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万米高空看国民素质

在飞机上服务的空档,大家总会闲扯,八卦。谈及中国,总会有人惊叹中国好富。每每此时,我都会浅浅一笑。笑,谢谢您夸奖。笑,您才知道中国富啊。笑,我已经习以为常了。笑,谦虚且傲娇着。

日本空乘不算多,偶尔遇到有日本空乘的航班,大家也会聊日本。同样是惊叹的口吻说,日本人特别有礼貌,日本航班特别有秩序,没有人按铃,没有人投诉。日本街景美,日本人热情,日本很发达。当日本被描述成神一样的国度的时候,日本空乘也只是浅浅一笑,说句谢谢。每当此时,在一边安静的听着的我总能感到内心沉重的嫉妒。

日本航班很难拿到,原因大概有两条。

一是因为日本政府规定,凡是飞日本的外国航班,必须有至少6名日本籍空乘。所以给别的国籍空乘的飞日本的机会就少了。

二是几乎所有飞过日本的空乘都得了日本宣传症,他们爱日本有秩序,爱日本的礼貌,爱日本的寿司,爱日本的大街小巷,爱日本的整洁。所以,除非能被排到日本航班,否则,很难换到日本班。

中国航班很容易拿到。原因也有两个。

一,因为600人载客量的A380航班上往往只有一个中国空乘,剩下的都是外国空乘。所以老外也常飞北京。我不能抨击阿航不重视中国航班,我也不能抨击中国政府对自己国民的保护没有做到日本那么细致。但结果是,不会英语的中国人不好意思要酒水,鬼佬们服务的时候都拿果汁和水来应付。好多人花了6800飞完8小时都不知道飞机上还有免费的红酒!

另一个原因,换班系统上,常有老外要把北京换出去。所以想飞个北京也不难。换班就行了。

为什么北京就没那么受欢迎呢?虽然长城故宫口碑非常好,但是,北京航班是有名的臭脚航班!乘客素质参差不齐。总有同事抓住自己中国班上经历的个别糟糕事件跟我大加抱怨,当乘客们下飞机的时候,她对乘客说再见,但是,没有人对她说谢谢,甚至都不看她一眼,都面无变清的走了最后再加一句,“I feel so bad!”

我经常和鬼佬们争辩,我们中国不是都吃狗肉的,我们中国制造现在也很牛逼,哪里都素质高的和素质低的。最近,有一个中国来的大公司组织员工来迪拜旅游,包了阿航77架飞机,还有40多家酒店,阿布扎比的法拉利公园被包场3天。这次飞北京,在飞前开会时,来自迪拜的副乘务长提到了这个大的中国超级旅游团,并且说迪拜的酋长非常重视这个事情,预计消费几亿迪拉姆,我们从北京回迪拜的飞机就是被这个公司包机了!
我心中暗喜!让你们这群土包子见识一下我们有钱的中国人!

可是,中国土豪公司造就了我有史以来最烂最烂的中国班。

起飞以后,大家忙着热餐,整理酒水车,准备服务,客舱里面已经有十几个乘客在按铃。副乘务长就让我们几个中国乘去回应。有问如何使用我们娱乐系统的,有叫我们打热水的,甚至有人叫我们过去就是问问还有多长时间开饭的。我平时总是用德国人自己跑来厨房自己取咖啡喝与印度人要一只糖都要按铃叫我们送,来讽刺印度人的。

有个阿姨说自己家孩子饿了需要马上吃饭,我说我们还在热餐,30分钟后就好。我们会先给孩子吃饭的。但是阿姨似乎没带手表每四五分钟都会或者按铃或者在我路过时候拽住我的裙子说,孩子得吃了饭睡觉,孩子不吃饭会胃疼等等。我说要不我先给找些饼干,正餐还在微波炉里,没法给您取啊。阿姨说孩子一定要吃正餐。忙不喋的给这个取了毯子,教了那个怎么玩儿游戏看电影,在热好饭了以后还没开始发餐就立刻给这孩子端去了饭,然后阿姨的问句把我惊呆了:“怎么没有我的?”阿姨,您孩子晚上十二点了不吃正餐胃疼,您神气活现的也一下都等不了么?过了一会儿阿姨自己来厨房了,说菜是辣的,要我们换一份儿饭给她,我解释说今天是满仓,每人一份,没多余,而且饭是您自己点的,但是阿姨还在那说说说。终于副乘务长忍无可忍,说,给她说清情况,继续你的服务。she can screaming, but there is no extra meal, it is not your fault! 阿姨回去了,吃过饭,这个可爱的小朋友开开心心玩儿了几个小时的游戏才睡觉。

给咖啡饮料的时候,经常你还在问乘客要不要加奶,后三排的乘客已经把杯子举过头顶来要咖啡了。

我真的非常希望他们真的能像他们的穿着一样体面。

由于A380飞机很大,一层四百九十多乘客,从前到后服务下来需要些时间,好多乘客吃过饭后就不愿让餐盘再继续留在自己的桌板上,于是,客舱地上到处是乘客餐盘。那时那景,真的和印度埃及航班没什么两样,甚至更夸张。一起飞的中国姑娘说,她让一个乘客把她扔在地上的盘子递过来,那大姐竟然说,你自己捡起来不就行了么?!然后姑娘直接彪了,说道:我给您的时候是扔在地上的么?!安全出口的地方往往空间大一些,然后我就看到了十几个吃过的餐盘。我发誓,我飞巴基斯坦都没见过那个样子的。我把车子推过打算叫乘客捡起来,然后发现他闭着眼睛。我没理走了,等一会儿回头看见他醒了并且捡起来递给了一外国同事。一位大婶在我还离他三四行的时候就大喊快拿走快拿走,慢死了,盘子在这怎么睡!发餐收餐的时候厨房极忙极乱,刚才给孩子要餐的阿姨端着两个盘子又来了,说没地方放盘子,他们要睡觉。副乘说让她等等,这里太忙太乱。阿姨看了一下厨房没地方塞自己的盘子,就扔在了厨房的地上。

