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堂被要求拆除十字架 浙江“三改一拆”引质疑

@基督徒曼德 温州惊现蒙面教堂:近日,温州瑞安仙降高速路出口一教堂收到政府要求拆除十字架通知后,左右为难的把十字架先用帆布包起来。

Bk4EORICYAEkdy4

—-

一场以温州为试点的全国性逼迫已经开始

Source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种种迹象表明,被誉为“中国的耶路撒冷”的温州教会被强拆十字架和教堂的逼迫正在全浙江省蔓延,更有迹象表明,此一逼迫的决策并非止于浙江省,而是北京共产党中央有意展开的对基督教的新一轮全国性逼迫。事实上,根据网络消息,除了浙江全境很多教会收到需要拆除十字架和教堂的通知外,东北各省、安徽、河南等省份的教堂也收到了类似的通知。从全国的此种局面和温州作为中国基督教象征性城市受到的逼迫来看,2014年开始的这场对全中国基督教和基督徒的迫害和压制,已经以拆除十字架和教堂、侵犯教产权利的方式,无法避免地开始了。

4月3日,温州永嘉县瓯北镇的三江教堂及其屋顶的十字架,面临强拆。但由于3000多名基督徒同心合意的祷告和维权,政府暂时妥协。事前被捕的三江教会陈道真执事被取保候审,三江教会领袖们与政府达成协议:主堂不拆,十字架暂时不拆,双方都同意后再整改十字架。教堂附属楼要自行拆两层。但是温州永嘉政府同时又抓捕了3个政府规划局的人,似乎政府要打算坐实教堂是违章建筑的罪名。三江堂现场稍后传来几次武警来强拆的消息,虽后来被证为不实,但这些迹象为三江事件留下了变数,局势并没有告一段落。与此同时,温州全地、浙江全境风声鹤唳、狼烟四起,更大的逼迫随着三江事件已经在浙江全境乃至全国蔓延。

首先,隶属温州的瑞安、乐清、苍南等地教会,都受到当地政府部门的口头或书面通知,要求拆除十字架或教堂,如苍南县灵溪镇沪山教堂十字架、瑞安市区沙河聚会处十字架。一位温州基督徒在网上说:“我目前知道瑞安已有9所教会接到拆十字架与教堂的通告。三自教会背景5所,家庭教会背景4所”。网络微信群中一位温州藤桥信徒发出祷告文字:“(请发藤桥各信徒)宝贵十架,宝贵教产,警醒祈祷,警醒半小时:这是一场属灵的争战,这需要我们一同守望,弟兄遭难,我们岂能袖手?何况我们也受威胁。为了三江,为了埭马,为了横山,暂定4月9-11日,每早上6:30-7:00在藤桥福音堂内,一同向神仰望,呼吁也期待你一起。请转发,请代祷。记得,就明早开始”。

可见,除三江堂外,更多更严重的强拆教堂事件在温州蔓延着。温州的形势已经非常危急了。温州被誉为“中国的耶路撒冷”,由于温州是外国宣教士很早就扎根的地方,信徒一直为持守信仰而抗争不止,也由于这边民间经济发达,民间基督教势力有足够大的经济基础。故温州教堂林立、教会神学院到处都有。温州也被称为“信仰特区”“信仰飞地”甚至被认为是“信仰租界”。温州无疑成为中国基督教发展的象征、是中国基督教兴旺自由和大复兴的标志。而摧毁这个标志,对摧毁整个中国基督教的发展具有战略意义。“擒贼先擒王”,当局就是凭着这个魔鬼逻辑开始以温州为试点,逐渐向全中国基督教磨刀霍霍的。

从浙江全境来看,强拆十字架和教堂的行动从今年年初就开始了,2月27日,杭州余杭区黄湖镇黄湖基督教堂门顶上的十字架被拆除,当地政府派人并动用专用起重机拆除;同日,浙江舟山市定海区白泉镇白泉基督教堂得到当地政府方面的紧急通知,要求在2月28日、3月1日一定要把十字架拿下来,否则责任自负。浙江当局同时要求全省各教堂将矗立于屋顶的十字架移到教堂内,挂在墙上,成为“上改下”及“大改小”,但不能立在教堂顶上。

