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真的很能打么?——军人干政与军政府

作者: 张明扬

要是毛主席他老人家在,罗将军多半会死得很惨。

罗将军在微博上放了几句大话,构不构成“军人干政”我还真说不准,但我知道主席是最忌惮军人干政的,大约不会介意将风险扼杀在摇篮里吧。罗将军真还别不服气,彭总比你牛多了吧,不就是在庐山说了几句大跃进不好,马上就被打成“反党集团头子”;林总也比你牛多了吧,不过也就是在庐山的九大上表达了点对文革的不同想法(其实不就说强调发展生产力嘛),没两年就摔死在温都尔汗。而像罗将军谈的“战”“和”这样的大战略问题,素来是主席亲自抓的,是彭总和林总碰都不敢碰的。

对于志存高远的各位爱国将军来说,大概是投错胎生错国家了。中国可能是比较缺乏“军人干政”的伟大历史传统的。自从赵匡胤杯酒释兵权之后,五代以来的军人干政问题基本上就以走向另外一个极端解决了。北宋的军人非但干不了政,连军也干不了,军队“将不知兵,兵不知将”,打个仗还得按照皇帝画好的图纸布阵。等到南宋的岳飞好不容易有了点兵权,也就是对皇上要不要接他爸爸和哥哥回国(迎“二帝”)发表了点自己的意见,接着就“风波亭”了,谁让你干政来着。

再说了,我们当下不是正值盛世嘛?中国军人在盛世基本上都比较乖,很少有干政的不良记录。军人干政比较活跃的时代,比如董卓、南北朝、五代、北洋,哪个不是打得热火朝天,国家分裂得蔚为壮观的年代。所以说,中国军人要干政,就别提啥爱国,更别提啥维护祖国统一,有你们啥事了祖国还能统一么?

那就说说国外吧,将军们在那里能找到不少知音。军人干政的最高境界大约是算“军政府”了,这是个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曾非常流行的政治模式,即使现在也还算有,比如在缅甸,还有前几年的泰国。

军政府曾经为各国民众所喜闻乐见,原因也不太复杂,首先无非就是军政府据说比文官政府清廉,也不会那大搞政客选战舞弊党同伐异那一套。2005年的泰国“黄衫军”就是这一类民众的卓越代表,指责他信滥用职权外加腐败,结果泰国军队果然就吊民伐罪,赶他信下台了。还有一种原因就是国家可能有这样那样的领土未收回,或是号称周边有“必有一战”的邻国,文官政府往往被指责为缺乏战争意志,那么,据说既“敢战”又“善战”的军政府自然就很有市场了,至少从名字上看,不能打仗你叫“军政府”干啥。

对于第一点——军政府比较清廉的优越性,我没法说一定不是。这个是个挺无趣的问题,没有任何理论可以证明,在没有权力监督的机制下,军人政府比文官政府更加腐败,再说,即使军人不干政不搞军政府,也未必就不腐败了,喝喝茅台拍拍文物也挺好。举个例子说说,2006年缅甸军政府首脑丹瑞大将嫁女儿,光婚礼上的礼金礼物就收到五千万美元,相当于缅甸当年公共卫生开支的三倍。不过,军政府是不是“更”清廉一点,我觉得要等到昂山女士上台之后比较比较才更为客观。

第二点值得重点说说,军政府是不是比较能打?对于这一点,我估摸着很多人的反应是心里暗暗承认,然后愤愤不平的喷一句:能打又怎么样,民主社会还有许多更为重要的价值。

可是,他们真的很能打么?

罗大将军这次在微博上喊了一句口号“外争主权,内惩国贼”,振奋人心之余,我心里也在嘀咕,你不是要“轰炸东京”么,干嘛要学日本人么?日本的少壮军人在上世纪“九一八”前后也曾有着和罗将军同样的愤慨与激愤。在这些日本军人看来,当时的日本充斥着不敢与中国开战的腐败政客,甚至还说什么要裁军,那些财阀们则是只知牟利丝毫不知民族大义,知识分子们还在说着“大正民主”的怪话,就是这些国贼们的存在妨碍了日本争夺“满蒙生命线”称霸大东亚的大业。于是,日本军人发挥了“下克上”的传统,违背日本政府的意愿发动“九一八事变”;当发现日本首相犬养毅在成立满洲国的问题上不配合之后,先是在媒体上攻击他是“非国民”(“日奸”),后来干脆又在1932年发动“五一五”事件暗杀了犬养毅。