吃过饭后大家都排着队上厕所,先不说厕所里都是带色液体看起来不太像水。因为有颠簸,安全带指示灯亮了起来,我们用英语中文做广播请大家回座位系好安全带,不要使用厕所以免受伤。结果三遍广播下来,没有人回去。同事都开玩笑说,let your Chinese sit down。就像在戳我的脊梁骨。

诸如此类,等等,等等。我总是讽刺巴基斯坦航班上恐怖的厕所,阿拉伯各国航班上乘客粗鲁的态度和满地的餐盘。那一天当外国同事们在厨房以“your Chinese”来吐槽这一切的时候,我很悲伤。

这个航班虽然有点极端,但不是个例。多少中国人会带着耳机和你对话,多少乘客说话面无表情好似贝嫂维多利亚,多少乘客盯着电视屏幕对你摆摆手说不需要了。不仅是土豪、大妈、还有留学生、公司员工。过年乘自己航空公司航班回家,旁边坐着一个在伦敦城市大学的留学生也要回家。虽然也很客气,英语也不错。但是当收盘子的时候,她盯着屏幕,把堆得像哈里发塔一样的盘子递给乘务员的时候,我已经感受到收盘子的东欧姑娘内心无数的草泥马在奔腾。以前每当我提到我要去留学的时候,一些空乘总会有点不屑的表示留学生也不过那样,让我很不舒服。但是那一刻我明白,那些不屑里可能不是偏见与嫉妒。

也经常会遇到一些乘客,戴着耳机看书或者处理文件,发现快服务到她的时候早早摘下耳机等你,即使没看到你,轻轻说一声excuse me,神速摘下耳机,抱歉之后,立刻送来大大的一个微笑,等着你和她讲话。那一刻真的会觉得这个人满身都写着高贵。还有一次,航班上唯一一个把餐庞放在地上的是个抱着婴儿的母亲,等我过去时马上让旁边八九岁的大女儿把餐盘捡起来递给我,并道歉解释自己抱着孩子要喂奶。

因为飞机上空间有限,餐车里都隔成很窄的格子,每个用过的餐盘必须摆放平整才能放进车里,遇到堆成山的盘子,总是十分烦躁。所以印度航班总是让人抓狂,因为几乎每个递回来盘子都会堆成山,欧洲航班上好多人都会把盘子摆放整齐了递过来。而日本航班上,几乎看不到不平整的盘子。

曾经和同事说,希望自己有生之年,可以看到祖国也可以像日本那样有秩序,有礼貌,被世界认同,赞美。同事说,觉得自己有生之年也无法看到祖国变成日本那样有秩序,有礼貌,被世界认可,赞美。

强国之路还很长。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匿名
    2014年4月11日15:46 | #1

    面对这样的同胞,或者是这样的客户,真的是心里千万匹草泥马奔腾啊。。。

  2. 匿名
    2014年4月12日13:37 | #2

    空姐真是了不得啊,捡个盘子都委屈成这样。天天说别人素质低的,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

  3. 匿名
    2014年4月12日18:03 | #3

    楼上的,不是空姐不愿意拣盘子的问题,换个位置,如果你是空姐,你见过素质高的一个群体,又经历过素质低的一个群体,碰巧了你还和那个素质低的一个国籍,你说这是啥感受?这就叫恨铁不成钢的感受。。。尤其自己的同事又是个国际性的圈圈,那不是替自己害臊那是替咱一个国家害臊呢!!

  4. 匿名
    2014年4月12日18:56 | #4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可能国内大部分坐飞机的同胞并不知道应该怎样做,或者为什么要这样做。很多人在飞机上的表现和在饭店的表现是一样的。但是并不会有哪个饭店的服务员会因此和国人素质联系。

    在饭店做服务的人员,大多自我认同低,会认为不被尊重是应该的,拿的就是这份儿钱,而国人作为消费者也被贯成这个德行。而做空中服务的人员,自我认同就会高很多,这是一份工作,我尊重你,你也要尊重我。

    根上还是根上的问题,本来咱的历史发展就没经过什么思想启蒙呢还是文艺复兴呢,我们是从封建社会直接跳过来的,那可不就带着股侩气呗。。。

    最好我要怪的话就怪媒体,当下失责媒体当道,看看每天那些个主流媒体都报道个些什么啊!!国人就像个没娘的孩子,没教养不能怪孩子只能说是没人教啊!!

  5. Mobile Guest
    2014年4月13日06:21 | #5

    我见识少啊,大家不要笑,空姐的工作就是接受乘客的微笑和服务吗?

  6. 匿名
    2014年4月14日15:49 | #6

    Mobile Guest :
    我见识少啊,大家不要笑,空姐的工作就是接受乘客的微笑和服务吗?

    对啊,你的公仆对你们“国家主人”都是板起脸不会笑的,你怎么可能会对空姐笑呢。“文明礼貌”的鸡国人,就是不会笑而已。还有,你的见识多少与大家无关,大家也不会笑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