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已处在敏感的十字路口

国际金融大鳄索罗斯裹挟万亿热钱重返香港,亦对中国房地产业虎视眈眈。李嘉诚带着儿子在过去数月间连续大举清空内地的物业,而英国《金融时报》刊文称,中国的房地产泡沫问题如处之不当,将重蹈日本的覆辙。

房地产已处在敏感的十字路口

  “中国房地产离崩溃时间点还有些日子,采用微调办法还可以调节,现在解决房地产存在的问题还来得及。”不久前,住建部一位官员在演讲中如是说。

  这位官员还把当下的中国与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相类比,认为日本是在城市化的末端发生了房地产崩溃,“因为后面动力没了,这就是房地产崩溃的时间点”。他掐分计秒地称“中国离这个时间点还有一些日子,此时要是能想明白,采用微调的方法,可以调节过来。”

  浙江一个县里的小开发商,就捅出30多亿的窟窿,赚钱他拿走,出事他跑路,现在扔下堆大把的烂尾楼给政府来善后。大量鬼城出没,温州、鄂尔多斯(7.85, 0.02, 0.26%)等地房价的腰斩,不久前在一个县级市采访,当地负责人说,他们城市扩容很快,已经建到三环了,但是现在实不相瞒,空置量太大,一个县城就有300万平方的房子要卖。

  中国房地产市场已处在敏感的十字路口。无论是内在的泡沫膨化和市场规律的作用,还是外部“做空”中国信号的集结,都值得警惕。从内部运行规律看,20万亿的地方债,20万亿的房地产贷款,20万亿的影子银行,锁定并固化中国银行业的血液,银行业钱荒一个重要原因是钢筋混凝土锁定了大量资金,还有相当规模的非阳光化资金通过理财信托等表外非标业务,游离于正规金融体系之外,这既是泡沫的推手,也可能是泡沫破灭的引信。

  无限膨胀的政府债务、依赖房地产的经济增长模式,这些在繁荣的年代都不被认为是问题。只要没有经历过大的周期性衰退,只要危机一天不发生,人人都乐观地认为运行良好的宏观经济和强大的行政力量能够阻止任何灾难的发生,正如这位住建部官员所说“采用微调的方法就可以调节过来”。地方官员自认为是拆屋卖地的能手,是走平衡木、踩高跷甚至是玩高空魔术的高手,一切只需要适度微调即可,收放自如。但是,如果认识是错误的,所有的行动都可能走向灾难性的结果。

  美国《新闻周刊》把中国将因房产泡沫破裂排在“未来世界十大预测”的第二位;“空头大师”查诺斯、麦嘉华、格兰瑟姆等华尔街大佬,不约而同地“看空中国房地产”,查诺斯募集2000亿美元资金,屯兵香港对赌中国房地产,他放言“中国的房地产泡沫如破灭,将以比迪拜惨1000倍的方式终结” 。

  “末日博士”鲁比尼称,2013—2014年,中国经济将会因房地产和地方债问题有大麻烦。野村证券认为,中国正呈现与西欧、日本、美国爆发金融危机之前的特征,以当前的杠杆率水平和房地产业的风险指标进行分析,中国或将会因为房地产迎来一轮金融危机。国际金融大鳄索罗斯裹挟万亿热钱重返香港,亦对中国房地产业虎视眈眈。李嘉诚带着儿子在过去数月间连续大举清空内地的物业,而英国《金融时报》刊文称,中国的房地产泡沫问题如处之不当,将重蹈日本的覆辙。

  这都传递出复杂而诡异的信息,显然,中国房地产的现状,远非住建部官员所说“采用微调的方法就可以调节过来”的,中国房地产,不动大手术,断无出路。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前财长保尔森去年访华时,基于美国“并不遥远的教训”,直言不讳地称“中国应当及时处理房地产泡沫“。全球经历了一场百年不遇的旷世危机以后,面对这些善意的忠告,不能闻之邈邈,置若罔闻,更不能一概斥之为”阴谋论”、“做空论”的翻版。