1936年,日本军人又发动了“二二六”兵变,兵变虽然失败,但日本从此却走上了不是军政府却胜似军政府的法西斯之路,将战火一直从中国烧到了太平洋,直至被两颗原子弹打回了原形。海军大将井上成美在战败前曾说:“陆军动辄把自己大肆吹嘘成什么‘皇国的中流砥柱’,事实上,正是陆军……最终把日本拖入了灾难。”你不是能打么,差点连天皇自己也上了断头台。

说句政治不正确的话,如果不是“敢战”却又不是那么“善战”(至少没有他们自己想象的那么武运长久)的日军和军人内阁,钓鱼岛、独岛、北方四岛到现在一定还是日本的,朝鲜和台湾很可能也还是日本的。

日本的军人内阁还算能打的,阿根廷军政府则是个笑话了。1981年,阿根廷陆军总司令加尔铁里通过军事政变上台,一个军人面对国内的经济困难自然是一筹莫展,于是便想通过收回马岛搞点政绩和“政治合法性”。也不知道加尔铁里哪根筋搭错了,竟然认为阿根廷可以单挑英国,放话称“主权问题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在1982年4月2日突袭占领了马岛。加尔铁里这位横刀立马的大将军或许不大看得起只会在议会里动嘴皮子的撒切尔夫人,可是,也就是打了74天,阿军便输掉了这场战争,加尔铁里政府很快也就倒了台。不过我认为,不能因为这次失败而看低加尔铁里的“军威”,在阿根廷军政府执政期间,他们英雄的空军曾搭载数以百计的在押政治犯,把他们弹无虚发的,从空中活活抛入河流或大海。

阿根廷军政府好歹还是败给了英国人,这已经足以羞辱缅甸军政府的武功了。从缅甸军政府1988年上台以来,就和国内几个少数民族“邦”打个不停,一直打到现在还难分胜负。在缅甸一共6000万人口中,军政府手上至少控制着4000多万的缅族人和缅甸国防军,可就是这样的绝对人口和军事优势,缅军就是无法搞定仅有800万人的掸邦,甚至无法击败只有90万人口的克钦邦,真不知道这个军政府和“军”是否真的有关系。

泰国则属于抽风型的,没几年就闹一下军政府,搞得和选举一样忙。他们现在倒是不打仗了,二战时却是以外交上的“长袖善舞”见长。二战时泰国军政府看着日军的赫赫军功眼馋,在日本人的一哄二逼之下竟然在1942年宣布对英美中宣战,据说还出动了他们骑着大象的军队在缅甸丛林中和中国远征军干过,而战绩自然也是一塌糊涂。绝就绝在泰国人后来看到日本人没戏了,马上宣布军政府下台,竟然在1945年公开宣称对英美中的宣战“不算数”,更绝的是,美国人出于什么地缘政治的考虑,也就表示接受了泰国人的这套说法,作尽释前嫌状。

还有南越的军政府,哭着喊着要和北越开战,统一祖国,谁知道一打起来在越南战场上就基本没有存在感,反正我是没有在任何美国越战片中看到南越军队的矫健身姿。在美军撤出越南后,南越军政府在与北越的单挑中,几个月便溃不成军,丢掉了西贡。

以上的几个军政府共同特点是对外很不能打,对内镇压倒是好手。还有一种军政府倒是不太热衷于“开边衅”,本是一桩好事,不过却将全部精力和军力用于国内维稳。比如说韩国军政府吧,从朴正熙到全斗焕,倒是没看过他们和朝鲜怎么打过,国防基本靠美国庇护,热衷于和金日成互相搞暗杀活动,可是在国内,对于金泳三、金大中他们这些“民主斗志”,却是动辄用武力压服。在1980年5月18日的“光州事件”中,开着坦克大打出手,造成了207人死亡,122名重伤,事后又抓了几千人。武威之盛,臻于极至。

在所有的军政府中,我最不讨厌的是西班牙的佛朗哥。暂不说佛朗哥生前一手安排的西班牙和平转轨之路——他死后,交给卡洛斯国王搞民主,就说二战打的那么热闹,德国在初期那么成功,佛朗哥就是忍住没被拖下水。面对希特勒的威逼利诱,佛朗哥一是漫天要价,二是拖字诀,西班牙还是逃过了成为战败国那一劫。要说“外争主权”,人家西班牙的心尖尖——直布罗陀在英国人手里几百年了,做梦都想拿回来。

从佛朗哥身上,我看到了军政府们,或许也是罗将军们最缺乏的一种品质:戒赌。兵者,国之大事也,不是用来赌的。其实你们没有那么能打,再说,所有的筹码都是我们的,不是你们的。

2013年2月25日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