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日本推扩大钚储备计划引发核扩散担忧

东京——在同意把一批武器级钚材料交给美国仅仅几周之后,日本就决意推出一个可以增加自身钚储备的计划。此举将在未来几十年内增大核扩散的风险。

虽然这些新增的钚材料不属于最适合制造核弹的等级,因此威胁较小,但通晓这方面知识的人花上一些精力和时间,就可以用它来制造核武器。日本本来已经拥有数以吨计的钚,这些新增储备将会进一步扩大其存储量。

“政府对归还几百公斤钚的事情大书特书,但对日本拥有远比这个数量更大的钚材料的事实却轻轻带过,这真虚伪,”反对党国会议员马渊澄夫(Sumio Mabuchi)说。他曾在2011年福岛灾难之初担任过政府顾问。

日本拥有的钚会被用在一个核回收项目中。该项目已成为福岛核灾难以来,该国第一个全面能源计划中最具争议的部分之一。该能源计划预计最早在本周五获得内阁批准。

这个回收项目旨在从使用过的核燃料中分离钚,以再次使用,为反应堆提供动力。支持者认为,对于资源贫乏的日本来说,这是实现能源自给自足的一个办法。

由于这个项目和其他一些因素,能源计划的批准过程遭到了延迟。就连执政党的一些成员也担心它的成本问题,以及它在国内外遭受到的来自核不扩散问题专家的批评。

这些专家担心,回收项目生成的钚将吸引恐怖分子开展窃取或攻击活动。美国官员一直在暗暗施压,希望日本不要增加钚储备。跟绝大多数日本核反应堆所使用的铀相比,用钚来制造武器要容易得多。

福岛第一核电站(Fukushima Daiichi)的灾难发生后,很多日本人都对核能感到恐惧。他们认为,政府在这方面的失策已有多年,现在还要继续推动回收项目,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它表明尽管政府承诺最终会减少核能的使用,但却计划在未来实施一个强有力的核能计划。(日本现有的核反应堆已停止运转,以便接受检查。福岛核灾后,日本出台了更加严格的安全检查标准。)

该计划也意味着,日本决心在某些反应堆中使用钚铀混合燃料。业界认为,如果出现意外,这种混合燃料在一定程度上比铀燃料更危险。使用这种被称为“混氧燃料”的混合物是必要的,因为回收生成的钚不能单独用在反应堆中。

日本扩大钚储备的意图,也成为了激化东京与亚洲邻国关系的一个新焦点,可能会导致该区域的不稳定局面进一步恶化。目前,这一地区已经陷入跟领土和战争历史有关的争议。本月,中国指责日本存储的钚和铀“远远超过其正常需要”。言下之意是,日本想要保留这些钚材料,以便将来一旦做出决定,就可以开展自己的核武计划。

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和其他支持这个回收项目的人看来,如果能够实现能源自给自足这个日本领导人追求了几十年的目标,其好处超过了各种风险。虽然铀仍然在被广泛使用,而且价格便宜,但安倍政府表示,日本的核计划不应该受到供应中断和可能出现的成本上涨的影响。

“日本必须继续进行核燃料回收活动,”曾在通商产业省从事能源政策工作的石川和男(Kazuo Ishikawa)说。“日本的能源安全就靠它了。”

日本计划中的回收项目令人感到焦虑,其源头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当英国和俄罗斯等一些国家选择再处理后的钚作为核燃料时,杰拉尔德·R·福特(Gerald R. Ford)和吉米·卡特(Jimmy Carter)主政时期的美国却放弃了这个想法,其中相当大的一部分原因是,这可能会成为制造核弹的新途径。美国担心,如果自己这样做的话,其他国家会更加倾向于开展此类项目,那样一来,世界各地会产生更多的钚储备。

美国官员对日本的钚储备尤其感到担忧,因为它们的保护措施相对宽松。

直到不久前,六所村再处理工厂(Rokkasho Reprocessing Plant)——该工厂从乏燃料中回收钚,有很多钚材料储存在这里——都没有武装警卫把守,因为根据日本法律,平民不能持有武器。现在虽然有武装警察驻扎在这个工厂做后援,但是国外的核不扩散问题专家担心,这些配备轻型武器的警卫无法抵挡住恐怖分子的攻击。

根据六所村工厂官员的介绍,这里的工作人员并未经过犯罪或恐怖主义背景调查,尽管有计划提出,要开始对员工进行某种背景核查。目前,该厂在等待监管机构的最终批准,尚未开始提取新的钚。不过,预计新的能源计划将带来更大的迅速开工的压力。(那里现存的钚是在国外进行再处理的。)

日本官员还是不太可能放弃他们的回收梦想。上世纪50年代,日本开始规划自身的核能目标。官方向对战争心有余悸的国民保证,原子能加上回收利用,最终将消除日本对进口油气及煤炭的几乎全盘依赖。

东京当时有新盟友美国的帮助。美国急于外销自身拥有的核电技术,而且在本土规划了类似的回收计划。美国帮助向日本的早期反应堆提供了铀,还向日本运送了约300千克的武器级钚来助其进行核能研究。日本最近同意返还的钚储备就来自这一项目。

剩余的钚将被专门用于回收项目。由于技术问题和外界的反对,回收项目已比原计划落后了几十年。“日本仍然把钚回收看成是通往能源安全的车票,这真是荒谬,”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的副教授马修·邦恩(Matthew Bunn)说。

除了对能源独立的渴望,批评人士认为,日本政府之所以不断推进回收计划,是因为核能权贵集团仍然势力强大,而且政府与电力企业已砸下了大笔投资。单是六所村这一处设施就用掉了220亿美元(约合1400亿元人民币),花费了逾20年时间建设。

“你做了决定,以此成就职业生涯,下了血本,就很难眼睁睁地看着世界往前走,”在不久前关于日本钚储备的座谈会上,罗伯特·艾因霍恩(Robert Einhorn)说。他曾是希拉里·罗德姆·克林顿(Hillary Rodham Clinton)任国务卿时的顾问,目前在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担任高级研究员。

日本支持回收项目的人士表示,这将减少需要处理的长半衰期放射性材料的规模。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领导的前政府曾表示,将逐步关停燃料回收项目。但当时,六所村村政府愤怒地提出,将日本各地的核电站储存在那里的乏燃料都送还回去。由于核回收项目一拖再拖,多数核电站的储存空间所剩无几。

“这是我们最棘手的两难窘境,”日本原子能委员会(Atomic Energy Commission)的副主席铃木达治郎(Tatsujiro Suzuki)说。

至少部分日本人乐意为了国家安全而维持钚储备。他们对近期本国与中国和朝鲜之间的冲突颇为紧张——朝鲜不久前向日本近海发射了导弹——宣称保留可用于制造核武的钚能是一种不错的威慑。

石川和男说,“其他人觉得我们可以造一枚的话,又没有什么坏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军事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