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I:信访局副局长为何自杀?

中国国家信访局副局长徐业安自杀。不久前,该局副局长许杰被双规。许多网民联想到“进京上访”者的苦难,质疑信访成了司法独立的屏障?
部级官员自杀总让人惊讶。 3月24日,中国国新办副主任李伍峰在办公室大楼跳楼。4月8日,徐业安在办公室自杀身亡。自杀原因并不清楚,有分析人士称,根据惯例,官方将以“抑郁症”作为最终结论。老徐时评问道:“最近高级官员自杀事件频发,倒底是何原因”?赵晓感叹:“春天,是个残酷的季节”。五岳散人也感叹:“这个春天是官员抑郁症高发的季节”。
不过,这件事让更多网民质疑信访制度本身的问题。媒体人罗昌平称:“不到半年,国家信访局一位副局被规,一位副局自尽。这个盖子似乎很难揭开。想想那些在上访路上陷入死循环的民众,信访制度应该废黜,而不是改革,它与政法体系构成了司法独立的两大屏障”。在新浪微博和财新网上网民反应热烈。有网民称: “有司法还需要什么信访?信访制度明显就是干预司法公正!”。南山飘说:“信访不死,司法何用?”不周山屋说:“如果司法有用,要信访何用?如果司法无用?要信访又有何用?”海淀区阿光说:“信访局似乎是受冤民众的出口,可实际上是无底深渊”。黑土认为:“不知有多少百姓死,病在信访的途中!一个没有法律公平的社会哪来的社会进步?”有人希望废除信访局,但是,念五空有警告说:“百姓没有选举监督官员的权利,废除什么都是枉然,换个名字又回来了”。DUDU8111 :“全国各级信访局,都是贪污腐败的重灾区?”
有的网民则认为信访局不过是一块遮羞布,又没什么权力。淌潜水警告说:“任何人都可能成为独裁制度的牺牲品,包括独裁者自己”。江水东逝则认为:“要么天天看太多的冤案冤情和访民的痛苦又无力解决而心灰意冷,要么纸包不住火。——可为什么“出问题”的都是副职呢?看来这副职真不是人干的啊”。
财新网的报道似乎从一角披露了信访局这两年越来越“吃重”:“国家信访局的主要职责,包括承办领导同志交办的信访事项,督促检查领导同志有关批示件的落实情况,向地方和部门交办信访事项等。近年来,随着‘进京上访’越来越严重,协调处理群众集体来京上访和异常、突发信访事件的任务越来越重”。
其实,许多访民在还没有抵达国家信访局之前,就已经被“截访”了。蓝鲸财经记者工作平台写道:“随着‘进京上访’人员的数量和规模成为评价地方官员政绩的重要指标,信访考核和问责压力下,地方用各种手段到北京‘截访’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由此催生了‘黑监狱’、黑保安公司和广泛的非法拘禁等乱象,包括出现地方政府到上级信访部门花钱销号的情况”。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