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从乌克兰到委内瑞拉谈中共的两大难题

(一)目前的两大事件

据报道,乌克兰前总统及前政府成员纷纷试图逃往俄罗斯。

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目前依然停留在东部边境地区,原因是,他和随从一行曾试图从边境城市DONYECK乘一架私人飞机逃往俄罗斯,结果机场边检人员阻止他们起飞,亚努科维奇等人接着企图用金钱贿赂边检人员,遭坚决拒绝。之后亚努科维奇等人只好返回哈尔科夫(Harkov)。

前最高检查院院长和前国会副主席也无法乘飞机逃离,此间发生了枪击,但无人伤亡。据悉,前内务部长已经成功逃往莫斯科。

东部城市哈尔科夫,前总统的大本营,两天前也发生了针对亚努科维奇的大规模抗议示威。亚努科维奇逃跑后,人们进入他在基辅市郊的豪华别墅,成了“腐败博物馆”。人们发现里面有小型动物园、小高尔夫球场、汽车收藏室。很多新闻图片大家已经看到了。

无独有偶,委内瑞拉人民也起来闹事一周了。查韦斯玩弄爱国主义骗人民骗到他离世,可他的继承人就没那么幸运了,现在靠军队警察还站在政府一边镇压人民而政权还在维持着。然而,熊熊的烈火一旦点燃,纵使使用机枪坦克轰炸机,腐败政权也很难维持下去。

委内瑞拉抗议者对腐败寡头们打出的标语是:“说马克思的话,玩斯大林的统治,过着洛克菲勒的生活。而人民却在受苦。” (They speak like Marx. Rule like Stalin. And live like Rockefellers. While the people suffer)。

(二)乌克兰的民族难题

乌克兰分为东部与西部两大块。东边的半岛虽然地盘小,但几乎整个工业尤其是重工业和资源都在那里。苏联把乌克兰吞并后,斯大林就把重工业制造业定在了克里米亚半岛,那时该地还不属于乌克兰。是赫鲁晓夫搞民族改革,把克里米亚半岛划归给了乌克兰加盟共和国(类似于中国的某某民族自治区)。这样划分也有点道理:克里米亚原居民不是俄罗斯人,虽然他们讲俄语,他们是当年入侵中国的匈奴人跑得那里去的。而西边的则是从波兰领地分出来的。所以,这两个民族组成的国家是苏联解体后继承了苏联时期的加盟共和国划分的边界。没有民族融合硬给分在一起的“捆绑夫妻”。不闹离婚是很难的。

普京当然想要回克里米亚,因为当年苏联的不论是航母还是飞机发动机军舰发动机技术与制造设备都在那里。包括中国自己制作的飞机,发动机也是从那里进口的,甚至第一艘航母辽宁舰也是在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制造的。而乌克兰西边的人民,总是无法忘记当年被苏联吞并的过着没有自由没有尊严生活的共产党专制历史。普京的强势,令他们心有余悸。如果分裂成两个国家,东边的克里米亚地区则会成为俄罗斯的势力范围;而西边则会成为欧盟势力范围。

如果继续在一起,一边是俄罗斯做后盾,一边是欧盟做后盾,除非俄罗斯也加入欧盟,否则矛盾是很难解决的。乌克兰总统逃离后,西边的反对派第一件事便是把12座列宁雕像推倒。表明他们对苏联时期留下的疤痕还没有彻底治愈。他们推倒列宁雕像是表示反抗普京的俄罗斯势力渗入到乌克兰,表示他们与俄罗斯势不两立的立场。

诚然,亲俄的总统亚努科维奇腐败了也是事实,但即使他不腐败,历史遗留下来的民族矛盾也极难解决。

(三)委内瑞拉的腐败难题

查韦斯靠反美的民族主义能勉强维持腐败政权到他死。查韦斯在世时就一边廉价卖石油给美国,一边扛着反美大旗,特别滑稽。就跟中国一边买美国国债、中央委员都把家属送到美国,一边开足马力反美宣传。他们的共同点是:一边靠民族主义欺骗人民,一边在背地里巴结美国。一看人民要起来闹事了,总统马杜罗便提出跟美国和好。然而,美国能否跟这个腐败政权合作,目前还是个疑问。

(四)中国的民族难题与腐败难题

多民族未必一定有民族难题,比如,民族最多的是美国,地球上几乎每个民族都有在美国的居民。然而,美国在本土各州,不允许有民族自治区域。试想,如果把非裔集中到几个州,把西裔集中到几个州,把亚裔集中到一个州,那么,民族矛盾毫无疑问会成为火药桶,弄不好就会因领地与经济利益而发生战争。

毛泽东胡乱治国,搞了个民族自治政策以“解决”民族矛盾。如果他效仿美国的做法,把新疆维吾尔族大量移民到内地,就跟民国时期满洲人到内地、内地人到东北的融合方式,而不建立任何民族自治区,就不会有民族矛盾后患了。满族人、蒙族人,连语言都没能继承下来,还有什么民族分裂的后患?

