自己部门的年终总结似的。

还有点体会就是,科研人员还是应该多听听这样的报告
了解自己的课题在整个行业,甚至整个社会中的位置
了解行业发展的趋势和矛盾所在
这种宏观性的报告,对提高科研人员的境界还是有相当重要的作用。

其实px如果监管严格的话,压根不是事
国外不是事的事,为啥到了中国就成了事呢?
以茂名事件为例
当地”现有企业”环境保护的情况怎样?河流,土壤有没有污染,老百晓反映的污染源有没有畅通的渠道反应,得到解决?
所以,我的观点是,与其反复强调px是安全的,不如先做好现有的环保工作,让老百晓认识到政府是靠得住的,然后再谈px如何安全,px再安全也是化工厂,怎么就不能接受群众监督呢?

曹湘洪:“PX恐惧症”是产业发展的最大挑战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曹湘洪今日在中国PX发展论坛上表示,为了满足国内PX的需求,近年来,我国计划建设或准备建设一批大型PX项目。预计到2015年前将拟建成10家PX生产企业。然而,其发展并非一帆风顺。受近年大型石油石化企业发生重大责任事故的影响,加上一些非PX专业领域的专家缺乏科学依据的议论,以及一些媒体不负责任的炒作,社会上流行着PX有毒、致癌等错误概念,“PX恐惧症”使规划建设的大型PX项目屡屡受阻。公众的不理解已经成为我国PX产业发展的最大挑战。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会长李勇武表示,对待这一现象,首先要闹清楚PX是什么?其次再讨论要不要发展。
  PX是什么?
  PX是英文P-xylene的英文简写,中文名称为1,4—二甲苯,别名对二甲苯。作为一种芳烃产品,其多为炼油及乙烯装置配套,是石油化工生产中非常普遍的化学品之一。PX来自石油制品,可以大规模生产,生产成本相对低廉,因此可以保证人们能够享用到物美价廉的涤纶纺织品等。
  在现代生活中,PX用途广泛,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PX是一种重要的有机化工原料,下游产品主要用于生产精对二甲酸(PTA)以及聚酯(PET,或称涤纶、的确良),并最终用于生产生活常见品,如衣服、饮料瓶以及食用油瓶等。在工业领域中,PX主是生产聚酯纤维和树脂、涂料、燃料以及农药的原料,而在生产香料、医药、杀虫剂、油墨、粘合剂和染料等领域也有着广泛的应用。另外,PX也是汽油的组成成分之一。
  为什么要发展PX项目?
  作为人民生活的保障的基础原料,PX在人们日常生活中已不可或缺。不仅如此,PX也是我国国民经济链条中的重要一环。
  李勇武表示,厦门事件以后,PX的缓建与停建,使得我国PX的对外依存度大幅提高。2013年PX的总消费量1641万吨,进口占905万吨,比重达到了55%,而且今年还会有所增长。
  中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副院长毛加祥表示,PX项目要不要搞,要从聚酯产业链的角度分析。作为涤纶、人造棉的原料,如果PX原料大量进口,那么我国的纺织产业的国际竞争力是怎么样的,可想而知。目前,从涤纶产业链看,中国PX原料下游的各个环节已经打通,只要解决PX的原料问题,就可以促进中国经济的发展。如果PX问题不解决,将严重影响我国未来的经济发展。(见表二)
  PX到底有没有危险?
  曹湘洪对此做了生动的比喻:PX项目就像动物园,危险动物关在笼子内,这样的动物园不但对孩子没有危险,反而成为孩子的乐园。任何化学品的生产都有一定的风险,但是有风险并不等于有事故。在PX项目的生产过程中,安全风险不但可控,而且与其他化学品的生产过程相比,反而风险更小。
  在PX的燃爆危险性方面,曹湘洪表示,PX化学性质稳定,沸点较高(138.4℃),25℃饱和蒸气压为1.16kPa,比同温度水的挥发性低。PX的闪点为26℃,属于高闪点易燃液体,自燃温度为528℃,火灾危险性为甲B类。PX常温下为液体,只有在其蒸发气体与空气充分混合,且浓度处于爆炸极限范围内时,才有可能发生爆炸,其蒸气的爆炸极限为1.1~7.0%(V/V),超出此范围不会发生爆炸。
  在PX的毒性与致癌性方面,曹湘洪院士列举了一系列数组:在毒性方面,PX没有列入《剧毒化学品目录》(2002版)和《高毒物品目录》(卫法监发[2003]142号)。其急性毒性主要是对中枢神经和植物神经系统的麻醉和刺激作用,根据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外来化合物急性毒性分级标准和我国的《急性毒性试验》(GB15193.3-2003),PX属于低毒物质。“高浓度二甲苯引起急性中毒很少见” (《中华职业医学》人民卫生出版社)。在致癌性方面,PX未列入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中心2008年公布的权威数据中的组1(确定的人类致癌物)和组2(可能是人类致癌物);欧盟《物质和混合物的分类、标签和包装法规》(CLP)也未将PX分类为致癌性物质。现有数据不能证明PX具有人类致癌性。
  换句话说,PX的毒性与汽油是相当的。
  在谈到国外PX项目的发展时,曹湘洪列举了德国巴斯夫在莱茵河旁的化工园区。园区紧邻莱茵河和居民区。期间,公众、化工园区与环境安全都能够达到平衡发展。
  PX如何破题?
  随着经济的发展,我国未来对PX原料的需求将不断增大,数据显示,我国PX的表观需求量2010~2015年的增速为10%,2015~2020年的增速为5.3%,2015年和2020年将分别达到2416万吨和3276万吨左右(见表三)。然而,近年来,中国的PX项目却基本处于放缓或停滞状态,于此同时很多国家却在大力发展PX项目。
  曹湘洪表示,就在我国PX产业发展屡遭抵制的同时,韩国、日本、新加坡等周边国家的发展却欣欣向荣,他们正在抓紧建设大型PX项目。按照目前所掌握的部分数据显示,韩国到2016年PX产能将超过1000万吨/年,沙特到2017年产能将达到4000多万吨/年。而其目标市场就是中国。
  关于PX原料的解决问题等项目,与会各位专家均表示,中国PX项目如何破题,国内公众的理解将成为最重要的因素。与其盲目跟随,不如理性辨析。这种方式对于国家和人民都有好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