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权力黑洞效应!

辛可 莫须有公社

1945年,黄炎培访问延安,与毛在窑洞中聊了一个下午。应毛的要求,黄炎培在谈延安之行的感受时,讲了一段后来流传很广的话.

在这段谈话中,黄炎培先生提到了一个困惑中国人几千年的沉重命题:一个生机勃勃的王朝为什么会走向灭亡。黄炎培先生也尝试着给出了一个不确定的答案。其本质就是本文讨论的权力黑洞效应。黄炎培先生所列举的种种,不过是权力黑洞效应发作的具体症状。

权力黑洞效应的核心就是政治官僚体系破坏了国家权力的实现。

任何一个政权都会形成一套官僚体系,国家权力必须经由这个政治体系来实现。但是这个官僚体系就像宇宙中的黑洞,它会产生巨大的能量,改变国家权力健康的运行轨迹,国家权力被稀释、扭曲甚至消弭,不能实现其预期的效果,而是成为权贵集团谋取个人利益的工具。国家权力被削弱,政府的控制力和公信力下降,社会矛盾逐渐激化,国家的基础被动摇,最终只能在风雨飘摇中走向毁灭。

权力黑洞效应基本结构如图:

无论过去或现在,任何政权存在的合法性都源自普通民众的支持,这是一条基本的政治原则。国家通过官僚体系来落实各项政策,实现保护普通民众利益的目的。只有民众利益得到保护,才会给予这个政权有力的支持,维持社会稳定协调的发展。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但临床效果并不理想。

因为在通过官僚体系落实公共政策时,官僚们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改变了公共政策和资源预定的方向,不是应用到普通民众的身上,而是导向了围绕着官僚体系形成的权贵阶层。经过权力黑洞的处理,同一政策暗自分流,权贵获得权利和利益,民众承担了成本与风险,所得甚少或者以此为借口被掠夺。权贵占有了原本属于民众的公共资源,变成了暴发户。他们为了维护特定集团的利益,或骄横跋扈,或横行不法,挑战政府的权威和控制力。

广大民众因为没有得到应有的利益,甚至被掠夺,生存环境恶化,难免会激起强烈不满,最终把这笔账算到朝廷或政府头上,或消极对抗,或揭竿而起。权力黑洞效应的后果是权贵得利,朝廷买单,老百姓受罪。

如果这种局面持续发酵下去,结果只能是政治腐败、贫富分化、民不聊生、社会矛盾空前尖锐。即便多么强大的帝国,因为基础极端腐烂,也不得不轰然垮塌。

权力黑洞效应的巨大能量从何而来,就是所谓的灰色法则。表面上是白的,本质却是黑的,官僚体系实际上变成了界于黑白之间的灰社会。灰色法则的核心内容就是利益和恐怖平衡。利益是权力黑洞效应的原始动力,官僚们为了满足物质欲望,勾结暴发户,强占原本属于民众的公共权利和社会资源,并转化为个人财富。一旦进入了政治黑洞,个人就无法自拔,再也不可能独善其身,否则就会受到利益集团内部的惩罚。这就像黑帮一样,进来了就别想出去,只好一路黑到底。腐败的官僚体系就是通过这种恐怖平衡来控制每一个人,为了生存,大家只能同舟共济。灰色法则造成了权力黑洞效应无与伦比的竞争力。这种因为利益和恐怖平衡形成的凝聚力是惊人的,其破坏力和抗压力同样也强大无比。

中国社会从本质上讲是一种“灰性社会”。无论是不可一世的汉唐,还是强大的明清帝国,都受困于权力黑洞效应的折磨,最终在无可奈何中走向灭亡。包括蒋介石的中华民国,也是如此。蒋家王朝为何灭亡,不是简单的军事问题,当党不像党、官不像官、兵不像兵,大家都蝇营狗苟、中饱私囊的时候,垮台就是必然。抗战结束后,表面上国民党政府阳光灿烂,实际上就在那时,权力黑洞效应已经大肆膨胀和发作。即便有500万军队,加上飞机大炮和美元,也根本无补于事。

因为权力黑洞效应,就会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团。从下至上,构成了一个金字塔利益结构,或者说政治利益食物链。最基层的官员与地方豪强勾结,占有公共权利和社会资源,获取大量财富。基层官员又把其非法所得的一部分孝敬给上一层官员,如此类推,直至顶层。越到政治权力的上层,所获利益就越多。当正常的权力运作变成了利益交换,每个阶层的官员和暴发户为了养肥上一阶层的官僚系统,就不可能认真执行地朝廷的政策。而是刻意扭曲公共政策,把风险和成本摊配给普通民众,利益转移给自己。如此类推,最后就变成一个完整的利益共同体。