别说毛泽东办不到这点。当年,他让回民养猪的恶毒事都干得出来也办到了。在那个年代,国家出资互相移民根本就不是难事,只要给足够的钱,给新房,他们就可以移民到内地。一开始肯定是一个街区一个街区的壁垒,但公有制的工作单位里各民族掺和在一起,很快就融合了。比如我们老家那里,在晚清开始后,很多回民就逐步汉化,只有个回民的名义,其它方面都跟汉族人一样了,就是他们过年时吃羊肉,汉族人吃猪肉而已。语言相通,一样记工分,没觉得有什么矛盾。

中国解决新疆的民族矛盾没有融合政策,靠镇压来化解民族矛盾是非常愚蠢的做法。毛泽东的自治是谎言,根本就不给人家自治权,只是偏人的把戏。靠骗人的把戏玩了六十年,说起来还真的算是奇迹了。欺骗不下去了,只靠镇压就很难了,因为武力镇压不是化解矛盾,而是把矛盾压下来等着有机会爆发。一旦有机会分裂,比如发生外战与内乱,那里的民族冲突便有种族间互相厮杀的危险。

中国的问题不仅仅有类似于乌克兰的民族矛盾(至少包括新疆西藏)难题,还有比委内瑞拉更腐败的反腐败难题。乌克兰和委内瑞拉毕竟是全民大选的民主国家,乌克兰已经宣布提前大选,也就是再过两三个月新的总统将诞生。而委内瑞拉的现总统马杜罗是在大选时勉强过半数的总统(他以50.7%的票数当选,而反对党候选人得票率49.1%),毕竟多了一点点,反对党也认同了选举结果。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政府想靠媒体洗脑混日子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这才是为何在委内瑞拉人民起来闹事后,马杜罗总统便改弦更张主动提出要与美国改善关系的原因。

马杜罗是查韦斯时代的副总统,查韦斯家族与他的家族腐败的账,一旦反对党上台,说不定就会遭到清算。所以,委内瑞拉反腐败有制度依靠,毕竟民主选举的制度马杜罗已经没办法废除而走回到专制制度那里去了。从专制到民主是一条不归路,只是拐弯的时候有迂回现象。

中国的反腐败没有制度可依,加上互联网的无孔不入,还想靠给人民大众洗脑来欺骗人民混日子,是极难办到的。剩下的权宜之计只有大力反腐和解决民生一条路,就是要让既得利益集团把吃进去的民脂民膏吐出一部分给贫困的人群。如果没有外敌的干扰,这也许能让习近平有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换汤不换药的改革空间以完成他的两个任期。然而,要实现这一中国梦(确切地说是习近平梦,简称习梦),根据中国两千多年专制政权反腐败的经验与教训,尤其是朱元璋反腐败失败的原因和宋徽宗不反腐败的结局,习近平需要明白两个道理才能做到。习近平把反腐败提到亡党亡国的高度不是危言耸听,客观上来说,他在目前除了反腐外并没有其它路可选。在权力你死我活的决斗中,他是否能赢,还处在未定之天。

综上所述,对中华民族的长远考虑,就要未雨绸缪,不能对眼前的危机视而不见。

反腐与反恐

上文提到,对民族矛盾不能掉以轻心,所以习近平面临着反腐与反恐的双重压力

(一)中国西边的隐患

当年,胡乱治国的毛泽东学苏联搞了个民族自治,与民族融合恰恰相反,荒唐透顶,后患无穷。在他晚年为了缓解印度对藏独的支持而帮助巴基斯坦搞了核武,从长远看,这更是一招臭棋。虽然中国那时面临的直接分裂因素是藏独而非疆独,然而,对比藏独与疆独,更可怕的则是疆独。

从民族同化角度来说,藏独与疆独都不容易被汉族同化,因为他们有自己的宗教信仰。既然放弃了对他们的同化期待,那就需要比较哪个危害更大。

藏独的宗教,本质上是上层奴化底层的宗教,这跟中国的儒释道上智下愚奴化百姓有殊路同归的意味。这也是为何高原上的藏人统治者跟汉族政权有上千年的互相尊重与交往的原因。而疆独的伊斯兰教,本质上则是对外“杀死异教徒”圣战性质的宗教。这就决定了藏独最大的威胁在于自焚,而疆独最大的威胁在于杀汉人百姓。

为了制裁印度对藏独的支持而帮助伊斯兰教的巴基斯坦搞核武,从长远看是非常危险的。按照美国公布的情报来看,巴基斯坦才是地球上恐怖分子的大本营之一,本拉登就藏匿在巴基斯坦是历史的事实。巴基斯坦当时也跟着美国反恐,等本拉登被抓,他们就公开抱怨美国私闯领空,而非庆祝抓到了本拉登。

