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华早报》周姓商人助三民企夺采矿权 转手赚百亿

陕西西安700平方公里煤田其中580平方公里采矿权被内地三家民营企业获得,当地盛传,帮助这些公司突破重重限制、以各种非正常审批方式低价获得采矿权的是“一位周姓商人”,这三家企业从中获利超百亿,如今多名企业负责人已经被抓,当地乃至国土资源部都有涉事官员被查及移送司法机关。

《新京报》报道,700平方公里的煤田位于西安以北450公里靖边县北三社,而其中580平方公里的煤炭勘探权,被“北京事通恒运公司”、“北京联众博通科技中心”、“陕西亿华矿业3家公司”以低价从国土部门获得,公司随后转让股权,获利上百亿。

过程中,这三家公司突破了包括国家发改委的总体规划、中石油的油气避让、国土部的暂停审批探矿权等种种限制。报道引述业内知情人士称,违规审批这么大规模的煤田勘探权,非一般人能为之。而当地盛传,能帮助民营公司突破限制的,是一位周姓商人。多个消息源证实,靖边商人朱小红牵线,将周姓商人介绍给三家公司负责人。朱小红为2004年“靖边豪赌案”主要嫌犯。案发后,朱小红被刑拘,随后不久即被保释出监。

报道通过多个消息源正式,目前,三家民企中数名负责人已被抓,负责最初运作此事的靖边县原政协副主席王明光、靖边国资矿业公司法人王志东等亦被控制。国土资源部原矿产开发司司长贾其海,已于去年11月接受调查,如今已移交司法机关。而导致贾其海落马的直接导火索,就是违规审批靖边这三块煤田。签字批复3块煤田探矿权的原国土部副部长李元已于2008年退休,2011年被“双开”,在进入国土资源部前,他曾长期在石油系统工作。

报道引述陕西省地质调查员一名工作人员表示,2006年,他和同事在靖边找煤田,通过最初的远景调查,工作人员发现了大约35亿多吨的煤田资源。2007年9月,西安地质调查中心对外公布了发现的煤矿。但在2007年7月25日,上述三家民企已经获得了国土资源部批复的详查勘探权。

中国的煤炭勘查分为4个阶段,预查、普查、详查、勘探。报道引述陕西省一位业内人士称,这个审批很不正常,“预查还没有做完,国土部就给他们批了详查。”陕西省国土厅勘查处处长魏雄斌听闻后也表示:“就好比盖大楼,没打地基,怎么能先盖楼。”

而且3块煤田的评估报告显示,其普查工作是从2009年开始的。一般正常流程是先普查,上交报告给国土部备案,国土部请评估公司根据报告估值探矿权出让价款。但3家民企是先获得了探矿权,再进行普查,2009年下半年上交报告,2010年国土部评估,2011年,3家公司就缴纳了出让价款。

报道引述工商资料调查结果显示,三家民企其中之一的亿华矿业2006年6月才成立,但在2005年6月已经获得探矿权。事通恒运和联众博通都在2005年5月获得探矿权。三家公司获得授权的时间比地质勘查人员发现煤矿的时间还早两年。

而且国土资源部规定,从2007年2月起不再受理新的煤炭探矿权申请,但3块煤田以“招商引资”历史遗留问题规避了这一规定。报道引述一名内部人士称,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获批,“上述看似不正常的审批,实际上都是为了规避国土部的规定。”

这3个煤矿项目简介中均提到,“它们是地方政府招商引资勘查项目。该探矿权申请为《关于暂停受理煤炭探矿权申请的通知》(国土资发〔2007〕20号)下发前形成的历史遗留项目,已向部领导请示,李元副部长、汪民副部长已圈阅。”

国土部公开资料显示,国土部以协议转让方式,将探矿权转让给了三家公司,2010年,“事通恒运”、“亿华矿业”、“联众博通”缴纳的价款分别是5.7亿多元、2.99亿元和1.67亿元,合共不足10亿元。

但第二年,三家公司转让股权,红墩界煤田所属的“事通恒运”,转让90%股权给泛海集团,作价78亿元;海则滩煤田所属的“亿华矿业”,转让70%股权给永泰能源公司,作价34.3亿元。

当年批示3个煤矿项目的国土部副部长李元已于2008年退休,2011年6月被“双开”,时有媒体称,李元或涉国土资源报前社长刘允洲案。而李元一个不容忽视的背景是,在担任国土部副部长之前,他曾在石油系统工作,曾任部长秘书、外事司副司长、中国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等职。并于2008年5月起被聘任为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独立监事。

去年2月,审计署开始对陕西省国土厅的煤炭探矿权进行调查,要求省国土厅出具受理、并审查探矿权的相关材料。

去年年底,靖边县国资矿业公司的法人代表王志东、其父王明光被带走调查。靖边县国资矿业公司2007年曾到北京“运作”探矿权,2009年,公司也获得700平方公里余下的189平方公司探矿权。

“亿华矿业”的法人代表张玉禄和“事通恒运”原董事长董江元已于去年被中纪委带走。报道引述内部人士称,“联众博通”法人代表林学荣“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听说已被带走调查,至今没有消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