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开除郭永祥离法办周永康还有多远?

截止本文完稿,关于周永康犯罪团伙被查处过程的最新进展内容是他过去的副省部级大秘之一郭永祥被官方正式宣布“双开”并进入司法程序。中国大陆境内的所有官媒都在本月九日集体行动,转发了中纪委网站上刚刚发布的消息:……郭永祥的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违法,其中受贿问题已涉嫌犯罪。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郭永祥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此条新闻中还包括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当天作出的审查决定:依法对郭永祥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在统一口径、统一格式的转发中纪委“官方消息”的同时,在中国大陆境内媒体中一向以大胆和前卫著称的新京报还配发了详细揭露郭永祥犯罪内容的深入报道,点明了他的儿子与周永康儿子周滨之间经济犯罪的共犯关系。
文中揭露说:据四川政界人士介绍,郭永祥与妻子廉某共育有二子,大儿子郭连星,1971年出生于山东省东营市,即胜利油田所在地;二儿子出生于1974年。郭永祥曾是胜利油田孤岛指挥部作业27队的工人。
2001年11月,郭连星成立北京中泰富经贸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于2003年3月注销。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注册在“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18号1203单元”。该房产登记在吴学军名下。吴学军是卷入中石油腐败窝案的四川富商吴兵中旭系的重要“操盘手”,吴兵于去年8月1日在北京西站被有关部门带走,郭永祥被指与吴兵的“中旭系”关系密切。
郭连星还以“神秘股东”身份参与在与周永康亲家母詹敏利、作为“白手套”为周滨打理商业事务的米晓东的生意之中。
2010年6月,郭连星担任法人代表的北京汇润阳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在朝阳区来广营乡奶白路3号设立,注册资金500万元,业务范围包括技术推广服务,经济贸易咨询,化工产品、机械设备、电子产品和矿产品销售。
工商资料显示,“汇润阳光”有两个股东,一个是郭连星,他出资75万元,并担任法人代表、执行董事和经理;另一个股东是北京汇盛阳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资425万元。北京汇盛阳光是周永康亲家母詹敏利和周滨的“白手套”米晓东的合股公司,周永康亲家母詹敏利出资1620万元占90%股份。
这家“汇润阳光”已经于2013年6月8日注销,注销二十天后郭永祥即被中纪委公开宣布“接受调查”。
另外,还有一家由周滨的“白手套”米晓东担任法人的北京浩盛益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四川成都投资成立了成都海利达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在“海利达能源”的工商资料中,“郭连星”也曾以董事身份出现。米晓东有股份的北京建兴光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易圣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合资成立了北京万众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万众基业”的董事名单里,也有“郭连星”的名字。
“易圣投资”官网上显示,“万众基业”正在开发一个高端5A级写字楼项目,位于国贸CBD,该大厦将成为长安街上的新地标。如上内容足见周永康犯罪集团的经济规模是多么的触目惊心。
新京报的这详细深入报道的上网标题为《郭永祥为子谋利道德败坏被双开》,只是在内文中点出了周永康儿子周滨的大名,而全文转引这篇文章的中共五大央级官媒之一中新社官居网则是醒目地在引文标题中点出了周滨的大名:郭永祥被双开已立案侦查其子参与周滨白手套生意。同一时间,中共五大央媒之首新华社的官网上也全文转发了新京报的这篇文章,不过只是取题为《郭永祥为子谋利道德败坏 其子参与米晓东生意》,虽然没有象中新社那样将周滨的大名直接放在转引文章的标题里,但这毕竟还是作为中共一级央媒的新华社第一次在文章内容中点出周滨的名字。不排除这一动向似乎标示着中共政权的最高新闻审查机构已经奉命在涉及周永康父子的“敏感”问题上给央级官媒以些许“松动”,因为在新华社官网全文转发新京报这篇点出周永康之子周滨大名,直白揭露郭永祥的主要经济犯罪内容准确的说应该是为他自己的儿子以及他“老领导”周永康的儿子共同获取巨额经济利益的文章的同时,人民日报的官网不但也全文转发了这篇文章,而且直接以《郭永祥之子曾参与周滨“白手套”生意》为标题抓取读者眼球。
不过在郭永祥曾是周永康大秘,“神秘商人”周滨“就是(前中央领导人)周永康之子”早已被中国大陆境内的大小媒体们提醒过万千次的前提下,如今由一级央媒以“转发文章”的方式直白曝光郭永祥之子与周永康之子之间的巨额共同利益,就算是在高层暗示或默许的前提下的将“大老虎”推出示众,把周滨他爹的大名也一并点出的前奏,其受读者关注的程度可能还不及年郭永祥“道德败坏”之“具体内容”文章受关注程度的十分之一,比如中新社官网一篇以《郭永祥被指生活作风不良曾欲调漂亮姑娘当手下》为题的转引文章就因为被读者太过关注而奉命删除。
正如一位叫豫扬的博主在其《关于周滨案的几点猜想》中所写:(”两会“记者会上)一句“你懂得”,瞬间登上所有中国媒体的头条,这再次印证了国人现阶段的一种奇怪心态。关于周案,其实大部分国人已经从一种当初对腐败大案本身的关注、痛恨,演变到如今的落井下石的猎奇和娱乐心态了。
按照这位豫扬博主的说法:话也说回来吧,权力至“大老虎”那样的高度,很多故事估计“大老虎”本人也不一定清楚,腐败的闸门在他身边一旦打开,势必如潮水般泛滥开来,一泻千里。但是既然“大老虎”身边的大大小小“老虎家族”都被查清了,“大老虎”本人的故事也就基本上清楚了。这也就就好比当年的利比亚和伊拉克,人民推翻了卡扎菲和萨达姆身边所有的依附力量,剩下的,也仅仅是两个体衰的躯体了。我想,国人心态的奇怪,可能怪就怪在还没有看见萨达姆受绞刑和卡扎菲躯体被拖上大街的镜头吧…
就在豫扬博主发表如上高论的前后,有自称是中共高层智囊的中共体制内“学者”在接受境外记者采访时把中共官方至今仍还在周永康本人涉贪与否的问题上装聋做哑的无奈和被动解释成习近平的“运筹帷幄之中,制胜于无形”的“有意为之”。实在是过于高抬习近平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