从伊斯兰教国家的历史来看,在他们眼里,宗教比种族更重要。所以,巴基斯坦人虽然表面上跟中国称兄道弟,但骨子里他们是站在同一宗教的疆独一边的。等到中国不得不跟美国俄国一样对待恐怖分子的那一天,巴基斯坦人的真实态度就会一夜间表现出来。也只有到那一天,中国人才会明白过来人家本是一家人。事实上,中国在印度之前就有了核武,并不在乎印度会使用核武对付中国。当时只要公开讲出中国给巴基斯坦提供核保护伞就可以了,而非真的让巴基斯坦拥有核武。主张圣战的伊斯兰教拥有核武,尤其是很容易提供给疆独的巴基斯坦拥有核武,对中国的威胁要比印度拥有核武严重得多。数学考试总是零分毫无逻辑思维能力的毛泽东是搞不懂这些本属于常识的道理的。他对各类宗教的特征更是一窍不通。他给中华民族带来的灾难绝不仅仅是不尊重科学搞大跃进饿死三千万农民、玩权斗打右派文革整死几百万人那么简单。

(二)新疆的反腐重任

要从根子上解决穷人冒死也要杀人的途径,一是从改良宗教方面入手,另一是从改良穷人的生活条件方面入手。前者属于地球人的使命,绝不是中国政府能办得到的。而后者便是在新疆打老虎。那里的腐败一定要比其它地方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就造成了富人太富而穷人过多的局面。这样的局面,其穷人更容易被疆独分子煽动起来杀汉人,因为他们认为那些维吾尔族富豪都是汉人的朋友,是沆瀣一气的结果。所以,在新疆的反腐任务很艰巨。难度也大,因为有投鼠忌器的担忧,害怕那些既得利益者誓死反抗并指挥恐怖分子搞暴乱。

事实上,越是不敢打虎,老虎越是看准了你不敢反恐。你一旦真的打虎,便有擒贼擒王的高效,那些喽罗看到你真的敢打虎,那你就是龙,比虎厉害,他们就更佩服你了。

同时,要解决贫富差距的难题。一方面要打虎,另一方面要让少数民族的底层过上体面的生活。法国几年前也是伊斯兰教移民的孩子太穷,失业率太高而闹事,后来政府给予经济上的帮助,情况就好了很多。不论哪个国家,政府必须解决贫富差距太大的社会问题,社会矛盾才能得到缓解。

有人计算过,整个中国的农民工,政府给他们每人每年1万元人民币的救济,也只占GDP的3%而已。这也包括了少数民族的穷人。所以,按照现在政府印钱的规模,给穷人一定数量的经济帮助,是办得到的解决社会矛盾釜底抽薪的办法。这样做还可减少维稳经费的开支。

一方面要用武力压住恐怖分子对平民(从打扮看昆明这次被杀的大多数是农民工)的杀戮,要大张旗鼓地镇压恐怖分子;另一方面要逐步建立起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在这方面,二战后欧洲和加拿大等国做得比较好,美国也算是逐步跟上来了。今天,中国的富豪并不比欧美国家差钱,富豪数量也非常可观,但政府对穷人的帮助还没起步,甚至还是地球上“公民被分成城市户口与农村户口”的最后三个国家之一。习近平的改革要从解决穷人的基本生活保障方面着手。

只有当穷人也不担心没饭吃、没地方住,人们的奴性特征才会消失。他们有强大的奴才心理,是因为他们害怕得罪了有权的人就没工作,没工作就吃不上饭没地方住了。解决了温饱和医疗等基本生活需求后,人们的内心也就强大了,自信心也就随之增加了,民主素养也就随之提高了,社会风气也就逐步改善了。社会不能搞丛林法则把穷人不当人。社会发展到今天,已经不需要那么多人工作了(何况大多数人的工作是增加消耗地球资源的,是对地球环境起破坏作用的)。需要把一些没工作的人养起来,有吃有穿有房住有医疗保险等基本的生活需求。美国政府给很多农民钱,只要他们闲着地不耕种就给补贴,以保护耕地与环境。到这一步,恐怖主义、社会动荡也就消灭于无形了。那些在美国的华人反对美国搞全民医保、给穷人救济的人,还生活在等级森严、做人上人、丛林法则、勤劳致富的陈旧思想体系中。国内之所以还有城乡二元体制,也跟大多数人没有现代民主理念有关,他们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美国共和党反对给富人加税反对给穷人医保,又要杜绝恐怖主义。在这一点上,民主党的观点是对的。美国的穷人有了医保并能满足吃住等基本生活需求,是最直接的反恐措施,比把钱花在军费上合算得多。为了减少雾霾和污染,中国更应该改变观念,把不工作的人养起来,以减少由于工作的人太多造成的资源浪费和对环境的加速污染。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