在权力黑洞效应成型后,实际上整个政治官僚体系就会完全变形。作为政治食物链上的一环,如果你不扭曲政策,转移利益,根本就无法生存,很快会被政治官僚体系淘汰。这就是大家经常说的劣币驱逐良币的道理。我腐败,所以我存在,这是权力黑洞中生存的不二法则。

权力黑洞效应等于在朝廷与普通民众之间利益输送的渠道被拦腰砍断,当老百姓被掠夺,活不下去的时候,就会把账算到朝廷的头上。政治官僚集团掠取了政治和经济利益,成本和风险却留给朝廷与普通民众分担。在权力黑洞效应的作用下,两者日益对立起来,甚至出现激烈对抗。

唐玄宗开元年间、宋真宗天禧年间、元成宗大德年间、明神宗万历年间、清高宗乾隆年间,都是权力黑洞效应严重膨胀的阶段,但这个阶段往往会呈现出表面的繁荣,其实国家的根基已经腐烂。这种虚幻的繁荣本身就是权力黑洞效应的结果,也是权力黑洞效应毒瘤正在恶化的表现。

历史学家和普通民众往往被这种虚假繁荣的泡沫所蒙蔽,兴高采烈地称之为太平盛世。正因为戴上了太平盛世的高帽子,所以忧患意识空前降低,肆意地挥霍社会财富,等清醒过来时,发现国家已烂得不成样子。大家去查一查乾隆等大有为皇帝晚年的国家财政收入,就明白太平盛世的真相了。就像一个人中了彩票,激动万分,整体吃喝嫖赌,直有一天被妓院的老鸨赶了出来,一算账,原来已经由百万富翁变成了百万负翁。但肾搞亏了、脑子也喝坏了,再想重新振作起来,谈何容易。

一旦权力黑洞效应彻底发作,整个国家只能顺着下行线迅速坠落。这就是为什么所谓太平盛世过后,面对着大有为皇帝留下的烂摊子,很多优秀帝王用劲了吃奶的劲,也于事无补的原因。因为公共权力或政策都无法通过官僚体系得到合理而有效地实现,而是被扭曲或消化。社会生产力因为得不到国家权力的支持和保护,也走向崩溃,社会矛盾因此高度激化。唐顺宗的改革、王安石的变法,其目的都想把国家从衰败中振作起来,可最终都失败了。为何?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权力黑洞效应在兴风作浪,让所有政治努力化为无有甚至走向反面。

王安石的变法是11世纪的一个创举,他实行了一系列保护社会中下阶层利益的积极财政政策,结果事与愿违。一方面遭到守旧派大臣如司马光等人的激烈反对,但司马光是书呆子,破坏性没有那么强。最要命的是,王安石所实行的公共政策通过官僚体系落实时,被扭曲和改变了方向,惠民政策变成了害民政策,成为官僚们掠夺民众的工具。结果给司马光等正人君子更为强烈的批判提供了口实,也引起了普通民众的反对。变法失败了,社会成本自然由朝廷和民众分担。当王安石黯然离开京城汴梁,归隐南京的时候,等于宣判了宋帝国行将灭亡的命运。这不是说少了王安石大家活不下去,而是说权力黑洞效应严重控制了宋帝国,国家已经无法进行良性运转和自我更新。王安石临死之前,未必明白,他为何失败,其实就是权力黑洞效应在作祟。

秦晖先生曾讲过一个“黄宗羲定律”,就是说历代的税赋改革,每改革一次,税就加重一次。其实无论是“黄宗羲定律”、还是所谓历史兴亡周期律,背后真正的原因都是权力黑洞效应。不遏制权力黑洞效应的蔓延,任何改革都不可能取得预期的效果,甚至会走向反面。历史的教训如此,现代社会的教训也是这样。大家想一想,国家天天出台惠民政策,而普通民众所得却如此微薄,那些利益都去哪里了?原因不言而喻,王安石的命运,何尝不是在一遍又一遍重演!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fish
    2014年4月11日12:28 | #1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今日之共匪在习的领导人估计还能撑10年(习的任期为10年。习还有父辈习仲勋的余威可供利用),等到习下台后,胡春华/孙政才上位,他们可没有什么可供利用的父辈余威,估计到时军方也不一定买他们的帐,哈哈,到那时,一旦军队保持中立,共匪可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2. 匿名
    2014年4月11日13:04 | #2

    中国有社会科学吗?!

  3. 2014年4月11日16:40 | #3

    江湖习(武),不是预言。中华数千年,只是换个旗号而已。要想破此魔咒,只有回归民国,可惜,1946年已经错过。

  4. 123
    2014年4月12日22:31 | #4

    一直在错过,gone too soon@行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