由于全世界基督徒的反对,浙江当局年初拆除十字架一度暂停。但是进入4月份后,浙江全境强拆教会十字架和教堂的行动愈演愈烈。杭州、舟山、台州、奉化、萧山、宁波、丽水、海宁等地教会都传来被要求拆除十字架和教堂的消息。如4月8日浙江丽水地区龙泉市八都镇教会接到镇政府通知,说八都教会的十字架太显眼了,要求教会拆掉,且市委书记也指示下来说:必须要拆!网上有一紧急代祷通知:“今天将有县民宗局领导来沪山教堂查看十字架,请弟兄姊妹切切为此事祷告,求神恩待祝福这些领导,使他们能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办事,不要有基督信仰的歧視的行为。切切”。而一浙江网友在网上写到:“全省所有宗教场所不能亮灯,国道,省道及高速公路两旁十字架分期拆除放在建筑立面上”。永嘉网友写到:”今天,永嘉管宗教的人员很“辛苦”,下班时间了,还亲到各教堂要求关十字架的灯,说省拆违领导在永嘉,被看到让他们很为难。21世纪了,能进步点吗?”

以上可见,这股拆除、挪移十字架和拆教堂的歪风已经席卷到整个浙江全境。浙江这个领改革开放风气之先、全国基督教最为兴旺的省份,到处呈现出基督教被打压、受控制、遭逼迫的现象。而且有更多的消息证明,浙江之所以作为迫害基督教的“试点省份”,是因为如此可以警告其他追随浙江的地方,也可以把打压“最具难点”的浙江的经验推广到全国。

表面上,浙江省今年以来迫害基督教的行动,是浙江省“三改一拆”运动的持续。根据浙江省人民政府2013年2月21日发布的《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在全省开展“三改一拆”三年行动的通知》(文号:浙政发〔2013〕12号)中指出的:“省政府决定,自2013年至2015年在全省深入开展旧住宅区、旧厂区、城中村改造和拆除违法建筑(简称“三改一拆”)三年行动”(注1)“三改一拆”行动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制订方案、明确目标。第二阶段:落实措施、全面推进。第三阶段:总结表彰、巩固成果。2014年正是第二阶段。

在4月3日温州《乐清日报》文章《“三改一拆” 打响攻坚战》(注2)一文中写到:“去年,我市‘三改一拆’工作在温州‘三区两市’中排名末位,今年一季度全市拆违进度不理想。市长林晓峰说,把4月份作为‘三改一拆’攻坚月,打好‘三改一拆’攻坚战、主动仗和翻身仗”。乐清市长林晓峰强调,“三改一拆”工作要抓重点、抓难点、抓示范。所谓的抓难点,就是“依法稳妥有力地推进宗教违法建筑拆除”。

根据浙江瑞安市《关于做好‘三改一拆’涉及宗教和民间信仰违法建筑调查甄别统计工作的通知》和浙江玉环县《沙门镇宗教和民间信仰活动场所违法建筑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注3),浙江当局的确把宗教建筑的拆除当做最为重要的拆除工作。两文件显示,浙江民族宗教部门,配合“三改一拆”行动,制定了一个“七必拆”或“七先拆”的违法建筑细目。根据《沙门镇宗教和民间信仰活动场所违法建筑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这“七必拆”指的是:

一是未经审批登记的基督教私设聚会点及其他非法宗教活动场所必拆;

二是对依法登记活动场所未经审批搭建的违章建筑及规划审批超面积部分必拆;

三是违法违规占用农耕地的小庙小庵必拆;

四是影响公共安全和重大建设的小庙小庵必拆;

五是严重影响村庄规划或美丽乡村建设的小庙小庵必拆;

六是交通干线两侧的小庙小庵必拆;

七是借教敛财的小庙小庵等非法活动场所必拆。

这“七必拆”在浙江另外一些市政府的文件中写为“七先拆”。无论如何,宗教建筑在拆违中列为最重要的,而基督教私设聚会点(也即家庭教会场所)在宗教建筑中被列为首位。不仅若此,在《沙门镇宗教和民间信仰活动场所违法建筑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中特别提到:“倡导节能理念,要求所有宗教活动场所建筑景观和宗教标志物平时一律不得亮灯”。为什么各级政府、党委还有娱乐场所的灯晚上不节能,偏偏要叫教堂等去“节能”灭灯呢?