  金融危机中,各国的货币扩张呈高度一致性,全球货币政策出现高度的协同性,各国央行[微博]不惜一切代价注入流动性。但在后危机时代,各国经济复苏状况不同,新兴经济体在货币洪流中飙升的房价和滋生严重的资产泡沫。

  地质学上,不同板块不均匀运动,会带来扭曲、碰撞甚至断裂。西方国家的持续扩张与新兴市场持续收缩所带来的板块撞击往往是市场新的风险源头。这种诡异的博弈中,发展中经济体由于结构性失衡引发的高泡沫化资产容易成为国际炒家和狙击手的联手“做空”的主战场。

  2009年以来,中国的外汇储备从2万亿美元激增到3万亿美元,流入房地产市场的“热钱”可以通过炒高房价获取资产升值与套取汇差的双重收益,热钱鱼龙混杂潜伏进来先是吹大泡沫,而一旦市场出现反向波动,先知先觉的热钱迅速闪身走人。通过在过度泡沫化市场制崩溃和混乱,达到资产价格全线“断崖式”下跌的恶果。

  金钱没有祖国,“道德的血液”对它没有约束。全球的热钱、富可敌国的对冲基金神出鬼没,它们就像“一头贪婪的秃鹫,站在高高的山巅,随时等待一次精准的俯冲,血腥捕食它的猎物。

  近年来,中国崛起引发的各种“捧杀”声不绝于耳,但表面唱多、背后做空阴招损招不断,通过汇率战和捅破资产价格是国际炒家常用的手段。苍蝇不盯无缝的蛋,当杠杆足够长、泡沫足够大,当所有的侥幸、迷信、贪婪在某一刻突然为恐慌所逆袭,预期突变时,那时再喊“救命”就一切晚矣。

  现在,热钱继续涌入,那些如鲨鱼嗜血的的金融大锷们虎视着中国的资产池,他们渴望在中国如火如荼的资产泡沫上再抹上一瓢油,然后从精疲力竭的中国经济身上榨干最后一滴精华后再离开。

  中国房地产过去十年十倍的飙升最直接的驱动力是货币超发,货币对人类来说是最诱人、最具创造性的财富载体,但通过增加货币供应带来的繁荣是短暂的。没有哪一个国家的货币在洪水般的倾泻之后还能保持稳定的币值和长期稳定均衡的资产价格。

  而人类货币史告诉我们,没有什么比通过摧毁一国货币体系来摧毁这个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基础来得更容易。货币放水制造泡沫的模式、过度依赖房地产的经济模式、开发商绑架政府绑架银行的模式都是最脆弱的模式,没有什么独特的中国模式可以特立独行,没有谁可以反规律地超然物外。

  近读《朱镕基讲话实录》,感慨良多。他多次担心房地产问题,“大量的钢材消耗到什么地方呢?盖房子。外国人来看说简直不得了(到处是房子)现在投资的增长60%靠房地产,在大好形势下一定要看到问题,不要被冲昏头脑。”他直言不讳地说,

“楼市经济是靠不住的”,“房地产,特别是高级房地产,尤其是在大城市的高档房地产能不能保证卖掉呢?你不能把这个风险都加在银行身上……房地产资金70%都是银行贷款,这里面的风险很大。”“房地产业里面的弊端大得不得了,里面的门道可多了。”

  总理的一席话,同样说明房地产内在的问题不简单。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又是一个“黄金十年”。重温这席话,深刻而朴素的真理已经或将要被应验。

  泡沫膨胀的时间越长,调整的风险越大。如果房地产泡沫膨化到极至,债务危机和银行资产质量恶化等几重因素相互裹挟,汇率风险、财政风险和银行体系的风险相互叠加,内忧外患就有可能演变为一场旷世危机。

  对此,无论是从经济安全还是国家治理能力的高度,我们都应当倍加警觉,要积极地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面对房地产业十年累积的问题,不要自欺欺人,如果时至今天还以为“采用微调的方法就可以调节过来”,那真是很傻很天真。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