这些当局的通知、方案等文件似乎给中共强拆基督教教堂和十字架以合法的理由,而且这些文件表面上也给世人一种只事关拆除违章建筑、无关乎宗教信仰的感觉。所以当温州三江堂事件发生后,当局操纵其媒体和网络五毛,大肆宣传这只是拆违、不是有意针对基督教;任何宗教建筑违章,都要拆除。有些基督徒也上当,质疑温州基督徒为什么不顺服掌权者。

实际上既然仅仅事关拆违,但为什么“七必拆”的规定却是由浙江省民族宗教部门制定的呢?又为什么基督教私设聚会点在“七必拆”内首当其冲呢?另外既然是拆除违章建筑,为什么对教堂顶端的十字架那么在意呢?为什么大多数显眼的十字架都要卸下而且晚上也要关闭十字架的灯呢?为什么很多并非违章建筑的教堂屋顶的十字架也要被拆除、挪移,这跟“三改一拆”有什么关系?!

其实,当局“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它只不过通过“三改一拆”的名义,行打压基督教之实;籍拆除违章建筑的名义,实施打压基督教影响力、控制基督教在中国发展的维稳战略。

正如浙江基督徒作家昝爱宗在年初《致习近平关于浙江拆除部分基督教堂十字架的紧急呼吁》中指出的,这些行动完全是浙江省委书记及高层打压基督教的措施:“2014年1月8日,在舟山视察工作的浙江省委书记、省人大主任夏宝龙路过舟山白泉镇基督教堂(《浙江日报》报道证实夏宝龙当天在舟山定海),说白泉教堂十字架太醒目,太张扬,要把十字架拿下了”。夏宝龙曾任浙江政法委书记,在其任内发生过政府动员千名武警强拆萧山党山教会教堂事件。他一向把基督教视为西方意识形态和敌对势力对中国的渗透工具,他对基督教的仇视和敌视是一贯的。他及浙江高层对基督教在浙江的蓬勃发展早已寝食不安、筹划镇压由来已久。这次他们借“三改一拆”行动,开始对基督教大开杀戒。

不仅如此,众所周知,现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2002年调任浙江任省委书记时,夏宝龙隔年就调任至浙江做其副手,两人一同工作4年时间。夏宝龙的所作所为,习近平不仅都知道,而且相互都有默契。这个默契就是以浙江(尤其是温州)为试点,压制基督教,然后把压制模式推向全国。

自习近平上台后,权力高度集中、大搞个人崇拜。意识形态上急剧往左转,不走西方的“邪路”,高举毛泽东旗帜,俨然开创“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时代”。习纵容极左军方拍摄《较量无声》,该片煽动中国人仇视美国和西方文明,大有与整个西方国家决一死战的姿态。该片在伴随国内基督徒敬拜的画面的解说词说道:“具有明确政治目的的西方宗教渗透,在主流价值观淡化,信仰缺失的背景下,逐渐形成蔓延之势。相关统计资料显示,我国的基督教徒总量,已悄然逼近一亿人。”

前国家宗教局长叶小文在最近的《习近平决心激活传统文化以解困局》一文中指出: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中心议题是弘扬中华传统美德。习近平强调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从中我们看到,共产党中央排斥西方文化及其宗教和普世原则、宣传有利于其统治的传统文化已成为当前意识形态的主题。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央、浙江、温州等当局已经达成一致,借所谓“三改一拆”、违章建筑为幌子,通过铲除信仰的物理空间、破坏教会教产权利,来达到对整个浙江和全中国的方兴未艾的基督教的控制、打压和整肃。使基督教的发展,始终处于“非法化、隐蔽化、地下化、分散化、控制化”(注 4)的弱势状态。

一场以中国基督教的象征城市温州为试点、全国性的对基督教的逼迫已经拉开序幕。诗篇29:10:“洪水泛滥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耶和华坐着为王,直到永远”。温州、浙江乃至全国的基督徒们,不要被仇敌和魔鬼撒旦的攻击吓破胆,因为神与我们同在。逼迫带来教会的复兴、更大的逼迫带来更大的复兴。一切正如温州基督徒在《十字架,十字架–就浙江教堂被强拆事件致主内全球基督徒肢体代祷信》中所写到的:“这不是一场关于物质的争执,而是属灵的争战。文革逼迫使得温州教会教产全面被封或被毁,然而却迎来温州基督徒的空前复兴。我们有理由相信:那只是一个序幕!主恩浩瀚!今天将进入另一个阶段!经上说,“若有人毁坏这殿,神必要毁坏那人”。这殿就是圣徒团契。这是我们的立场!”

注1:《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在全省开展“三改一拆”三年行动的通知

注2《“三改一拆” 打响攻坚战》 见《中国乐清网

注3 《沙门镇宗教和民间信仰活动场所违法建筑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

注4.《五化——我对当下中国家庭教会宗教政策的理解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4月11日21:16 | #1

    有点丧心病狂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